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疼我 在結婚前

2022/04/13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爸爸算疼我的   也許我是第一個孩子
三歲時    爸爸竟然買了一雙皮鞋給我
七 零年代   誰會為了一個還不斷長大的小孩買皮鞋
媽媽說    爸爸很疼我
爸爸教我和弟弟騎腳踏車   打籃球    寫書法
在國中熬夜唸書時    會準備巧克力放在我書桌上
聯考完爸爸帶著我到處跟朋友打聽學校的事
大學畢業甚至問我要不要出國念書    他可以賣房子
後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和爸爸不講話了
直到我結婚喜宴那天散場   他獨自走來   跟我說了一聲:爸爸先回家了
我的眼淚快掉下來   心裡想著我也好想和你一起回家
婚後工作  生活  活動   常常一個月沒回家
他就會透過媽媽打電話來問我好久沒回去了
一旦說要回去   他就一大早起床去市場買菜   親自下廚準備非常豐富的菜餚
就為了和我們吃一頓飯
我總是很感動    覺得自己很幸福     在有愛的家庭裡
直到弟弟結婚    有些什麼改變了
結婚後兩年   我和先生買了房子    因為資金有限    買了大樓四樓十九坪兩房一廳的小房子
但實在沒多餘的錢裝鐵窗   買家具
鐵窗可以不裝    住在四樓    大樓有管理    安全性還可以   我們也不喜歡鐵窗   但家具呢
實在湊不出錢   先生也不敢跟公婆開口   我們買房子是因為我不想和公婆同住在三十幾坪的房子
心理壓力很大   才想辦法湊錢買房子   他們沒有問要不要幫忙    婆婆甚至不高興我們搬出去    先生當然也不敢跟他們說沒錢
後來我勉為其難跟爸爸開口    他說男方家沒有出錢啊   我不好說什麼   後來勉強給了我三萬元
買沙發  餐桌和衣櫥
過陣子有天爸爸打電話來   說要賣房子給弟弟買房子
只能分給我一點點錢   語氣有點愧咎   我覺得沒關係   一家人啊
後來參觀弟弟新家    一棟三層樓透天    五六十坪      (夫妻倆住)
一向把錢看得很緊的爸爸    還主動掏腰包花了十萬元幫他們新家裝鐵門窗
當時    我的心突然覺得好痛
爸爸不是很疼我嗎
什麼時候一切變得不一樣了
他不再關心女兒的生活嗎
同出一個家庭       此刻的我覺得被忽視了
我不再是被公平對待的女兒了
因為我結婚了?
女兒結婚就是別人家的了?是這樣嗎?
我沒改姓   流著一樣的血液   有著近似的基因
我只是結婚    就和弟弟結婚一樣
我們搬出來住   和弟弟一樣
可是    我怎麼覺得我被這個家刪除了!
直到孫子出生   情況愈演愈烈
我    女兒    徹底    淘汰出局       在這個孕育的家被    淡出
惡魔小天使: 女兒不是東西    不是物品    不是給來給去送來送去
任何文化    傳統    習俗    都不能這樣對一個人    女兒就是一個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惡魔小天使,惡魔小天使出現時,不需要感到愧疚,那是心裡真實卻說不出來的痛苦)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劉小夢
    劉小夢
    對身處的女性文化,提出質疑、反思、打破,讓自由來去。對主流價值文化,提出疑問、挑戰、去除框架,讓存在自在。喜歡各種療癒放鬆自由的事,旅行、森林、海邊、戲劇、植系裝置藝術、捏陶、音樂……。 「一天的生活 是一生的故事」 我們想要什麼故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