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站的不是蘇格拉底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在旅程中,上廁所是件需要有安全感的事情。開車上路,加油站是提供這樣安全感的地方。可以加油,可以解放。今天我要說一個加油站不是蘇格拉底的「講道理」。

在德國加油都是自己來。開車到站,依據要加什麼油選擇進什麼車道。停車。下車拿油槍加油。記住油槍號碼。走到加油站兼小超市的櫃台報號碼並付錢。這是加油的一套流程。但到加油站上廁所,就有數種形式了。

有一種是從很久以前就有的,得先到櫃台跟服務人員拿鑰匙,通常會綁著一個很誇張的鑰匙頭。這種形式的廁所通常在「外面」,用鑰匙開門上廁所後,當然要記得把鑰匙還回櫃台。我猜,這是誇張鑰匙頭存在之必要。另一種是由清潔公司專業化的經營。這裡就跳脫人與人的接觸,以「匿名」的投幣形式進行。費用從70cent到1歐元都有。在推開垂直的旋轉門前,機器會吐出一張50cent的兌換券,用在特定商店。還有一種是設置在小超市裡,有清楚的標示,不必付費也不必拿鑰匙,直接進去。這種顯眼與充分的「服務」作風,讓人好感動。尤其設備新穎,看來是新開張,目前數量有限。

我總覺得上廁所是件私密的事情,如果可以,盡量不必在緊張的時候來討論。不過,就在我們有一回,在半夜經過加油站時......

那天有點兒晚了,要趕達的住宿點還有段距離。在被麥田與小山丘圍繞的鄉道夜晚,一片黑暗中看見亮著燈光的加油站,心底自然泛起了終於的安全感。可以加油,可以解放。

工頭加油時,我先去跟櫃台拿鑰匙。此時,櫃台的帥哥非常有禮貌地跟我非常無奈地說:「廁所已經打掃過,現在不能使用了。」

啊?還有這種事?我是第一次遇到。換成你,怎麼辦?人家都很禮貌滿臉笑容地,嗯!拒絕你了。該怎麼辦?

我滿心不甘願但又沒辦法地回到車上,把所有垃圾都清出來丟掉。從來沒這麼勤勞的我用這種方式來發洩。但是,我還是想上廁所啊!

後來工頭進去付帳了。我在車上等,好奇看他怎麼弄了這麼久。從大玻璃窗看進去,發現他在跟我招招手,旁邊兩個排隊的男生也笑笑地看著我。幹嘛呀?我心情不好,不想理他。結果他走過來拿著誇張的鑰匙頭跟我說:「去上廁所吧!」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可以?工頭說:「講道理啊!」

我好奇工頭跟他講了什麼道理。工頭仍舊一副理所當然地說:「講道理啊!」

離開前,我看見工頭細心地用擦手紙擦乾洗手盆與水龍頭上所有的水漬,確定到位後才去還鑰匙。我看見他們兩人都很有禮貌地、滿臉笑容地彼此祝福有個愉快的晚上。突然覺得,在一個可以講道理的地方,是有點兒慶幸,有點兒服氣,也可以放心的。

可以講道理,不是強調口才好,而是承諾的行為與互信的前提。

工頭在學校,嗯!會跟同學講道理。一次又一次,對每一個,不管是搗蛋還是真的問題,用所有他可以付出的時間。講道理,需要強大的體力、耐心與意志力。他常開自己的玩笑,說他是用口水淹死人。但是啊!在明知道不講道理的地方,誰願意這樣作呢?我常常因為失望,也是因為體力太差或無法等待,不客氣地挑戰他:講道理有什麼用?講完了還是一樣,什麼都不會變!

他跟我說啊:「學生很快就會長大,到了他四十歲時應該連我們的名字都不記得了。但是如果他能記得,在他長長的人生中有高中三年,只要三年,是可以講道理的。那就足夠了。」

講道理,是有用的。至少在不給廁所上的加油站。

講道理,我希望是有用的。在汗得建築工事,講道理是學習的日常。我期望,用理性解決事情的改變,會在這裡發生。

相片取自網路

相片取自網路

(寫於2019/06/04)

10會員
68內容數
只要把手伸出來,實際動手做,就能實實在在地存在於當下。 只要花時間,時間就會給你禮物,就建立過去與未來的連結。 用德國社會學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的話語來說, 就是:「用行動,愛世界!」 我相信,書寫就是一種行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