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女兒》Ep.154 小補帖:盧恩文字有多古老?德國人是諸神子裔?

2024/02/13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剛剛聽完歷史 Podcast《時間的女兒》Ep.154,這一集談的是納粹黨高層希姆萊 (Heinrich Himmler) 如何意淫日耳曼文化,過去談盧恩文字如何在近代變成一種神祕學,或魔法符號時,也提過極端民族主義者的影響。節目裡有些段落快速被帶過,覺得可惜,想補充一點資訊。

raw-image

符文最早不過 3 世紀嗎?

《時間的女兒》35:00 提到:

所以他又開始更進一步地考古,讓人去發現一種古老的日耳曼符文,然後讓專家證明,那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古老的文字,他們日耳曼祖先就是全世界最聰明的。實際上那種符文,明明是西元 3 世紀之後才出現,但祖先遺產學會硬生生多幫它加了 3000 歲。

異教人恰好去年有跟到一波盧恩文字新聞時事,刷新最古老盧恩銘文的一件出土文物;以最新的研究成果來說,盧恩文字的日期已經殼蟻推至 1 世紀,理由在之前的「2023 年度最古老盧恩銘文」中提過。

raw-image

節目接續著說:

希姆來從而打造出一個全新的文明建構理論。因為學界早已證明,人類的發展是由東往西,由南往北擴散的。…但納粹卻非要說文明,是由德意志為核心,往外擴散的。

然而,這件「目前最古老」的盧恩銘文確實並非於南方大陸的日耳曼民族所做,而是挪威,地名代表「北之道」的北方。

這代表日耳曼民族的發源地在南方嗎?大概不是,日耳曼語族 (Germanic languages) 歸類在印歐語系 (Indo-European languages) 之下,考古語言學上對印歐語系的移動歷史,有一定掌握,較可能是從亞洲向西遷徙而來。

不過,斯文格魯德盧恩石 (Svingerud runestone) 的確會影響「盧恩文字的起源」議題。主流的學說仍然主張盧恩文字從南往北傳,畢竟古老的拼音文字書寫文明幾乎都在地中海沿岸發跡,除非古日耳曼人完全獨立發明文字,但可能性極低。

日耳曼人有可能是北歐諸神的後代?

《時間的女兒》36:44 提到:

希姆萊還癡迷於神祕學,然後又自我演化出一套新的說法;他說北歐的眾神之父奧丁和雷神索爾等等諸神都是第一代的日耳曼人,擁有無邊的智慧和力量,奠定了他們文明的基礎。現在的日耳曼人,可都是神的子孫。

有趣的是,這個說法在撰寫北歐神話的斯諾里 (Snorri Sturluson) 那裡得到呼應;他執筆的《世界之圓》(Heimskringla) 第一部〈英格林格薩迦〉(Ynglinga saga) 紀錄古斯堪地那維亞的王室家族史時,祖上確實追溯到奧丁。

之前談藍牙的時候,提到藍芽哈拉爾德是奧丁的曾曾曾曾曾曾曾曾孫,典故也來自斯諾里的著作,再加上《翁爾松格薩迦》(Vǫlsunga saga) 當線索。後者是英雄傳說,前者是神話。

在〈英格林格薩迦〉,斯諾里刻意將《散文埃達》(Prose Edda) 中的諸神,以人類之姿重繪,第 2 章開頭:

Fyrir austan Tanakvísl í Asía var kallat Ásaland eða Ásaheimr, en höfuðborgin, er var í landinu, kölluðu þeir Ásgarð. En í borginni var höfðingi sá, er Óðinn var kallaðr; þar var blótstaðr mikill. Þat var þar siðr, at tólf hofgoðar váru œztir; skyldu þeir ráða fyrir blótum ok dómum manna í milli.
亞洲的東部,越過塔納克維斯河,有一處稱為阿薩蘭或阿薩海姆的地方,其首都名叫阿斯加德。首都的領袖喚作奧丁,城內有一重要祭祀聖所;根據當地習俗,設有十二位受人敬重的祭司,他們負責統籌祭祀活動,以及人們之間的裁判事務。
raw-image

可惜,希姆萊腦子不清楚,採取這樣的觀點無疑是參與褻瀆了自己深愛的古日耳曼信仰;斯諾里是基督徒,他筆下的神話與著作算是一種古北歐文創,諸神的人化、神話橋段的改編與世界觀設定等,多少為了迎合基督宗教口味。

找雷電符號殼蟻跟索爾拉關係嗎?

接續節目上一段:

為了證明這一點,希姆萊下令祖先遺產學會,要找到各地遺跡當中,有閃電打雷相關的圖樣,或者是雷神之鎚,以至於雷神本人,正在打雷的形象;他說,那種打出去的閃電,還不是普通雷電咧,是我們老祖宗研發的超級武器好嗎?

實際上,閃電打雷相關圖樣無關乎雷神索爾,至少在北歐神話的經典——《詩體埃達》(Poetic Edda)、《散文埃達》——關於索爾的描述,完全沒有在雷的;對付宿敵巨人時,索爾無一例外皆以單純簡潔的暴力搞定:鐵鎚往頭上敲下去。

raw-image

不過,「雷神」名號太過知名,掩蓋祂在維京時代,更具農業社會性質的神靈特徵。在神的名前加個「封號」,是現代人的習慣,為了方便好記;但是,對當時的人來說,索爾就是索爾,他是雷神、婚神、農神、戰神,早是人盡皆知。

甚至,索爾 (Þórr) 的名字也是一種轟鳴聲的比喻,正如奧丁 (Óðinn) 的名字意義為「瘋狂者/暴怒者」,都與神話寓意相匹配;索爾的轟鳴之姿來自他的人格特質,如豪傑爽朗,如武者強悍。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ᛏᛁᛋᛁᛣ᛫ᚢᚴ᛫ᚼᛁᚱᛅᛣ᛫ᛁᚴ᛫ᚼᛅᛁᛏᛁ᛫ᚢᛁᛏᛁᚢᛅᛣ᛬ᚢᛁᛚᚴᚢᛘᛁᚾ᛫ᛏᛁᛚ᛫ᚢᛁᛏᛁᚢᛅᚦᛁᚾᚴᚢᚯᛚᛣ(女士們、先生們,我是異教人,歡迎來到異教人議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