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日常不日常 Bonus5:投票日這天的主任管理員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九合一大選,照慣例我又擔任投開票所的主任管理員。
收到名單時,看見搭檔是去年公投合作過的主任監察員(Bonus4:公投主任管理員記事),我放心了不少。
雖然還是很不想當主管啦,我寧願當個聽令行事的小嘍囉,也不想當發號施令的老大。
而且這次是民代選舉,民眾關注程度會比上次的公投高很多,壓力也就比較大。
聽工程同事說過,他四年前在進行里長開票時,原先兩位候選人票數相差懸殊,怎知開到後來票數越來越近。來監票的民眾從一開始的吵雜到逐漸安靜,整個空間只剩唱票的聲音。
唱完最後一張後,得票數僅差一票。現場鴉雀無聲的場景,讓身為主任管理員的他難以忘記。
光用想像的就覺得壓力好大!
稍微探聽了一下,我這個投票所負責的里別沒有里長競選,還好還好。
總之投票日前一天,我準時打卡上班,準備前往會議室點選票跟領文具。
「葉子葉子,你今天好早!」職代妹瞪圓了眼。
欸不是,我只是因為前陣子加班多、補休就多,所以這幾天比較晚來上班而已耶。必須扭轉我的印象。
「我一直都很早呀。」我一本正經的告訴她。
「屁啦!」職代妹跟旁邊的另一位同事異口同聲的說。
欸不要這麼快反駁,也不准異口同聲!
決定忽略兩位無禮的同事,我前往會議室報到。
各個投票所的主管及主監到場後,發下選票開始算數量。我的搭檔是國小的男老師兼主任,有了去年合作的經驗,一拿到包好的選票,我們快狠準拆封,他算零星的、我算一整疊的,很快算畢。
可能被許久前的公投選票鍛練過(Bonus:遺世獨立的選務人員隨筆),現在我算票的速度很快!
雖然大概也跟我沒有老花有關啦。
我瞄了一眼主監,看他瞇眼緩慢點數量的模樣,忍不住又更加快自己的速度。
我多算一點沒關係,隔天還有許多事情要靠他呢。互相幫忙。
坐隔壁的另一位同事也飛速算著選票,然後不停從百寶袋拿出所需的文具。
「有人有多的美工刀嗎?」後面那排求救,她便很快遞過去。
「我需要大頭夾……」前面的同仁未說完,一包夾子啪一聲落到他旁邊的桌面。
經驗老道啊啊啊!
「來,等一下發名冊時,會用到這個。」她將便利貼拿給我,神秘的推推眼鏡。
「對對對,要先註記起來。」坐另一側的主監點頭。
什麼註記?去年公投好像沒有。
「話說今年怎麼沒有先點文具呢?如果有文具,就不會東缺西缺了。」
同事跟主監,兩位經驗豐富的前輩就這樣隔著我聊起天來。
原來今年的選務主辦換人,有些做法也隨之改變,都是小細節的不同,卻導致流程有些不順暢。
選票點完,接著是名冊。主監熟練翻開第一頁,比對著上頭的人數。在市長票、議員及里長票的數量都有些許不同。
「有的人只能領一種票,先將這些人標記起來,才不會讓管理員發錯選票。」
原來如此,便利貼正是用在此時!
選票跟名冊都確認後,再裝進袋子,統一保管。接著開始點用具,包括印泥、印章、墊子酒精海報等等各種必需用品,密密麻麻列在清單中。
這個我有印象,重點是其中一頁需要繳回的清單,其他就……嗯,我相信都齊全!
我和主監兩人充滿默契的點完文具,提早離開會議室。
下午的場地佈置也順利結束,負責同一個投票所就是熟悉又愉快。
隔天,投票日。
清冷的風夾雜著濛濛細雨,我騎車在上班路上,只覺得雨越來越大。在猶豫是否該穿雨衣之時,已經接近公所。
將有些濕掉的外套扔到自己的位置,我趕緊跟主監及警員會合,領到選票前往投票所。
投開票所在學校的教室,前一天已經場佈好,今天只需要簡單整頓,等管理員及監察員報到即可。
管理員名單中,有幾位是去年公投的人手,也是學校的教職員,另有幾位公所同仁。
待大家到齊,我開始分配職務。一邊指派著,我不免擔心會不會有人有意見,比如說不想負責看名冊之類的。
但完全沒有,我一講完,大家默默各自就位,查驗身份證管理員跟名冊管理員開始翻閱名冊、發票管理員拆封選票、投票處管理員進行消毒跟用具確認……大家都好優秀啊!
