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診隔離-第二天-脆弱

2022/12/02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昨晚,很長一段時間,不曾好好睡飽的自己,在關掉所有手機裡的鬧鐘,在把昨晚的睡前藥物吞了,跟C道了晚安後,請他在煩心工作到半夜時分,記得說聲想我再道晚安。睡前,還是拿著手機,看見他傳來,「想你...晚安。」才甘願睡去。
今天,昏沉地睡到近中午才醒來。沒有大家的咳嗽不止,也沒有人家說的喉嚨痛到被刀割的感受。有的,只是不斷地鼻塞,流鼻涕,頭痛。然後,突然間,已經結束的生理期,六天後,再次來臨。記得年輕時,去治療圓型秃的時候,新的藥物,讓自己起了副作用。只要去看診噴了藥,我的姨媽隔天必定來報到。後來才知道,原來那款藥物會引起荷爾蒙失調,改了其他治療方法,也就得以痊癒。
下午,感覺,似乎又是相同的狀況。可能是新冠的藥物還很新吧,直接地,又是被影響了生理期。前陣子才治療過亂經,然後,又開始亂來,也許是年紀大了,該是更年期的時候到了?去急診的時候,護理師問診的時候,「還有來月經嗎?」其實是挺令人措手不及的,一方面覺得有點無禮,後來,想想,好像也不必那麼大反應,好友裡都有人已經停了,我這個年紀,被問這些問題,似乎挺正常的。只是,有那麼點抗拒,不想認知自己的真實年齡罷了。
昏沉醒來第一件事,是跟C說早安,然後告訴他,「 I fee shit... 」他告訴我跟醫生反應,我也只能回著好。只能視訊看診,連門都無法出的自己,只能好好地,不讓他心煩。工作夠悶了,再加一個確診的女人,可能會更累吧。
但是,只是有點脆弱的時分,更是需要安慰,而不是更堅強。自己給自己的勇敢很夠了,想要的,不過是點溫柔。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霍不出去的人生,那麼就普及眾生。 我是霍普。說說,寫寫,故事。自己的也好,別人的也好,單純地,記錄人生。
正與負, 事態的兩面. 誰說, 人生一定要正面思考?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