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味道

2023/11/16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唐代牛僧孺的《玄怪錄》第一篇《杜子春》是一個名篇,日本作家芥川龍之介改寫過。不過我不喜歡芥川龍之介改寫的,通俗點說,芥川上了一點價值。而原篇究竟想講什麼,其實是說不清楚的。但恰恰是因為說不清楚,所以多了讓人可以反復咀嚼的味道。而芥川龍之介直接給出一個價值,看完了也就看完了。即便有所觸動,也是價值讓人觸動,卻失去了這篇迷人的小說應該有的趣味。


這篇小說說什麼呢。說的是周隋之際的時候,有一個叫杜子春的人,是一個家道中落的落魄子弟,但是呢,吃喝玩樂,毫不節制。直到身無分文,親戚誰也不肯幫忙的地步。有一天他在街上走投無路而長歎的時候,遇到一個老人。老人問了他的情況,說你現在需要多少錢就能夠生活。杜子春說三五萬就行了。老人說不夠,於是杜子春說十萬吧,老人說不夠,杜於是說那就百萬。老人依舊說不夠,杜說三百萬呢,老人點點頭說應該差不多,於是讓他次日去某處取錢。

次日杜子春取到了錢,錢到手,自然又不愛惜起來,繼續揮霍,沒多久,錢就花完了,杜又流落街頭,有意思的是,他又遇見了那個老頭。

老頭說就知道你不夠,我再幫你一點。杜子春不好意思,但老頭很堅持。於是杜子春又拿了老頭千萬。但這次和上次一樣,一開始覺得要重新振作,但沒多久又開始肆意玩樂,很快,又把錢給揮霍乾淨。杜子春再次流落街頭,這次,他又遇見了那個老頭。

老頭說,沒事,再幫你一次。這次杜子春真的被感動到了,他賭咒發誓,說這次要拿到錢,他會去做好事,去幫助孤寡婦孺,恢復人間的道德。等事成之後,我去你那裡,聽你吩咐。這次,他拿了三千萬。不過這次杜子春沒有揮霍,他確實拿錢做了很多好事,幾年後,他按約定去某處找老人。

老人原來是一個道人,正在修仙。他讓杜子春吃下一些丹藥,然後請他幫他坐下,對他說,接下來你所見到的東西都是幻像,但無論你遭受什麼樣的折磨和打擊,都請你不要為之所動,也不要開口說話。然後老頭飄然而去,留杜子春一人靜坐。

接下啦,確實是一番苦行錄,杜子春忍受了恐嚇,毆打,甚至被殺害了性命,魂魄被帶入地獄,於是“熔銅、鐵杖、碓搗、磑磨、火坑、鑊湯、刀山、劍林之苦,無不備嘗”。但他都忍受下來,沒有開口。後來閻王判他轉世,但命投做女人。杜子春這一番為人,從小到大,吃盡苦頭,就是不肯開口,等長大了,長成一個漂亮的女子,但因為不開口所以大家都以為她是一個啞巴。她也受盡了親屬的欺負甚至玩褻。後來,她嫁給一個進士,本來進士想娶她的時候,她家還因為女兒是一個啞巴而拒絕。但進士愛慕她的容顏所以堅持。婚後數年,兩人感情非常的好,生了小孩。有一天,進士抱著孩子和她聊天,她都不言。進士生氣了認為是瞧不起他,說自己好歹是一個大丈夫,哪裡有被老婆鄙視的道理。越說越氣,把氣撒到孩子身上,抓住孩子的腳往石頭上摔,頓時血漿四濺。這一霎那,杜子春忍不住了,忘了與老頭之約。大叫了一聲。

聲音未斷,杜子春便突然醒來,發現自己還坐在原處。老人就在眼前,氣的罵了一句,笨蛋誤了我的事了。但之後,老頭對杜子春說,喜怒哀樂那麼多東西,你都能不在乎,唯獨在愛上面,還是在乎啊。如果你忍住不叫,我的藥就成了,你我皆可以成仙,現在功虧一簣。但是呢,仙還是可以重修,而你呢,也能見容於這個世上,大家各自努力吧。於是讓杜子春走人,兩人後來再未見面。

