【充滿貪腐的鮪魚債券,如何讓貧窮的莫三比克墜入深淵】

2021/11/08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停泊在莫三比克港灣的,原本應該是一艘艘嶄新的漁船,另外還有最先進的工廠設備處理漁獲,在那時,莫三比克是全世界最貧窮的國家之一,但外海豐饒的漁業和天然氣資源讓莫三比克對於經濟前景寄予厚望,這也是該國在2013年發行8.5億美元債券時所規劃的願景。
只不過一切都只是太過美好、而不會實現的幻影而已。
這些債券是由一家漁業公司所發行,但是由莫三比克政府保證,根據發行文件上記載,債券收益將用於「鮪魚和其他漁業資源的漁業活動」,也因此被稱為「鮪魚債券」(tuna bond),由瑞士信貸和俄羅斯外貿銀行協助銷售,投資人包括 聯博資產管理(AllianceBernstein LP)、安本資產管理(Aberdeen Asset Management PLC)和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Franklin Templeton Investments)等龐大的資產管理集團,後來他們承認自己也不清楚漁業公司將如何運作,而是信賴莫三比克政府的保證。
但是這份保證很快就被證明不太可靠。債券發行之後不久,莫三比克政府就宣佈將把收益分為商業和非商業用途,後者的意思是軍用快艇。
投資人嚇壞了,他們試著和莫三比克財政部或是債券發行公司聯繫,但沒有回音,順利聯繫上財政部的投資人被告知說,莫三比克一直都知道債券收益會被用在保護鮪魚船隊上頭。
另一方面,漁業公司的生意也沒有起色,捕獲的鮪魚量只有原先估計的二十分之一,債券的價值跌落到只有發行時的四分之三,於是莫三比克政府在2015年宣布計劃重組債券,以避免發生違約,債券投資人可以用原先的債券交換政府所發行的債券,儘管持有年期較長,但是可以獲得較高的利息。
但是直到鮪魚債券的重組得到債權人同意之後,他們才知道另外一件事。
在莫三比克發行鮪魚債券的差不多同一時間,協助銷售債券的瑞士信貸和俄羅斯外貿銀行另外借給莫三比克近12億美元,借款人是三家由莫三比克秘密情報局成立的公司,其中6.22億元將被用在採購軍事設備,還有5.35億元用來建造一座造船廠,打造軍事和漁業艦隊。他們找上黎巴嫩億萬富翁Iskandar Safa,由他旗下的造船集團Privinvest提供船隻。
這三筆貸款同樣由莫三比克政府提供擔保,但是莫三比克的負債已經達到60億美元,這些後來才被揭露的潛藏債務將讓莫三比克的財政狀況雪上加霜。
在瑞士信貸,儘管高階主管對這些交易表達過憂慮,認為這並不是該銀行想要進行的交易,但是包括當時執行長Gaël de Boissard在內的高階主管委員會最後依然批准了交易。
瑞士信貸打的主意是,他們可以購買英國勞合社(Lloyd’s of London)所發行的主權債券保險,用來避免貸款違約所產生的風險,另一方面他們收取較高的貸款利息,足以補貼保費外,還可以帶來幾乎沒有風險的收入。
在2013年,瑞士信貸在發行債券和貸款的收入比前一年躍升了13%,「這項增加來自於新興市場所帶來較高的收益,特別是結構融資」當時銀行的年報上這樣記載道。
但是債券投資人不知道這些秘密貸款,而它們對莫三比克財政狀況的重大影響,可能導致投資這些債券的決策有所改變。
俄羅斯外貿銀行否認債券投資人不知情,他們聲稱僅管沒有告知投資人,但是至少在提供給投資人的文件中,有將這些貸款納入莫三比克的債務計算。
另一方面,莫三比克國會和國際貨幣基金會也不知道,而後者對本就捉襟見肘的莫三比克提供了2.83億元的經濟援助,現在決定暫停他們對莫三比克提供的5,500萬元貸款,因為國際貨幣基金會認定這違反了他們和莫三比克間的合約約定,應該要揭露所有債務,並且定期與該組織見面,提供相關進度更新。
在國際貨幣基金會同意下,莫三比克檢察總長指定了一家顧問公司對這三筆價值20億元的秘密貸款進行查核,而結果更是令人驚訝。
