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妳不是不愛我,只是我不知道妳愛我

2022/12/1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全面接受排山倒海而來的負面情緒並不簡單,當下覺得必須要堅強,事後再消化時才發現自己受傷,而且傷得有點深,過去的那些記憶也排山倒海的全面湧來。
然後,某天上午閱讀【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師】一書時,我開始崩潰大哭了起來。

戲劇系

當初考上時我很開心,這確實是我想讀的科系,但不是為了想當演員明星,只是覺得能夠透過表演的方式來假扮成他人,似乎能從這過程中得到一些勇氣和慰藉,來鼓勵自己其實不那麼差,又或是能扮演他人的方式中從現實生活中得到一些脫離。還有,我想學跳現代舞,像雲門舞集那樣的舞,高中時天真的以為唸戲劇系就可以學跳那種舞。
但一切在妳的那句話靜止,「妳要去唸這個嗎?不是吧!」說完後,隨手就把通知書給扔了。我不敢多說什麼,也拿不出勇氣去面對。因為成長過程中的那些自卑感一直在作祟,我不敢表達出我想唸戲劇系,也不覺得自己能決定些什麼。
直到現在還是很喜歡現代舞

孩子知道你愛他嗎

2010年,在結束了外地求學、工作、澳洲打工渡假後,我回到了所生長的地方台中。隔年,找了一份離家近也看似安穩的工作,那時候開始接觸到汪培珽的書,而這一本《孩子知道你愛他嗎》光是書名就讓我震撼,喃喃自語地問自己,我知道嗎?我好像知道應該知道,但我有感受到嗎?
雖然十一年前的我,那時候還沒有小孩,但也讀了好幾本她所寫的書,一邊讀一邊當作提前學習,反正也可以應用在自己的教學上面。

沒有答案的疑問

前陣子終於回台灣了,隔了三年半再回家後,心裡有點激動與期待。然而,面對我的不是這些,而是那些無處發洩的負面情緒和言語,當下只想著承接與解決,也覺得自己必須堅強和溫柔,不能硬碰硬。面對漠視與忽略,也告訴自己,沒關係,先解決難題再說吧!
在難題解決之後,在閱讀【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師】的過程中,我才崩潰大哭了起來。你愛我嗎?但為什麼呢?好多為什麼在心裡紛紛冒出來,我在泰國都九年了,為什麼妳好像都不在乎我在這裡的生活?為什麼都不問?為什麼連我入圍什麼獎項都不問,都不好奇嗎?為什麼我們之間的話題只能圍繞在有限的範圍裡。
看似表面的和平,維持多年的通話習慣,在瞬間空虛,我累了,不想再打電話給妳了。反正說來說去都只是那些,我喜歡什麼、想做什麼、正在進行什麼,妳知道嗎?妳從來都不問。

人的面向

「在辦喪禮的過程中,我才知道眼中那個嚴肅寡言的爸爸,並不是我的爸爸。透過爸爸的同事與朋友的口中,我才知道他是幽默風趣,也總能輕易與大家打成一片的人。」
「我總是站在媽媽那邊,甚至會責怪他。當面臨到他的猝死時,聽著與我同齡的人描述起他所帶來的歡樂時,我才赫然發現,原來我不認識自己的爸爸,我所看到他是很單一的面向,但這不是完全的他。」
在配著梅酒的夜晚裡,聽著朋友對我說的這些事情,聽著聽著淚流下來,而那些綁在我心裡的結,也似乎隨著眼淚滑落,慢慢地鬆開了。人的面向有很多種,或許我所看見的媽媽,只是她所呈現的單一面向。
注意行動,而非言語,言語能夠用隱瞞來掩飾,但行動不能她記得我愛吃蘿蔔糕,總會在我回台灣前就先去市場買好放在冰箱裡,即便她自己不吃。她知道我很愛喝水,總會提醒爸爸要多準備冷開水,不要都拿去燒成熱的來泡茶。她會放一些覺得有用的小物品在房間等我回來,雖然有些小物品會放到過期。
以往總是每週打電話給妳的我,已經二週沒打了。
「喂,媽,妳在做什麼呀?」,撥了通電話後的我,在LINE上這麼問。
泰太悄悄說:
其實此篇是寫給自己療癒的,有想過說另開一個【樹洞】專題,但有點懶得分類了,就索性都放在這吧!謝謝你讀到最後 🙏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108會員
84內容數
《國王長著驢耳朵》的故事,記得兒是第一次讀時就印象深刻,長大後再讀更有著不一樣的感受。人們總常說,想找一個樹洞發洩,把那些不能說的、不敢說的、或是不可以讓人知道的秘密,都對著樹洞發洩出來。「你以為樹洞真的沒有嘴巴,不會把事情說出去嗎?」但,會又怎樣,不會又怎麼樣呢?歡迎光臨泰太的樹洞,一起跳入黑暗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