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診隔離-第三天-清醒

2022/12/03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一樣,睡到近午時分才醒來。做了個不太好的夢。有點分不清現實還是因為自己腦補。每次跟C反應,他總是會覺得我幼稚,不想理會。夢見他跟別人去約會,他回,「還好啊,只有約會。」
「所以你是真的去約會了?」我問著。
「在哪裡?什麼時候?」他的理工腦開始不耐煩。「不是在妳夢裡發生的嗎?」
「你是男主角啊,我怎麼知道。可能生病腦霧,搞不清現實或夢境。」
「那你要不說生病腦霧會通靈?」他更腦火了。
「好嘛,你只有我,你最愛我,我知道了。」我撒嬌回著。
「擺明就不是真話。」他更生氣了。
問他哪部份不是真話了,回了個不置可否的表情。
「生氣了?」問他。
「沒,是起肖。」我想他是真的生氣了。但想來有點可愛。他的生氣永遠不那麼直接,總是要拐個彎。
「你小氣鬼啊,愛生氣,一定又是工作讓你煩,才會那麼不耐煩。」我回著。
「有不耐煩???????????」許多個問號顯示他真的不開心了。
立刻也猜到他不開心的點在哪裡。理工腦的他,總是異常地理性看待許多事情。有時候,女人的撒嬌,他是真的不懂。也常因為工作忙碌的心思,無法好好看待,其實,我只是要一句安慰。
「用夢境來懷疑你,是我不理性了。」我回應著他這顆理工腦想要的回答。
「你大概是太久沒有。。。」看到上一句話,回應著這話的他,就知道他氣消了,因為承認自己亂懷疑他。
他被莫名的懷疑弄得不開心,是否我也因此而得到些安全感?也許吧。有時候,大人之間的感情是必須理性一點。但,生了病的自己,老是有點那麼不安。
其實C 最不喜歡我一直確認他愛不愛我。問他,只有我?「當然啊!」問他,喜歡我嗎?「怎麼又問,不然生理反應都是假的嗎?」問他,我是小三嗎?「不是小三,小四,小五,小六都給妳。」
有時候,在感情裡,女人總是扮演著那個需要愛的角色。其實心可以很堅強看待很多事件,只是要不要堅強罷了。偶爾的耍賴,只是想要確認,他還在乎。今天,很清醒地明白,好好地相信他,相信自己就好。他,若是要逃離,早就離開。我,若是要放下,早就會斷了聯繫。
我們,都是成熟的大人了。偶爾的幼稚,是情趣;太常的無理取鬧,會顯得可笑。也認清楚,要他這個理工腦多浪漫,大概也是只有他心情好,興致來的時候才有可能達成。
等隔離結束,等身體復原,我應該會從不清醒的感性腦,轉換成理工腦。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霍不出去的人生,那麼就普及眾生。 我是霍普。說說,寫寫,故事。自己的也好,別人的也好,單純地,記錄人生。
正與負, 事態的兩面. 誰說, 人生一定要正面思考?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