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費限定文章
等不到最終列車的《鐵道員》:根室本線幾寅車站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維繫著地方交通的鐵道一直以來都是電影中的重要元素,其中由演員高倉健主演的電影《鐵道員》以剛毅中帶著溫柔的老站長形象深植人心,至今仍是鐵道電影中相當經典的作品。為了前往這部電影的拍攝地朝聖,這次的北海道旅行我特地安排前往電影中的幌舞車站──精確一點,也就是現實中的幾寅車站。

作為電影取景地點的幾寅車站內部展示許多電影相關文物,讓影迷可以前來朝聖

作為電影取景地點的幾寅車站內部展示許多電影相關文物,讓影迷可以前來朝聖

鐵道員的故事舞台

《鐵道員》故事舞台是一座因為礦業沒落,即將面臨廢線的幌舞線終點──幌舞車站。在這裡有遠從九州前來打拼的礦工,有生意日漸淡薄的站前食堂老闆,也有經歷日本國鐵工運罷工、卻仍堅持發車載送畢業生前往新人生的鐵道員。劇情透過老站長的視角真實反映了北海道這片土地上因為鐵道而發生的人生故事(延伸閱讀:不只有哈密瓜─邁向終焉的夕張線)。在這麼寂寞的車站,幌舞站的老站長仍是一絲不苟地完成他的工作,即便在家人相繼因病過世時仍堅守崗位,最後以鐵道員的身分孤老一生。演員高倉健將傳統男性職人表面上剛毅,實則隱藏內心愧疚的情緒表現地十分揪心,深獲不少影迷的好評。

電影中的幌舞車站拍攝地點位於南富良野町的幾寅車站,和電影中作為支線鐵道終點站的設定不同,車站所在的根室本線是明治時代聯絡旭川與釧路兩座大市鎮的幹線鐵道。車站至今仍維持電影中木造車站的外觀,站內的辦公室則規畫作為電影的展示空間,除了完整保留站長每天在日誌上寫下「沒有異狀」的辦公桌、加熱暖呼呼飲料的暖爐,還有展示電影劇照、戲服等等文物。劇中即將隨鐵道員們退休的老車則如台詞所盼望地被真實擺在車站的右前方保存,這輛車雖然披著キハ12形柴油客車的外觀,但其實是JR北海道特地為了電影將一輛キハ40系柴油客車拉皮改造而來。除了朝聖電影場景之外,車站周邊還有金山湖等豐富的自然資源,成為不少都市人前來露營避暑或是冬季滑雪的觀光地。然而,現實中的幾寅車站卻即將和幌舞車站一樣走入歷史當中。


等不到最終列車的幾寅車站

根室本線雖然貴為聯絡道央與道東的幹線鐵道,但1981年從南千歲到新得的石勝線通車後,往來札幌與釧路之間的城際列車里程大幅縮短40公里以上,不再需要經由富良野穿越日高山脈。從札幌方向來的一般遊客頂多坐火車到富良野,富良野到新得間的經營狀況不斷惡化,疫情之前的平均每日搭乘人次就已低於百人。2016年颱風過境後更是對當地鐵道經營的嚴重打擊,災後JR北海道僅恢復了富良野到金山湖畔的東鹿越車站間鐵道運行,經由幾寅車站的東鹿越到新得間鐵道則改以代行巴士運輸,這時開始就再也沒辦法搭火車造訪這個鐵道員的舞台。

颱風重創當地鐵道,至今仍無法恢復行駛(來源:JR北海道)

颱風重創當地鐵道,至今仍無法恢復行駛(來源:JR北海道)

由於利用這段鐵道的乘客稀少,加上JR北海道本身虧損嚴重,根本毫無誘因修復這段鐵道。在與地方僵持了好幾年後,JR北海道總算與地方達成協議自2024年4月起廢止富良野到新得間的鐵道及代行巴士運輸,改以出資方式將運輸責任轉移給地方政府。電影中的鐵道員在生涯的最後倒臥在雪中等待除雪列車來到,在鐵道廢線前鞠躬盡瘁的畫面令我震撼不已。然而現實中的幾寅車站卻等不到最後的一班火車,就此隨著鐵道廢線而消失。

站長女兒雪子向站長問道鐵道廢線之後會怎麼樣,站長感傷地說一轉眼車站和鐵道就變成鐵道建設前的荒野,在人們的記憶中消失。但女兒卻對父親說:那些幸福的回憶是不會消失的。不論是前往大都市發展的年輕人,或是來礦坑打拼的礦工,或許就像雪子所說的,這些與鐵道發生的故事不會消失,會繼續由人們傳述下去吧!