聽說有的管理員會愛做不做、中途消失沒報備、提早落跑、推工作拒絕唱票,那天結束後我聽各個主任管理員分享狀況,讓我更加感激自己的管理員們,也覺得自己非常幸運。
我的氣勢一向不強,想必會拿耍賴的管理員沒輒。
這天的投票平穩的進行著,投票率明顯不高,人潮總是一陣一陣有明顯落差,幾乎沒有排隊的情況。
「主任管理員,外面有民眾……」
我正悠閒的觀看現場投票情形,忽然被教室外頭負責防疫的管理員喊了聲。
我立即走出去,看見一位女士雙手叉腰,似乎剛投票完。
「你們那個軟墊會造成廢票!根本不需要放。」
什麼情形?我一頭霧水的向她詢問,幾番確認才知道投票桌面那張用來墊選票的墊子很小片,如果民眾不慎蓋在墊子邊緣,可能會有污漬或是重複蓋章。
「這個不用擔心,不會因為這樣而變成廢票。」我很清楚無效票的認定,就算同一格蓋好幾次,也仍然算有效票。小小的污漬可以判斷是不小心沾上,不會因此變成無效票。
「不會就好,但我還是覺得那個墊子沒必要。」女士語氣不太友善,轉身離去。
我困惑的目送她離開。
這是當天的小小插曲,除此之外都很順利。
就這樣到了下午,我早已將開票後需用的牛皮紙袋準備好,票數報告表的公式也看了好幾遍,一時之間沒事做。
稍微走走吧?
我走到教室外頭,經過建築之間的遊樂器材。
學校的配置呈現U形,中間是遊樂設施,前方豎立一個抽象構圖的雕塑。
我走到這個裝置藝術前方,想要陶冶藝術氣息,打量許久,仍看不出所以然。
一左一右兩個橢圓呈現互補的形狀,幾個水滴造型向兩側開展,然後就看不懂了。
為什麼沒有解說牌呀!學校不是連樹木都會掛個牌子寫「榕樹」嗎!
難道是校徽?
我東張西望,想從建築之中找出蛛絲馬跡,怎知一轉身,正好看見區長及主秘出現。
啊啊啊被發現我在偷懶了!
我戒慎恐懼的迎上前,跟他們問好。
身為選務中心的督導人員,區長主秘確實有機率現身,嗚嗚嗚……
領著他們走進教室,區長勉勵大家幾句,便匆匆離去。希望區長對我的印象依舊安好,雖然也於事無補了。
然後還有一件事尚未得到解答。
「請問那個雕像是校徽嗎?」我問主監老師,結果眾管理員們都抬頭看我。
「你說雙生鳥嗎?」一名管理員搶著回答。
鳥?沒有半點鳥兒的元素呀!
「不是校徽,是雙生鳥。」主監同樣如是回答。「以前那個廣場是水池,後來填平,只留下雕像。」
「所以為什麼是雙生鳥?」我還是不懂。
「好問題,為什麼呢?」那幾位在學校任職的管理員們對看,一致歪頭。
原來你們也不清楚呀!
「看來可以想一些都市傳說了,以後來騙騙小孩。」主監老師若有所思。欸不是,不要將聰明才智用在整你們的學生上。
難不成要想個小朋友將兩隻雙胞胎貓頭鷹逼到水池邊,然後貓頭鷹們奮力抵抗而變成雕像的故事嗎!
咳,沒事。
時間消磨著,終於到了四點,開始開票。
管理員們同樣配合,二話不說接下我指派的任務,分為男女聲唱票,從檢票到整票相當順暢。
另因為這邊沒有里長競選,在只有一組候選人的情形下,管理員唱票唱了個寂寞。
一個小時後,我將開票報告表整理完畢,指示一位管理員先送回選務中心,其他人則紛紛幫忙場復。
結束了。
鬆了口氣,我和主監大包小包提著選票和文具回到公所。
與山區的投票所相比,我這個地點離公所很近,只需幾分鐘即可抵達。
「葉子,你們超快,第二個回來喔!」
抵達公所時,留守的同事說。
真假!我覺得我們開票前的佈置弄很久,還以為拖不少時間耶!
「看來以後可以將葉子派到更重要的投票所了……」選務主辦感嘆道。
千萬別啊啊啊!我會比較快,只是有地利之便啊!
請讓我繼續跟雙生鳥雕像當鄰居就好謝謝。
領到晚餐便當後,我向主監道謝及道別,正打算離去,瞥見幾個投票所的同仁同時回來,整個公所頓時鬧哄哄一片。
依序繳回重要文件、包裝好的選票、文具,每個關卡都有同仁負責接待主管及主監。
說來慚愧,這兩次都是我剛繳回表格,主監已經迅速搬將選票跟用品交到下個關卡,因此我對程序完全不熟,單純混分。
我決定晚點再離開,捧著便當坐到會計妹子旁邊。她的工作是驗算開票報告表,有問題就立刻呼叫主管過來確認。
沒有問題的報告表則拿給另外兩名同仁,一筆筆輸入電腦。
原來如此,開票完畢後,選務中心的同仁才正開始忙碌。
我就這樣窩在辦公室一角吃便當,觀察著到處奔走的大家。
如此看熱鬧的主任管理員,大概就我這個無聊人士了吧。
不對,我看見我們課長站在門口跟里長閒聊。他也是主任管理員,看來我們一樣無聊。
吃完便當時,最後一個投開票所的主管及主監也回來了。他們的票倉最遠又最多,真的辛苦。
見現場開始進入收尾階段,我也悄悄離開,避免打擾。
投開票所任務,圓滿結束。
菜鳥公務員一枚,現任職於南部某地方公所農業課,過著每天跟農民拼命、拼感情的日子。在這裡紀錄生活,但是很怕被主管抓包。如果哪一天不再更新,可能是被抓去政風室泡茶聊天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