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fire的氣度》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前幾天早上,看到商周執行長郭奕伶在粉專發表的文章:好聚好散,也是一種能力。雖然主旨在傳授成熟合宜的離職姿態,同樣身為主管,我卻對那種「被下屬fire」的感覺,心有戚戚焉。
坦白說,直到現在,周一一大早收到離職信的震撼與賭爛,並沒有因為年歲增長而煙消雲散。我只是學會了,再震撼再賭爛,都往好處看:相信對方深思熟慮了一個周末,會選擇在開工的初始與我攤牌,就是不想歹戲拖棚、讓團隊的運作陷入困難吧。
於是,我通常也在最快的時間和對方約定,嘿,我收到你的信了,一起吃個中飯吧。
對方懷著親赴鴻門宴的惴惴不安前來。這不意外,任誰都怕被當面強留或搶白。我朝他們笑笑,鼓勵他們盡情點上自己愛吃的菜,這一餐,讓我分享一個故事。
這個故事,是我的親身經歷。與去留有關。
W是我在代理商的部屬,與我共事的時間不算太長,人卻特別機靈、外語也流暢。沒三兩下功夫,大家口中難纏的客戶,在她手中順服得像綿羊。因此,她在我團隊中的晉升速度極快,連上級主管也很看好她的發展潛力,頗有長遠栽培的打算。
當我準備和W交付下一階段的任命時,她也同時向我提出離職的請求。我沒料到會有這個神展開,臨場反應彆腳得如同意外被甩的小三,反覆追問著原由,而提不出挽留的好說頭。
W的理由,很正當。她嚮往國外的生活與工作模式,更想藉此終止和男友分隔兩地的遠距關係,過過兩人世界的愜意小日子。
這些,我都懂。我也動過這些念想。作為朋友,我舉雙手雙腳贊成W的決定,作為主管,我必須要有自己的盤算和私心。
代理商的日子如滾水、所以往來的過客如煙雲。我不只把W當成客卿,還指望她能作為團隊的左膀右臂,替我擔當關鍵主理人。
講實在的,她走了,我會很麻煩。底下的人,稚嫩的,不足以信靠;老成的,對上位毫無戀棧。有W在的日子,水深火熱裡面,我起碼能保有換氣與偷涼的空間。一想到沒有她的光景,我不禁渾身冒汗發顫。
那年的我,道行尚淺,所謂的管理功夫,無外乎軟硬兼施這些表面皮毛。嘗試了好幾次,她去意甚堅,我知道,再拉扯下去,只是浪費彼此時間。
決定放手的那天下午,趁拜訪客戶的空檔,我在對街的名品店,買了一個精巧的小物件,我知道那是她鍾情許久,卻始終買不下手的。我想,跟我辛苦了這麼一段時間,她值得這個惜別禮物。
收到這個意外的意中物,W很激動,摟著我又哭又笑、又跳又抱。
故事聽到這裡,和我一起用餐的部屬,個個露出一副賊笑,「哦~~老闆妳心機很重耶,這跟分手炮不是差不多意思嗎?欲擒故縱。」
真心不騙,當時的我,真沒想搞甚麼欲擒故縱這一招。W是我早年認定的愛將,對於所愛之人,2/4是可以不計代價,一騎紅塵只為妃子笑的。
這個舉動打動了W。離她出國前,還有一段短暫的空檔,她願意留下來幫忙,給我充裕一點的時間找人。
有時,世事就是這麼巧、也這麼不巧。正以為暫時皆大歡喜的局面,被突來的組織調度攪亂一池春水。我接下新的客戶版圖,連帶必須管理新的團隊,而W,由於她能給予組織的時間不長,便被視為機動的人力,被規劃到緊急編制組別,支援多個大型專案。
那些專案,都有一個共通特性,事雜、人刁,難度不是一等一,煩度天下無敵。應付週而復始的細瑣雜務,並不是W的長項,也絕非她的志向。她原本只是動了惻隱之心,想要留下來幫助我無痛轉換,怎知最後都痛在自己身上。
我的狀況也沒好多少,困限在新的任務當中,分身乏術,看W一籌莫展、氣急敗壞的身影,我恨自己愛莫能助。
漸漸地,有些耳語傳出,有人認為我略施小惠,替公司「拐騙」了W,結果害人家騎虎難下。我不知道該如何因應和解釋這些以訛傳訛,或許自己也有點懷疑當初的起心動念,是否真如我想得純情端正?總之,沒過多久,W就再也不和我說話了。
遠遠地看到我,W會繞道而行。真躲不過狹路相逢的時候,W拿我當空氣。有次我終於忍不住叫喚了她的名字,她大聲地朝我哼了一聲,「我很忙。沒空。」
為什麼要和準備向我告別的部屬,講這個故事?最後大家總是會關心,那W之後怎麼樣了呢?她依照自己約定的時間離開,在海外完成了她的夢想,過得很好。只是,我們變成了再不交談、也不見面的陌生人。
「真正失去W的日子,的確難過痛苦得想死。而當我懷疑再也遇不上像W這麼好的人才,我卻不停地遇見了和W個性大相逕庭、能力卻旗鼓相當的夥伴,像你們。」我把故事的尾聲,停留在這個頓句。
每一次得力夥伴的離去,都讓我想起遠走的W,過去,我沒把去留的標尺握對,那麼,現在的每一刻,都是絕佳的練習機會。
我從中學習到,職場的去留,對於主事者而言,大可不必看成如喪考妣的得失、死生永不復見。我很喜歡鄒開蓮說過的一句話,「同仁離開了,就等於自己的人際網絡也跟著向外擴張,只要是好聚好散,日後都會變成四面八方的兄弟姊妹。」
不要為人事的異動過份虐心、糾結,相反的,期待舊有關係的暫時終結,會帶來新的連結,這不只是放飛對方,對自己也是一種重新振翅的起飛。除了W,我還碰過同一天團隊成員全數上遞辭呈,後聯一夕瓦解的窘境。
我以為,我會死得很難看,結果,我活下來了。職場存活的關鍵,往往不是你有多大的團隊可以依賴,而是你有多信賴自己的能耐。
此外,處理去留,可以真情流露,切莫感情用事。當去留的理由,牽涉到人生與家庭規劃,我提醒自己,放下投射者的雞婆心態,不用去替對方分析,怎麼選擇比較好;也別犯情勒的天條,把交情當成武器。而是盡可能地全心傾聽,對方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選擇,同理他的選擇,尊重他有選擇。
被下屬fire的氣度,是難捨亦能捨,更要當捨則捨。若把職場視為江湖,我一直很喜歡金庸替楊過寫的一句話:「今番良晤,豪興不淺,他日江湖相逢,再當杯酒言歡。」
儘管就此別過,也能抱持再見於江湖的寄盼和灑脫。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