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折不折(上)

2022/09/25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這些年來,各級學校輔導室的功能,隨著心理師證照制度的日益完善進化了很多。遙想古早年度,孩子出現問題行為,首先被送到訓導室好好「受訓」一番,輔導室的座位,則經常被外界誤以為是涼缺,輕輕鬆鬆就可以進駐。
當年幸運考取了輔導缺,帶著剛畢業熱騰騰的專業訓練,希望能夠在教育與學生輔導的位置上盡一己之力。在前人基礎上,其實也擁有不少空間發揮創意與才能,但期間依然出現幾次體制與理想的拉扯,讓我思考自己的去留。
在身邊普遍認為教師職是鐵飯碗的環境裡,想要突破、創新或改行,常會得到:「沒必要吧!」「你以後就知道現實面。」「太傻太天真。」等等回應。
確實,人生走到不同階段,考量的面向相當不同。像現在需要兼顧自己的孩子與家庭,還真無法樣樣理想化,也不可能為了理想與熱情,而加班到晚上十點(只能到十點,因為警衛先生會來趕人)。
是否工作與生活的現實面會磨損自己對所愛專業的熱情呢?
記得一年負責規劃學校全九年級生的生涯相關課程與活動,包含各班心理測驗的實施,以及講解多元升學管道。理想上,跟負責九年級輔導活動課的老師溝通好,提供相關的資料與訊息,他們就可以後續完成各班的課程及學習輔導進度。實際上,在開學前我發現負責排課的前輩,早把輔導活動課都排給了各班導師。
這說起來也是當時的常態,升學壓力下,老師們總希望多一些時間幫學生複習、多趕一點進度。我記得我小時候的輔導活動課、美術課也都是上國英數呢。
但當時的我,身上背負著輔導老師的專業使命,認為自己的角色對學生很重要,如此重要的人生轉銜時刻,利用心理測驗增加對自己的了解,以及掌握最新的升學資訊,絕對需要生涯與升學方面的專業協助!當時我一方面擔心學生少了每週輔導活動課,會需要每個班一一去協調施測與提供升學資訊,另一方面對也於輔導專業被輕視而生起悶氣。
菜鳥如我,不知道吃了哪來的熊心豹子膽,在走廊上攔截到前輩,義正嚴辭的告訴他:「九年級輔導活動課很重要,有許多生涯輔導的必要工作。我知道您已經把課都排給各班導師,拜託您也轉告老師們,到時配合輔導室舉辦的施測說明跟生涯課程訓練,非常謝謝您!」
以為自己說得義正嚴辭,其實心裡挫得很,說不定是講得模模糊糊結結巴巴呢。畢竟,在傳統教育的訓練下,總是注重長幼有序、先來後到,也被階級制度所影響。一個菜鳥跟前輩這樣說話,好像不是很得體。
「完蛋了!我一定被列入黑名單了吧!」後來幾天的心情都很忐忑。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是舞蹈治療師,也是諮商心理師,目前旅歐持續進修。時而旅行、時而跳舞,恰恰兩者都沒法發生的日子裡,就一邊研究親子關係與兒童發展,一邊從陪伴孩子成長過程中省思與自我整合。 創辦小手天堂親子共學村,希望海外各地的親子與家庭,在育兒與自我身心平衡過程裡,也能獲得遠端的支持與資源協助。
雜感、隨寫、徵文響應
留言3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