芥川龍之介結尾的部分,是說在地獄裡折磨杜子春的父母,杜才忍不住大叫一聲。醒來後,老頭說,雖然藥是練不成了,但你要是這也忍住的話,我都忍不住要弄死你。

牛僧孺做過唐朝的宰相,從小就文采出眾,所以《玄怪錄》寫的極為精彩。我小時候看這類文章,有自己的喜好,對蒲松齡的《聊齋志異》就感覺一般般,覺得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遠好過蒲松齡。如今看牛僧孺的《玄怪錄》,讀了幾篇,覺得又在《閱微草堂》之上。這類小說,好看在匪夷所思上,所謂匪夷所思,當然不僅僅是對妖魔鬼怪的想像。而是故事的起承轉合上有沒有出人意料的地方。其次,便是從中究竟透露出什麼樣的態度與思考。具備不具備所謂的開放性。也就是有沒有有所啟發或耐人尋味的地方。就像食物一樣,普通的東西往往就是一個味道,刻板且單純的。而稍微好一點味道是複合的。但真正高級的味道卻是看似簡單的,但又若有似無的。普通的東西會讓人感到滿足,但超乎普通的東西往往會讓人感到悵然若失。周星馳電影裡,所謂的黯然銷魂飯。你以為就是這個套路,但卻在不注意的時候,心靈被痛痛的一擊。牛逼的是,這種超乎尋常的刺激必然又是從最尋常的東西中獲得。

至於這個故事講什麼呢,我的理解是。我們的傳統,一直是講得與舍的。其中得講的是方法,舍則講心態了。舍並非不得。得也並非不舍

故事裡的杜子春是一個捨得下的人。他自己的家產敗光,拿人家的錢也是一而再沒有當回事。最後一筆錢,他也是拿去做慈善了。他不在乎。老頭看中的應該就是這個品質,叫我說,有點混不吝。這種混不吝的性格,也忍受得下去各種悲歡離合,痛苦折磨。都能忍受下去的話,可能就有所大成了,也就是所謂的升仙得道——捨下去還是為了得。最後呢,杜子春還是為了自己骨肉而不忍大喊一聲,終歸在人間還是捨不得的情感。老人口裡所謂的“愛“。也就是”人味“吧,不能升仙,居然是因為還有”人味“。至於這個修道的人,應該也是好不容易找到杜子春這樣的一個混不吝的主子,下了很大的本錢,目前也是借他的特質。目的也是為了自己的成仙。成仙是不是杜子春的目標呢,我看也未必。最後功虧一簣,老人也是氣失態了,他罵了一句笨蛋壞事。這一句破口大駡和杜子春看孩子死於非命大叫何嘗不成為對比。老人恨在不得,杜子村不忍在不舍。

但最後,老人也是恢復了心態,江湖從此各走一邊。畢竟我愛神仙,你愛人間。

世上的事情,太多無常。有時候你覺得無非如此,各安天命,有時候你又覺得為之神傷,十分不忍。忍不住就會叫一聲。

空谷餘音,嫋嫋不絕。但走來過往,熙熙攘攘,無動於衷,乃是常態。這篇小說最後一句:行至雲台峰,絕無人跡,歎恨而歸。

不歎不恨,哪裡還有人味啊。

許億
許億
許億是一個江蘇人,中年胖子,地產從業者,沒有上過什麼學,倒是看過許多書。愛好吃喝玩樂,閒談八卦。出過幾本閒書,萬幸在大陸賣的還算不錯。有一本叫《舊時光的味道》,有一本叫《本來生活多趣味》,還有一些,爛在文檔裡,消失在時光中,叫做情懷,你懂的,無處可說,無法言表,只好逮住地方就絮絮叨叨!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