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桂琳·德容:一個經歷半世紀,在男性藝術史邊緣折騰鬧事的強韌女人

2021/11/26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雄性的意識在於崇高、統治、強烈、永恆,而所謂"女性力量",並非在於爭得另座山頭,而是在於包容、接納、厚德載物、活成自我,而這個自我是柔軟而溫潤的。
賈桂琳·德容的作品基本上沒有典型或是代表作,她藝術中獨特的折衷主義,視整個創作的歷程為一個整體——更像是真實的生命,唯有包含了失敗成功風光低谷,才能構建出完整生命的整體。 (想想看,在一段真實生命中,我們是很難去總結什麼"代表階段"的。) 去接受和展現生命的軌跡,這種自我肯定不代表自我固化,而是保持鮮活與自由。這種真實的生命軌跡才更具有力量,而女性的這種張力,藏在優雅裡面。
易經中所說:群龍無首吉,就是沒有一個唯一的好,而是各眾各相,都有其美。那個千面的我,我都識得,這才是最高。每座山都是美的,你能看見幾座?
賈桂琳·德容Jacqueline de Jong 是戰後歐洲先鋒派avant-garde的重要人物。 1939 年出生於荷蘭,現在於阿姆斯特丹和法國生活和工作。
她在二戰期間被迫逃離荷蘭(因為她來自猶太家庭,為躲避納粹),之後在巴黎住了十幾年,是六零年代活躍的自由精神社會活動家。擁抱繪畫、自我出版以及工藝,德容的藝術實踐包含多種形態,融合了抽象表現主義和眼鏡蛇、新具象和波普藝術的元素。直到最近,這位藝術家的獨特折衷主義才被視為一個整體,她的dérives(漂移)與其藝術軌跡的迂迴曲折(讓人想起彈珠台,她繪畫的主題之一)是理解她作品的關鍵。其中性解放、時事、流行文化、電影和插畫,同時混雜著幽默、暴力、荒誕和神秘的主題反復出現,通過她多產且具有挑釁性的作品,展現出了一段豐富多姿的非線性旅程。
想像中的不服從,2017,Château Shatto, 洛杉磯

1971年美國著名女性藝術史學者諾克林(Linda Nochlin)問:「為什麼沒有偉大的女性藝術家?」這個反問仍然需要藝術史機構的回應。儘管賈桂琳·德容對戰後藝術和前衛藝術的貢獻得到了國際認可,但關注她藝術實踐的展覽和機會仍然很少。直到最近,德容所扮演的角色—在情境主義國際 所引起大起大落的藝術運動—中,才引起了大量的關注。
偶然 / 布面油畫 / 126x193cm / 1964 / 阿姆斯特丹Stedelijk Museum典藏,
痛苦是美好的 / 壓克力畫布木板 / 54x102cm(展開) / 1971
謎 / 布面油畫 / 192x132cm / 1977
其中將這位長久遭忽視的藝術家舉至檯面的展覽,包括了最近在圖盧茲的屠宰場美術館Les Abattoirs和阿姆斯特丹的Stedelijk Museum,為其所舉行的兩大回顧展。在這之後,比利時布魯塞爾Wiels當代藝術中心、威爾士MOSTYN當代藝術畫廊、以及德國拉文斯堡美術館Kunstmuseum Ravensburg,三地合作了她的大型巡展。另外,由這些機構與Les Abattoirs合作編纂的畫冊與學術著述,梳理並擴展了德容藝術實踐的研究:迄今為止,跨越了大約60年。
德容在她位於 97 rue de Charonne 的工作室裡,巴黎
在西歐戰後的重建期間,先鋒派藝術的爆發和肆無忌憚,打破了社會的一潭死水,德容是其中的主要參與者。然而揉合了百家爭鳴而發展出的情境主義國際,對於反對資本主義以及勞動異化的批判越來越極端,開始劍走偏鋒--只關注理論而拒絕藝術的生產,這使得德容與她的同伴在1968年從此派流中出走。
