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早以前就存在的命題,只是現在才用文字出現來照見

2022/08/04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自由,是一種狀態,而不是一個答案。
和孩子一起書寫,最為難的不是「寫」做為工具或者技巧地被執現,而是找到讓孩子覺得自己被理解的文字,成為祈使,甘願的臣服於生命對自己的召喚。
「我要在我也同意的敘述裡」藉由書寫去擴張心裡的那份自由,在書寫裡自由,然後帶回到生活。

想想神奇又代表什麼?
是特別、危險、噁心、恐懼?
反正重點是不瞭解
我們總想著不懂、不瞭解
卻從未想過要找答案
(寫自 若若《鬼第二年沒選上里長》)
#塔羅書寫
#用文字認識你的心

寓意來自神解,卻不來自於神。
女孩將塔羅收攏再攤開的樣子,像是對待一個孩子,可以的都是溫柔,但她對自己卻不若,使勁的把好都給在他人的身與心窩,她照顧自己的方式,就是施作她覺得的好,到他人的需要,照顧到了人,就是對自己的好與疼愛。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停下來?
如同「我今天不知道怎麼就停下來了。」互為詰問的,卻無法成為彼此的回答,世界上那麼寂寞的事,女孩兩者都遇見了,但她慷慨豁達,傻氣的笑裡,有她也還沒熟成出這究竟是幸運還是錯過的疑惑。然而面對人生,熟這種紋理的蛻變,無關年紀,先懂得的人就是前輩,而女孩是我們要叫上一聲姐姐的人。
專注的看,進入你面前的塔羅牌裡面。
女孩作為帶領,在塔羅面前,一知半解的我們,只能跟隨與臣服。只是愈想找出意義的時候,意義離我們最遠,而去靠近的方式,是視而不見。我們把牌面都俯向蓋了起來,回到熟悉的文字裡,從閱見中拿走一句話,然後翻開塔羅牌,在一眼瞬間閃過的詞裡,在句子的適切位置加入。女孩的首句書寫,兩者都到來的讓她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但她還是寫了,寫進去以後發現,答案在等她到來,而且是太早以前就存在的命題,只是現在才用文字出現來照見。
我不想停下來,但書寫要我必須停下了。
身體之誠實,反應在停動之間,女孩驚訝其神奇,卻更好奇自己究竟是怎麼被作用的。其實也沒有特別,只是足夠了而已。知道的太少,沒有線索輔助前進;知道的太多,失去了探索的趨動與好奇;唯有足夠,才能向自己叫停,和此刻完整的自己待在一起,那便是與神同行,但每一步都不可喻,只能放進心裡相信,而女孩將之寫出,成為略近神跡,但其實只是自己的影,可充滿力量了,我們可以是自己的神。
我明白了,答案不會是用找的。
答案就在那裡,相應著問題而生。而只有放棄了以問題的觀點來看待,解答不只有一種的在腦中自由,自動跳出來那個最好的,往往都是最簡單去落實,然後就做到或者解決了的解方。
女孩用一席塔羅引我們進入哲思,跳脫出解讀牌卡的路數,人生的路要在自己的同意與懂得裡前進,所以我們書寫,用自己的文字成為自己對人生提問的回答。

小文青,把寫作帶進生命,讓孩子帶著書寫長大,長成自己同意也喜歡的人。
FB: https://www.facebook.com/%E5%B0%8F%E6%96%87%E9%9D%92-397148307075286
IG: https://www.instagram.com/poet_kids/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吳愛栗
吳愛栗
有一隻養在心裡的貓咪,在他的左邊,有一塊相信的地方,知道他有一天,會從心裡走進生活,就像所有寫過的字,都存在著成真的力量。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