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楊丞琳小時候或許真的很少吃海鮮,可能原因跟經濟狀況沒關係............

2022/09/07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赴中國發展的藝人楊丞琳,因為一席「海鮮在台灣是奢侈」,引發台灣許多民眾不滿,臉書、推特、IG都出現大量海鮮照片「示威」,也有網友、媒體人護航,說上述指控是斷章取義,她有先說自己小時候「家裡經濟有壓力」,後面才有海鮮對她家是奢侈的說法。
之後的爭論,很大一部份都圍繞在「楊丞琳童年時的家庭經濟能力,究竟能否讓她吃得起海鮮」也有很多網友拿自己的生命經驗,說台灣海鮮是很廉價的食物,再怎麼窮的家庭都消費的起,楊丞琳這麼說只是把台灣說得很貧窮,貶損這裡去討好中國的觀眾。
假設楊丞琳說的是實話,她小時候真的很少吃海鮮,除了經濟不好之外,就沒有其他原因嗎?
一個兒童、青少年每天吃什麼、不能吃什麼,關鍵在父母願意給他們吃什麼,經濟能力還是其次。在我的專業經驗裡,不乏家庭富裕卻嚴厲控制子女飲食,搞到營養不良、飲食失調;也有家裡經濟狀況不好,子女卻營養過剩到肥胖。這裡還可以補上一個觀念,通常是貧窮階級比較容易有肥胖問題
經濟狀況不好是楊丞琳自己說的,還騙得了人嗎?但一個兒童或青少年,很難真實了解家庭的經濟狀況,「我們家沒有錢」極可能是當時大人告訴她的,只是成年後可以去查證,但有沒有錢只是一個抽象空泛的概念,到底多沒有錢到連海鮮都吃不起?只有她們家自己知道。
一個人童年或青少年階段,物質生活極少能完全操之在我,幾乎都要依賴家庭。很多家庭經濟能力不錯,父母卻嚴格實施「克勤克儉,嚴禁奢靡」的觀念,子女消費水準跟低收入戶沒有兩樣。反過來,有的家庭經濟狀況不好,但父母「苦不能苦孩子」的執念極強烈,什麼最好的都要給下一代,父母吃殘羹剩菜、穿得破破爛爛、沒受高等教育;子女卻三餐大魚大肉、年年換新衣、讀到大學研究所,這跟家庭的經濟能力都沒有必然關係。
在這兩天的爭論中,有人拿出楊丞琳小時候長期學芭蕾舞,證明家庭經濟能力不像她說的那麼差。關鍵也許在這裡─學過芭蕾的人應該都知道,芭蕾舞者要長期控制飲食,不能過胖,否則會影響體態和美感。很有可能在這樣的成長過程,就不允許接觸海鮮這類高熱類食物。
楊丞琳也是在青少年期就投入演藝圈,就像已故好萊塢女星Judy Garland,從小就受到母親和管理她演藝工作的成人嚴厲的飲食控制,在電影《茱蒂》裡面,Judy Garland可能拍了大半天食品廣告,卻一口都沒真的吃進去,因為她飲食狀況被嚴格控制,盡量減少熱量攝取,以維持誘人的體態。青少年就進入演藝圈的楊丞琳,有類似狀況也不令人意外。
由這件事也可以理解,社會對於經濟能力和兒童是否得到妥善照顧,有多強烈的偏見。很多國外的研究也指出,社工很容易對貧窮的家庭「另眼相看」,覺得他們容易虐待或嚴格忽視兒童。這幾天好多人都說,他們出身貧窮,但小時候仍然吃得到海鮮;而楊丞琳如果照許多人舉出過往報導的例證,他家的經濟能力並不差,卻很少有機會吃到海鮮。這些爭論無意間證明了,經濟能力和養育子女的狀況,確實沒有直接關連。
總之,如果楊丞琳沒有說謊,她真的沒什麼機會吃海鮮,頂多說明「她有一個缺乏海鮮的童年」,但這既不能說明經濟能力,也不能說明她年幼時的台灣整體富裕程度。至於為什麼她的「主要照顧者」不讓她碰海鮮,那是她的家務事,我實在沒興趣知道。如果經濟和健康都允許,台灣人現在倒是可以多吃點海鮮,因為台灣的白帶魚被禁止銷往中國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若無其事的活著
若無其事的活著
外表社工男,內在有點理工男。因為社工系畢業20年,還是常被問「社工、志工哪裡不一樣?」、「社工有沒有薪水」,決定寫社工議題文章寫到死。目前在社區精神復健機構工作,自己覺得和服務的精障者比,沒有比較正常。粉絲頁 www.facebook.com/lifeIfnothinghadhappened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