(題外話,然而有趣而諷刺的是,這位當時因為理念不合,而被組織開除的”異端”,到了今天,這位八十幾歲還活蹦亂跳的老太太,卻成了當今世上最後一位仍在世的情境國際主義份子,她的話語成了我們當代人回過頭來考究那整段歷史時,僅存的第一手證明。
……我們有時候真的很難預料,生命究竟會安排給我們什麼樣的道路。)
雖然離開情境國際主義,德容不依不饒,對圖像、敘事、抗爭和實驗的高度興趣,她創立並編輯了The Situationist Times。該出版物被公認為戰後歐洲最重要和最具實驗性的期刊之一(龐畢度藝術中心典藏,現在就展在美術館的一個情境主義國際的區塊裡面),為當時才剛開始發展的遊戲理論、拓墣學等學科,與作家、詩人和視覺藝術家之間接軌。
Situationist Times
The Situationist Times 內文
除了她的編輯活動,賈桂琳·德容繼續自身的繪畫研究。她逐漸建立起自己的風格,色調變亮了,風格更加大膽,獲得了力量,變得更加都市和暴力,作品既富有表現力又現實。通過與一些美國藝術家的接觸,她的作品在1960 年代中期沉浸在流行文化中(涉及電視、廣告和電影語言等)。同時在此期間,畫面構圖開始分裂:繪畫的表面將異質的地理和時空連接起來,就像漫畫書一樣,甚至近乎雕塑物件。
早期作品:意外繪畫系列Accidental Paintings
扭曲的人體造型以及原始狂放的筆觸,可以看見受到很大眼鏡蛇學派的影響。
花花公子一號 / 布面油畫 / 193x130cm / 1964 / 阿姆斯特丹Cobra美術館典藏
汽車食客(花花公子二號)/ 布面油畫 / 162x130cm / 1964 / Bruin-Heijin collection
混蛋和渣男 / 布面壓克力、木框、塑膠鏡 / 200x100cm(三塊面板)/ 1966
德容是一位充滿對抗力量的女性,她的話語總是有關發聲與表達:從貓王、撞球桌、海灣戰爭,甚至最近在地中海漂流無法上岸的非洲難民船... 德容筆下的世界並非理想化的歌舞昇平,她創作的意象取材自時事和媒體,旺盛地反映了一個鮮活而蓬勃發展的流行當下。作品充分意識發生在此時此刻、與我們同在的暴力,以沖突和對抗,記述那些不平等的系統與世道。
她不僅僅去中心化、還是去自我化。藝術創作時候,不讓頭腦形成主觀強烈的觀念,並非是否定自我,其實質,就是自由。保持知識分子與身為藝術家的完全自由,就是肯定當下那個即時的自我。德容不只是活在當下,她實際上更是創作在當下,保持思想的活躍和柔軟,永遠處於流動的狀態,如老子說的,上善若水,這就是女性。
撞球和波普系列 / 黑色社會 Social Noir系列 / 太空人的私人生活 Private life of cosmonauts系列
這些系列很好地說明了德容的創作如何被當代文化以及流行生活給啟發,這些大事件包括太空人登月、黑色電影(偵探犯罪)類型在好萊屋形成潮流,以及當時的流行文化變成波普符碼:撞球
拉著魔鬼的尾巴 / 布面油畫 / 112x90cm / 1978
茹絲狂想曲 / 布面油畫 / 121x94cm / 1981
變成邪惡的宇宙航行(今晨中最困惑的靈魂受到一點重力的制約)/ 壓克力畫布 / 114x162cm / 1966
在德容的作品中,這種形象和敘事性的複興,貼切地代表了被邊緣化和亞文化的敘事觀點,在今日似乎是一個恰當的時機——“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抗議活動、Me Too運動、氣候邊變遷抗爭——讓她的藝術作品獲得重新的評價。這個邊緣化最終如同一位母親一樣,溫柔地提供了一份開放全知的視角,令她在不同的繪畫風格和典型之中穿梭游擊、自由行走。賈桂琳·德容,一個經歷半世紀在男性主導的藝術史邊緣折騰鬧事的強韌女人,圖像是她始終不放棄的、混亂和顛覆的場所,在那裡,更多的想像和故事,正在從主流與代表性的固著與僵化中解放出來。
