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散浮生 (上)

2023/08/06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們像海鷗之與波濤似的:認識了,走近了。海鷗飛去,波濤滾滾地流開;我們也分別了。」–泰戈爾

緣起

佳安在家中是么女,也是家中唯一的女孩,她上面有三個兄長。佳輝是佳安的小哥跟佳安只差一歲。佳輝覺得照顧佳安是他的責任,從小兄妹倆就形影不離。

上中學後,佳輝跟班上的青雲走得很近,於是佳輝、佳安、青雲變成一個三人小團體。三人一起讀書、上網咖、遊玩到上大學。佳安大二那年,小哥交了女朋友,這三人小組在一起的機會就越來越少,佳安有時會想念三人在一起的時光。

有一次,佳安在公館逛書店遇到青雲,吃飯時間到了,青雲就說:「佳安,你有時間嗎?我們一起吃個飯吧。自從你小哥談戀愛後,我們好久沒聚了。」

佳安回:「好啊,我的感覺跟你一樣。小哥簡直就是重色輕友。哼!」佳安的不滿全寫在臉上。

青雲並無手足,而且父母走得早,對佳輝與佳安就當成自己兄妹,於是像哥哥哄妹妹般對佳安說:「好啦好啦,就讓我這隻單身狗請你去吃好吃的吧。」

那次以後,青雲偶而會約佳安見面,交換彼此在學校的趣事。青雲讀商學,佳安讀文學,他們的聚會對兩個人都是一種新鮮,也可以交換彼此所學。佳安遇到困擾,也會跟青雲討論。佳安會有青雲變成小哥的錯覺。

青雲畢業後服役,佳安順利當上空姐。服役期間,佳安和青雲沒再見面了。退伍後,某次佳輝約青雲見面,佳輝帶上女友春瑜,佳安剛好沒有飛,就去湊熱鬧。

自四人聚會後,青雲有空,佳安沒有飛,青雲偶而約佳安吃飯看電影之類的。兩人始終以兄妹般的情誼相處。

隨心

漸漸的,青雲的事業起飛,活躍於商界社交圈。佳輝與春瑜愛情修成正果,展開兩人世界的婚姻生活。佳安在天上飛著,著陸的時候,青雲會找她參與他的社交活動。兩個單身的人,可以很自由的想去哪玩,就去哪玩。

好幾次,佳安想問青雲有沒有女朋友,但始終沒開口。她這種矛盾的心情源自於自己也搞不清楚她希望青雲給她什麼樣的答案。同時佳安覺得這種沒有負擔的偽兄妹關係,很適合眼前的空服生涯。

青雲在職場上衝刺,間歇佳安扮演他社交場合上的稱職女伴,對他來說已經足夠,所以也從不問佳安相同的問題。

就這樣幾年,青雲順利升到管理階層,佳安依然在飛。一個秋高氣爽的週末,青雲邀佳安吃晚飯,飯後開車上陽明山看星星。

車上兩個人聊著彼此的生活。青雲忽然問:「妳打算飛到什麼時候啊?會想要落地轉地勤,或是轉換職業嗎?」

佳安不是沒想過這個問題,但當初會選擇這份工作除了不錯的薪資外,她是希望藉著工作看盡這個世界,這也是大部分空服人員會選擇這份工作的原因之一。

這份職業,如果要落到婚姻裡,除非另一半非常支持與配合,要不然她很難想像未來生兒育女要如何安排照應。但眼前,她沒有遇到這個人。

佳安沉默了半餉:「我還沒有打算下來耶,我還沒看夠這個世界呢。」

青雲接著說:「妳一直飛來飛去,怎麼交男朋友呢?妳不打算結婚了嗎?」青雲說話的語氣像極了小哥。

佳安終於逮到機會,於是問:「那你還不是,你有女朋友了嗎?怎麼先來說我了呢。」佳安和青雲的互動方式,跟小哥佳輝很像,常常鬥嘴。

青雲回:「奇怪,是我先問妳的,怎麼你反過來問我呢。我跟你不一樣,我是男生。」

佳安故意提高聲音說:「哇,你這是歧視嗎?男女有什麼不一樣,沒有結婚就沒有結婚,還分性別年齡喔。」其實,佳安不是不知道青雲指的是適婚年齡在女性與男性之間的差別,光生育年齡就是很重要的考量。只是佳安不想在口頭上讓步。他們就你一言我一語的嬉鬧著,誰也沒有給對方答案。

鬧了一陣以後,青雲以戲謔的口吻說:「那我們要不要來學連續劇的劇情,如果我到四十歲時,妳也還沒有結婚,我們就湊合一下。」語畢,兩個人相視大笑。(待續)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124會員
90內容數
人世間最無法抵擋的是時間,時間不斷的前進,微小的我們僅能以文字記錄那些過往的「時光」。美好或悲傷都是生命的印記。寫作是一種表達,一種分享,甚或是嘗試記錄那些漸漸逝去,但值得記憶的人事物。[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