從富良野出發的列車只能行駛到東鹿越為止,在廢線前無法繼續前行至幾寅車站

從富良野出發的列車只能行駛到東鹿越為止,在廢線前無法繼續前行至幾寅車站

追記:送別根室本線的取材紀錄

JR北海道在2023年3月底正式向日本政府提出了富良野至新得間鐵道路線的廢線申請,預計自2024年4月1日起結束這段81.7公里長的鐵道運輸營業。雖然看似路線相當長,但因2016年獅子山颱風的侵襲,造成幾寅車站西側鐵橋、落合車站周邊受土石流嚴重破壞,至今僅剩富良野至東鹿越間40.2公里尚存鐵道服務。鐵道服務區間內的車站包含布部、山部、下金山、金山及東鹿越等5站,沿線除了橫越富良野盆地的田園風光外,金山至東鹿越間則會經過由金山水壩形成的金山湖;代行巴士服務區間內則包含幾寅、落合與石勝線交會的新得站,路線跨越日高山脈上的狩勝峠,雖說是鐵道運轉的最大地形障礙,但也擁有相當壯觀的登山鐵路車窗風景。

金山湖的山色是個不錯的攝影地點(攝影座標:43.157814, 142.491868)

金山湖的山色是個不錯的攝影地點(攝影座標:43.157814, 142.491868)

這段根室本線全線皆為單線非電氣化,現存鐵道段的車站在過去都具有列車交會功能,甚至還有第一級產業製品的貨運服務,例如下金山車站的東京大學演習林軌道、東鹿越車站後方的石灰石礦場等。不過在產業沒落與運輸型態轉變之下,貨運服務早在20世紀末期結束,至今僅剩山部、金山、東鹿越還保有列車交會功能,然而由於班次稀少,目前的時刻表並沒有安排列車在此段進行交會。因此若要追車拍攝,除了利用當地公車之外,租車自駕會是較為建議的選項,以金山湖來說從新千歲機場開車大約需要1.5小時的時間。

這趟攝影行程在北海道已是秋末冬初的季節轉換時節,滿山紅黃交錯的景色是不可錯過的元素。金山湖附近的攝影點包括露營場與鐵橋,雖然構圖時車輛在畫面佔的比例偏小,但可將水庫的湖光山色一同考量進來。山部車站南方的農路邊則可以將路線邊的落羽松和遠方的蘆別岳納入照片中,幸運的話甚至可在泛黃的落羽松的季節遇上積雪的蘆別岳。布部車站的月台上則有一棵銀杏樹,在晴空下黃得十分漂亮,即使是在站內構圖也是不錯的選擇。

午後的上行列車通過金山湖上的橋樑(攝影座標:43.141104,142.477920)

午後的上行列車通過金山湖上的橋樑(攝影座標:43.141104,142.477920)

整排的落羽松加上蘆別岳,剛好來的還是國鐵色復刻塗裝的普通車(攝影座標:43.226037,142.371707)

整排的落羽松加上蘆別岳,剛好來的還是國鐵色復刻塗裝的普通車(攝影座標:43.226037,142.371707)

布部車站的銀杏迎來根室本線富良野新得段最後的秋天

布部車站的銀杏迎來根室本線富良野新得段最後的秋天


探訪時間:2023.11.
完稿時間:2023.11.
本文同步發布於時光土場Blogger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2562 字、0 則留言,僅發佈於追尋日本國鐵時代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31會員
119內容數
隨著日本進入令和時代,日本國鐵分拆民營化已超過三十年的歲月。這段期間不少國鐵時代的路線與車輛一一退場,成為我這個平成人類未曾參與到的旅行經驗。透過一次又一次的日本旅行,我希望能在旅途中回味那些逝去的鐵道元素,抓住過去的鐵道風景。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