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林寶訓》卷三 185 慈悲

2022/08/07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2016.10.4 良因法師 隨筆

山堂曰:
「蛇虎非鴟鳶之讐,鴟鳶從而號之。何也?以其有異心故。
牛豕非鸜鵲之馭,鸜鵲集而乘之。何也?以其無異心故。
昔趙州訪一菴主,值出生飯①。州云:『鵶子見人為甚飛去?』主网然。
遂躡前語問州。州對曰:『為我有殺心在。』
是故疑於人者,人亦疑之。忘於物者,物亦忘之。
古人與蛇虎為伍者,善達此理也。
老龐②曰:『鐵牛不怕獅子吼,恰似木人見花鳥。』斯言盡之矣。」
《與周居士書》
【注釋】
① 出生飯:禪林僧堂中,於進食之時,從應量器中取出「生飯」,施與大鵬金翅鳥、曠野鬼神眾、訶利帝母等羅刹鬼子母諸鬼神,稱為出生。生飯,意指施與鬼神眾生之飯,為「眾生食」之略稱,而非指未經煮熟之飯。專門用來出生(放置生飯)之台,稱為出生台。出生之時所唱之偈,稱為《出生偈》,偈云:「汝等鬼神眾,我今施汝供;此食遍十方,一切鬼神共。」今一般稱為出食。
② 老龐:唐朝龐蘊居士,字道玄湖南衡陽人。世業儒。獨慕真諦貞元初年,曾謁石頭希遷禪師,豁然有省。復愛丹霞風采,與之為友。後往江西馬祖道一禪師而契悟。元和中,北遊襄陽,樂其風土,沉資財於江,舉家修行。居士通達禪宗,其一生常以偈闡明禪旨,所寫詩偈多達三百餘篇。

【演蓮法師譯文】
山堂道震和尚說:
「毒蛇猛虎與兇惡的鷹鳶並沒有冤仇,但鷹鳶一碰到毒蛇猛虎就會互相號叫,為什麼會這樣呢?只因為彼此各懷異心,都想置對方於死地。
牛、豬並不是八哥、喜鵲的坐騎,但八哥、喜鵲總喜歡飛集在牛、豬的背上乘著走,為什麼呢?只因為牠們彼此都沒有懷著惡意的緣故。
從前趙州從諗禪師拜訪一位菴主,剛好菴主在出生台旁做出食。趙州從諗禪師問菴主說:『烏鴉見人為什麼要飛走呢?』
菴主一時回答不出。便走過來反問從諗禪師從諗禪師對他說:『這是因為人有殺心在。』
因此,如果我對別人懷有疑心,別人也同樣會對我懷疑,互相不信任。我既無心妨礙於物,物當然也不會存心妨礙於我。
就像從前大空和尚常有二虎隨侍,唐朝洪州・嚴陽尊者能夠讓蛇虎來他的手中就食。他們能夠與毒蛇猛虎相處一起,這是因為他們善能通達忘情的道理。
正如龐蘊老居士所說的:『但自無心於萬物,何妨萬物常圍繞。鐵牛不怕獅子吼,恰似木人見花鳥。木人本體自無情,花鳥逢人亦不驚。心境如如只個是,何慮菩提道不成。』此偈把忘情的道理表達得夠透盡了。」
良因贊曰:
佛菩薩之心,皆是無緣大慈、同體大悲。
何謂無緣慈、同體悲? 心緣法界,破除我法二執,
因此自性本具之慈悲透脫而出。
如此無緣慈、同體悲,方能忘物,才能廣大悠久。
雖是如此,初階段還是從
「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我生生無不從之受生,
故六道眾生皆是我父母」之作意下手!
由慈悲助發空性慧,由空性慧堅固菩提心,大乘行者悲智雙運。
苦志勞筋骨,大任乃克將。
由四眾弟子們編輯整理,法師平日開示法語,俾令見聞者歡喜,普潤法雨。廣度群品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