根據報告指出,這三家公司幾乎沒有營收,而且公司高層,也就是莫三比克秘密情報局的高階官員隱瞞事實,逃避接受檢查,而根據這些公司所出具的發票高達15億元,但那些資產或服務的正常價格大概是7.13億元,表示中間有浮報近8億元。
除此之外,還有一筆5億元的貸款資金不知去向,顧問公司表示,對於金錢流向,他們沒有收到令人滿意的說明。「除非這些不一致的情形得到解決,並且收到令人滿意的書面文件,否則至少有5億元具敏感性的費用是沒有受到查核,且無法被解釋的。」報告中這樣寫道。
這份報告也發現,銀行從這20億元的秘密貸款中賺到了2億元的收入,這比例比一般市場行情要來得高。
在這些可疑資金被發現之後,美國聯邦調查局負責證券詐欺的部門開始介入調查,他們造訪了莫三比克首都馬布多,想要了解銀行是否協助將不正當的金流交付給莫三比克的高階官員,而司法部負責洗錢的部門則是和投資人見面,要求他們提供所有相關文件和通訊紀錄。英國和瑞士的主管機關也各自展開調查。
他們發現有些貸款資金透過銀行直接流進億萬富翁Safa旗下公司的帳戶,而不是先由借款人、也就是莫三比克政府收到資金,再依據合約支付給廠商,儘管造船集團Privinvest發言人表示,這些金流和機制都經過銀行和客戶的同意,但依然充滿可疑之處。
在經歷了兩年的調查之後,美國司法部終於採取了行動。
2018年底,曾任莫三比克財政部長的Manuel Chang在準備要登機飛往杜拜、和他的女友一起慶祝新年時,遭到美國司法部逮捕。幾天之後,Privinvest的高階銷售主管Jean Boustani和妻子飛往多明尼加度假時,在當地機場被逮捕。
在倫敦,三位瑞士信貸的員工Andrew Pearse、Surjan Singh和Detelina Subeva也一同被逮捕。瑞士信貸的發言人表示,相關拘捕行為並不是針對該銀行,而是內部員工為了個人私利破壞銀行內控制度,並且隱瞞相關行為的結果。
美國司法部的起訴書指出,Boustani和Chang及其他莫三比克官員共謀這些秘密貸款,而其中2億元最後成為賄款和回扣,其中Chang分到1,200萬元,Boustani分到1500萬元,而瑞士信貸的三位員工分到5,000萬元。
2019年秋天,曾任瑞士信貸的銀行家Andrew Pearse在法院上說出了他的故事。
他在2000年加入瑞士信貸,那時銀行正積極在新興市場擴展業務,由他負責主管外國政府和公司貸款的業務,這讓Pearse認識了在Privinvest任職的Boustani。
不過Pearse還有一個秘密,他和部屬Detelina Subeva有了超乎工作上的關係,他們倆人都各有家庭,所以只能在工作出差時相聚,Pearse想要花更多時間與Sebeva在一起,於是向Boustani提議說,Privinvest支付給瑞士信貸的費用可以降低,但他們要資助他離職成立自己的公司。
於是在2013年2月,莫三比克首都馬布多一家飯店游泳池畔,Boustani和Pearse一邊啜飲著伏特加,一邊達成協議,Privinvest會支付Peaese 550萬元,換取調降1,100萬元的費用。
「我記得非常清楚,因為那是我人生很重要的一個時點,那是我第一次收到回扣。」Pearse這樣說。
Pearse離開了瑞士信貸,但是他交代同事Singh說,如果讓銀行多貸點錢給Privinvest,他可以賺點外快,後來Singh收到了570萬元,這些回扣都匯進了兩人在阿布達比開立的帳戶。
Pearse、Singh和Subeva都對罪行坦承不諱,可能要面對高達二十年的牢獄之災。
但是另一方面,Boustani卻得以在美國法院全身而退。