這是德容在 1997 年對於馬列維奇(至上主義,絕對抽象的色塊)的繪畫,然後自己發展出一種以幾何形狀來繪成的女人
收穫Harvest -- 個展“收穫Harvest”於 2000 年在阿姆斯特丹的 Suzanne Biederberg 畫廊和慕尼黑的 Galerie Helmut Leger 舉行。這是展覽畫冊,其中包括當時 Stedelijk 美術館首席策展
賈桂琳·德容重要大型個展覽包括:2021年《終極之吻The Ultimate Kiss》目前正在比利時布魯塞爾Wiels當代藝術中心、威爾士MOSTYN當代藝術畫廊、以及德國拉文斯堡美術館Kunstmuseum Ravensburg巡迴展出;2019年大型回顧展《彈珠台巫師Pinball Wizard - 賈桂琳·德容的作品與生活》阿姆斯特丹Stedelijk Museum;2018年《賈桂琳·德容個展》土魯斯屠宰場美術館 Les Abattoirs;2012年《賈桂琳·德容個展》斯德哥爾摩現代美術館Moderna Museet;耶魯大學貝內克珍本和手稿圖書館;阿姆斯特爾芬CoBrA眼鏡蛇當代藝術博物館,等。
2019 年,Jacqueline de Jong 被法國巴黎文化部授予 Prix AWARE 傑出貢獻獎。 (法國針對重要女性藝術家的獎項,類似英國的 Max Mara 獎和德國的 Gabriele Münter Preis)
淡季 / 布面油畫 / 200x290cm / 1986 / The Rachofsky Collection, Dallas
終極之吻 / 油彩畫布 / 165x195cm / 2002-12
四小時後,豆子“只露出自己” / 壓克力畫布在木板上 / 54x102cm(展開)/ 1970-72
以及其他許多國際群展,這位藝術家參加了許多畫廊和機構的群展,最近的一次包括在漢堡Kunstverein;MAMAC,尼斯;Petzel 畫廊,紐約;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MAMCO,日內瓦;伯爾尼美術館;巴黎現代藝術博物館;麻省大學當代藝術博物館;洛杉磯的Blum & Poe;巴黎法國國家圖書館;巴塞爾Museum Tinguely;巴賽隆納的當代藝術博物館;巴黎龐畢度藝術中心;倫敦 ICA,等。
機構和美術館收藏,包括巴黎龐畢度藝術中心;阿姆斯特丹Stedelijk Museum;巴黎現代藝術美術館;土魯斯屠宰場美術館館;荷蘭阿納姆現代美術館Museum Arnhem;鹿特丹 Boijmans van Beuningen 美術館;阿姆斯特爾芬CoBrA眼鏡蛇當代藝術博物館;斯德哥爾摩現代美術館;MCCA多倫多,等。 2011 年,賈桂琳˙德容在 1960 年代的整個創作檔案,被紐黑文耶魯大學珍本和手稿圖書館收購。
Pomme de Jone -- 德容的創作也包含獨一無二的首飾,這系列Pomme de Jone是用她自己種植的馬鈴薯以及芽,歷時兩年的干燥,外層鍍上鉑金或黃金,變成珠寶。

謝謝您閱讀我們的文章與創作!
喜歡我們的情報,不妨給我們拍拍手(最下方的讚賞鍵拍手按鈕)。小小拍手五下,可以大大支持我們的工作,而您不需要支付任何費用。
歡迎追蹤或訂閱PTexpress的專題,接收更多巴黎還有法國的藝術與設計消息 ☺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PTexpress
PTexpress
PT express 藝術家團體,由桃園人Viki及巴黎人Éric兩人組成。藉由書寫、繪畫、攝影、攪拌語言,探索與分享那些激活好奇心的對象。建一個討論、交流和發現的空間,劃一個匯合點,讓對話催生出想法與火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