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送筆記本給我

2022/08/16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因為無法舌燦蓮花,只好鍛鍊自己妙筆生花。
回想從小到大的求學過程裡,作文分數其實並不特別突出,1995年鄧麗君的猝逝,讓我有了人生的第一次投稿(《小鄧與我》),而《南市青年》的刊登,使我在寫作上得到極大的肯定,也是奠定日後想一直寫下去的重要推手。
也許是身邊親友知道我喜歡寫的關係,於是常會收到筆記本這樣的禮物,從小學到現在,這些筆記本有些甚至尚未拆開封套,更別說書寫過。
十年前所拍,十年後的數量已是翻倍以上
看到這裡,曾贈送筆記本於我的主人們別傷心,不是我嫌棄你們給的筆記本配不上我的文字,相反的,是我怕我的文字褻瀆了它們,所以它們至今仍維持純潔之身。
我有一個紙袋,裝著一頁頁的靈光乍現和不可言說的宣洩,本想著與其讓它們一世睡在擁擠黑暗的袋子裡,不如藉著FB重出光明,無奈那些直白得足以對號入座的氾濫情感,讓我都不敢直視它們的存在,讓人如此害臊又懷念的純真,傻氣的爛漫、撕裂的心傷,終究還是讓我無法將它們公諸於世。
噢,別誤會,袋中的名牌不是我所買
我並非不喜歡這些筆記本,而是或許命賤,給我乾淨又漂亮的本子反而無法書寫,相信我,我試過,每每要寫它總是顧慮著字要端正才不會不搭,結果靈感瞬間凍結在那,筆尖無法繼續在紙上滑。
二手紙、計算紙、日曆紙、廣告紙是我腦波傳達文字的好朋友,但喜歡用鉛筆寫是個戒不掉的壞習慣,當韶光荏苒,泛黃紙張上的鉛墨無聲無息的蒸發或美白成功時,只能活該的捶心肝。
我很羨慕會寫小說和劇本的人,因為那是我至今仍無法完成的文字類型,雖然寫東西於我而言除了是情緒的出口,也是一種自我的找尋和療癒,談不上文學,但總還是希望作品會留下來,因為就像五月天阿信說的:留下什麼,比帶走什麼更重要
劉若英有首歌叫〈你不要送花給我〉,而我現在要說:你不要送筆記本給我。
寫於101.10.19(五)
後記:
2012寫下這篇,2021終於寫出人生首部短篇小說《思君》,期待自己接下來能挑戰劇本成功。
至今仍會動搖於「是否放下當作者,舒服的當個讀者便好」的念頭裡,尤其偶感江郎才盡之時,雖然年歲不似江淹來到晚年,但時至今日沒能有個代表作仍是倍覺惋惜,這大抵是所有創作人都會陷入的無限迴圈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給柳繪雨鼓勵”吧!
  1. 登入會員按❤️(以精神支持我繼續創作)
  2. 以實質鼓勵斗內 Me(唸起來好像 Do Re Mi )
我有五個房間
給電影人的情書
給音樂人的情歌
給戲劇人的情話
給文字人的情詩
給旅行人的情夢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1280 字、0 則留言,僅發佈於給文字人的情詩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1.1K會員
186內容數
影劇、音樂、創作、旅行、自我療癒、心靈成長、語錄金句,如果這些讓你感到怦然心動,那就別和我萍水相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