檢察官指控Boustani是高達2億元賄款和回扣的幕後黑手,「從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偷竊,並且交給富豪」,支付賄款給官員,以便大幅虛增造船計畫的價值,但最根本的問題是,Boustani並不是美國公民,所以並沒有被以違反「海外反腐敗行為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起訴,檢察官得要證明Boustani有利用美國金融體系處理相關賄款,然而他並沒有見到美國投資人,所以要證明這點份外困難。
至於那些金流,Boustani堅稱那只是為了建立關係,增加影響力及遊說活動,並不是為了取得任何投資計畫的機會,他們付給Singh的錢是為了讓瑞士信貸持續貸款給他們,並且招募他加入Pearse的公司。
2021年10月下旬,瑞士信貸與美國司法部、證券交易委員會、英國金融行為監理總署和瑞士金融市場監督管理局(Financial Market Supervisory Authority,FINMA)達成協議,為他們在銷售「鮪魚債券」時欺騙投資人的行為付出4.75億元,另外豁免莫三比克仍賒欠的2億債務。
「這些行為的計畫和執行,顯示銀行的公司治理有嚴重缺失,這些現象,特別是它們被執行、不為其他人所知且部分欺瞞,證明了瑞士信貸在那時的營運管理的某些部分有著不適當的公司文化。」瑞士金融市場監督管理局在報告中寫道。
儘管在先前的法院訴訟中,瑞士信貸始終堅稱這是不肖員工為個人私利的行為,但是在證券交易委員會指控該銀行欺騙債券投資人,沒有對他們揭露重要資訊,包括債券收益的用途、支付給銀行員工的回扣和涉及莫三比克官員的貪腐風險,還有他們另外對莫三比克提供的秘密貸款,瑞士信貸聲稱這些債券收益會被用在鮪魚捕撈業的計畫,但結果卻成為不法用途的賄款。
根據證交會的新聞稿,瑞士信貸早就認知到可能有嚴重的貪腐風險,並且基於保護自己的聲譽,協助莫三比克在2015年重組債券,但那時也有員工再度提出相關顧慮,為此瑞士信貸找來兩位獨立的產業專家評估鮪魚捕撈船隻和其他貨物的市場價值,不過當專家認定這些貨物的市價和預計募集的資金間有大約2.65億元到3.94億元的差距時,瑞士信貸卻沒有揭露這些資訊給債券投資人。
對於瑞士信貸來說,一切還沒有結束。
他們和莫三比克及債券投資人都還得在英國民事法院中纏訟,至少還要好幾年才會有結果,另外還有美國聯邦調查局的調查尚未結束。
「覺得瑞士信貸已經解決這件事的想法是完全錯誤的。現在英國法院中還有很多訴訟案件,這是難以擺脫的,只會越來越嚴重。」代表債權人控訴瑞士信貸的美國律師事務所合夥人Natasha Harrison在接受《金融時報》訪問時說。
另一方面,對於莫三比克來說,這也稱不上勝利。
「這代表了莫三比克最終得要支付的代價。瑞士信貸的貪腐行為所造成的代價是4.75億罰鍰所難以彌補的,這筆罰款比真正的代價要低得多。」當地非營利組織負責人Dennise Namburete在接受《金融時報》訪問時說。
莫三比克原先對開採外海天然資源的夢想,因為伊斯蘭主義者在該國北部的暴亂而破滅,許多開採計劃因此暫停。
在2016年,也就是莫三比克的鮪魚債券醜聞尚未爆發之前,國際貨幣基金會預測莫三比克的國內生產毛額在2021年會達到310億美元,到2025年會達到750億美元,但現在看來,一切都成了泡影,依據國際貨幣基金會最新的預測,莫三比克在今年的國內生產毛額將會低於160億美元,到了2026年略微超過250億美元。
受到鮪魚債券醜聞的影響、漁業發展不振加上國際捐助的停止及違約事件,讓莫三比克的經濟始終一蹶不振。
根據公共誠信中心的估計,這些事件造成了190萬莫三比克人民成為貧窮狀態,而這才是莫三比克為了貪腐所付出的真正代價。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金融圈的動物園管理員
金融圈的動物園管理員
「你是什麼動物?法令遵循人員回答:『動物?我是動物園管理員!』」 《與鯊魚游泳:深入倫敦金融圈的秘境旅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