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天晴的生活札記】好像該蹭一下教育部的超派茶碗蒸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前情提要:教育部拍了一部優質好廣告。鼓勵各位去看,好評推推!



  屁話姑且不說。


  身為一個小說家,遇到「你還在玩那些尪仔喔」的情況根本是家常便飯,見怪不怪。


  大概是從國中開始,我老媽知道我喜歡寫小說,就三不五時愛在那邊說一些「還是要找一個穩定的工作」、「寫小說只能當副業啦」之類的話。


  隨著年紀漸長,我老媽似乎發現我越來越有不務正業的跡象,於是她趕緊加大力度,變成「你不要常常想那些有的沒的」、「安分一點找個工作比較實際啦」。


  可惜我根本不甩她。


  時間久了,也不知道她現在是看破還是心死,總之已經呈現一個好像有話想說,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一言難盡不如不說的態度。


  「你吼,唉……」


  由此可見,語言能力真的是會隨著年紀而下降的,大家一定要多關心身邊的老年人。



  屁話姑且不說。雖然這句話剛剛已經說過了。


  一開始我既不知道這部廣告,也不知道引發什麼爭議,是聽我老婆簡單口述後才去查了一下資料。但即便只用聽的,當下的我還是冒出一種「都已經2023年了怎麼還拍得出這種機八東西」的微妙感。


  就像是現在有人跟你說,要寫一部出生於小村莊,充滿正義感的勇者經過努力奮鬥,在路途中結識夥伴並一起打敗邪惡魔王的故事,而且勇者的設定是一個正直又熱血的優質少年,偶爾會偷看女主角洗澡然後噴鼻血,還會綜藝摔。


  幹,這是什麼古文觀止裡面走出來的原始人嗎?


  都已經什麼年代了,怎麼還會覺得這種劇本可行啊?


  不過,我在網路上看到的討論,大部分都在靠邀廣告裡透露出的次文化歧視,以及因為結婚就必須犧牲個人愛好,最後失去自我的可悲觀念。


  對我來說,這些都不是這部影片最爛的地方。


  比那些更爛的,是這個阿嬤和媽媽,明明都已經做出侵占罪的犯罪事實,竟然還能擺出一副沾沾自喜,覺得自己很棒的茶碗蒸嘴臉,壓根就是一副「唉呀不得了我怎麼會這麼優秀呢」的啟智操作。


  哇靠咧,犯罪還不知道低頭裝沒事,自己跑來嘻皮笑臉,不扁你要扁誰?


  這種愚蠢又不自知還愛到處顯擺,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有多低能的模樣,完全就是台灣中高年齡層無能老人的最佳寫照。


  開口閉口就喜歡靠邀「現在年輕人怎樣怎樣」、「我們那個年代怎樣怎樣」殊不知自己在同年齡層裡,也不過只是一條魯蛇,現在變成是比較老的老魯蛇。


  老魯蛇們唯一的用處,就是拿那根沒什麼用的手指指著別人,以撫慰自己軟弱的自尊心。


  悲哀的是,寫出這種內容很鬼扯,但會覺得這種內容很優質,可以當成廣告來投放的也很鬼扯。


  能夠採納這部廣告,想必這也代表當今掌權年齡層的喜好吧?



  這跟黨派無關,純粹是一場日積月累的歷史共業。正是因為虛偽又無腦的社會文化,才會出現這種「理所當然」的思維,認為「家長本來就應該要為孩子犧牲興趣」、「父母本來就可以私自拿走小孩的錢」。


  你本來就應該這樣、應該那樣……


  最可笑的是,會說這句話的人,往往都是拿來要求別人,而不是提醒自己。


  凡事都希望別人來配合自己,這叫什麼?


  這就叫巨嬰。



  回頭看去,這一整篇好像都在幹譙。為什麼會這樣啊?


  沒辦法,因為今天這篇文章……


  超派!




  以下是我的社群媒體,歡迎動動你可愛的手指,留下回覆及追蹤唷!


  我的粉專:顧天晴的小日光部屋

  我的噗浪

  我的方格子專欄

  我的鏡文學專欄

  我的Penana

顧天晴
顧天晴
顧天晴,也可以叫我阿栗。 一名小說家兼評文人,之前在巴哈姆特替網友評論文章,現在也開始撰寫書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