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眠》沐貳劇場

2022/10/01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地點:Venue音樂藝文展演空間
時間:2022-9-24 13:30
推薦度:★★★★

(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83581681584)
「無眠」只是最外顯、最明確的症狀,骨子裡是死亡、自殺、倖存者內疚、告別與放手。
劇名《無眠》,就字面上的意思應該是無法入眠,一如劇中吳凡長期失眠,但也擴及有睡無眠,有如劇中林維零總在睡著之後多夢,夢見自己忙於工作,睡醒覺得比睡前還累。「無眠」只是最外顯、最明確的症狀,追根究柢,吳凡與林維零無眠的原因,皆為身邊最親的人選擇自殺,而自己還沒準備好與之告別。本劇以《無眠》為名,談的卻是死亡、自殺、倖存者內疚、告別與放手。
李屏瑤編寫的文本層層揭露、抽絲剝繭,前後呼應。雙主角似呈鏡像:陰陽眼能看見鬼魂的吳凡與睡著了才能看到動物亡魂的林維零。吳凡能見到各種鬼魂,卻不曾見過已過逝的父母;林維零總是夢到為各種動物進行心理諮商,卻夢不到原本是身心科醫病關係的女友與愛貓。雙主角也是彼此的救贖:吳凡因為父母跳海自殺而害怕海洋,在吞下林維零贈送、來自海洋的深海魚油之後,重新接納大海,終於在夢中與母親一同在海邊散步,走出倖存者內疚;林維零的女友在她為他人諮商看診最忙的時候自殺,緊接著經歷愛貓過世,自此夜長夢多,總在夢中為各種動物諮商,直到吳凡走入夢中與之對話,吳凡是夢中第一個人類,林維零終於明白不可能再為女友或愛貓諮商,鼓起勇氣面對女友和愛貓過世的事實,火化冰存於冰箱裡的貓,好好告別。救贖必然在睡夢中發生,由「無眠」進入「睡眠」才能領受救贖。
特別喜歡《無眠》中對「自殺」的態度:「可能是這個世界不夠好,留不住那麼好的人。」「選擇死亡需要勇氣,但是選擇留在這個世界,可能需要更大的勇氣。」自殺只是眾多選項之一,雖然可能是較不推薦、較次的選項;選擇自殺的人不是比較不好的人,只是在那個當下對人生做出不同於活著的你我的選擇。
導演以一片純白呈現林維零的夢中世界。
(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83581681584)
文本是《無眠》最迷人之處,而導演江昭儀的手法也十分巧妙,比如crew的穿著有如吳凡的同行--遺物整理師,既是crew為主場景「房間」換上該位死者的遺物等種種特徵,也可以是公司同事在吳凡到來前預為場勘,更可能是陰間使者,退場前會帶走屋主的生命(裝有乳白色半透明物的透明球型魚缸),又比如,林維零的夢境總是純白的,工作地點/醫院也是純白的,而她自述為女友打造的環境是多彩且粉嫰的,對照她自述女友自殺時根本不知道在忙什麼,根本記不起來(蒼白不值得記住的工作與場所),卻沒有陪在女友身邊(在乎的人與多彩打從心底喜歡的所在)。
美中不足的是林維零第二場夢的諮商對象,從衣著到妝容,難以分辨是什麼生物,而臺詞中也沒有自我介紹、自報家門,只能透過對話拼湊細節,「我的背好痛!」「你吃過魚翅嗎?」大略推測說話者是一隻鯊魚,「我希望所有的北極冰塊都融化,你們流浪去南極,變南極熊啦!」推測說話者詛咒的對象是北極熊。或許導演認為戴頭套或穿戴偶太鬧,但是林維零在夢中諮商的對象都是動物,狗貓不戴頭套還好,是一般人熟悉的動物,由姿態和叫聲可以推知,但是北極熊和鯊魚離你我的生活太遠,演員也難以在臺舞上模仿北極熊的高大敏捷與鯊魚游姿。在我個人的想像中,動物角色透過戲偶--無論是影偶、執頭偶、穿戴偶或頭套--呈現,或許是個解方。
沐貳劇場是由中山大學劇場藝術學系校友組成的劇團,創團第一齣製作《無眠》演職員超過半數曾參與國立中山大學劇場藝術學系111級畢業製作《春天不是自殺的季節》,兩齣戲都談及自殺與療癒生命創傷。縱使《無眠》導演江昭儀並未參與《春天不是自殺的季節》。為什麼「自殺」這個主題反覆彈現於腦海?相隔半年,再次製作探討自殺主題的作品,不知有什麼相同與不同的體悟?
----------
導演:江昭儀
劇本:李屏瑤
舞臺監督:王穎蓁
執行製作:黃莉芸
舞臺設計:徐婕瑜
舞臺執行:林建廷、蘇宇柔
影像設計:王奕盛
燈光設計:張玉東
服裝設計:張語玲
服裝執行:孫萌穗
平面設計:蔡佩容
髮妝設計:葉芷廷
髮妝執行:趙開雲
音樂顧問:劉昀昀
公關:鄭凱瀚
票務:蕭如晴
文案:包鈺晴
演員:包鈺晴、黃喬妮、劉昀昀、謝凱全
只是想寫。關於劇場,關於展覽,關於高雄灼人炙烈的陽光。 2020,COVID-19疫情一發不可收拾,我也開始戴著口罩看戲看展的打狗冒險。
節目即將展開;演出開始之前,容我們提醒您,請關閉您的手機,避免光害,非經允許請勿拍照錄影錄音,以免觸法。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