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分享]靈魂根源是什麼?凱龍星最深刻的創傷從何而來?

閱讀時間約 33 分鐘


前言


本篇是新開的身心靈系列,對於內容半信半疑也無妨,可以當作單純的小說來看,正文會用小說的筆法書寫故事。


這篇文會記錄我一年多前,與我的靈魂根源連接上,並且逐漸理解我凱龍星的傷痛從何而來的心路歷程。



一、什麼是靈魂根源?


對於目前大多數三次元地球人而言,靈魂根源通常是對應十二星座的純粹能量。(極少數的外來能量不在此限)


每個人的靈魂都是由複數的星座能量揉合而成,可以從出生時的星盤看出自己擁有哪些能量,但原則上都是由一個本命的星座能量作為主體,再加上其他星座能量,讓生命的能量變得較豐富、較有趣。通常看自己的星盤,太陽、上升、月亮內含的能量最有可能是本源能量,但當然凡事都可能有例外。


以我自己而言,我的本源能量是月亮雙子,但我的太陽處女、上升天蠍完全遮掩掉我的本質,只有極為親近的人才能得知我的真實性格。


但我的靈魂根源並不是雙子能量。


為什麼呢?因為創造鏈中間隔了一層。雙子在很久以前創造出我的靈魂根源,然後我的靈魂根源在因緣際會之下,修練到比雙子的能量更強大,強大到能夠創造、分離出新的靈魂,因此我的靈魂根源就等同是我靈魂意義上的母親,雙子算祖字輩的。


這關係挺亂,因為事實上在我的靈魂根源誕生前,從來沒發生過十二星座創造出的靈魂修練得比他們更強大的狀況。


照理來說,十二星座的資料庫應該會擁有所有靈魂的資料,但因為我的靈魂根源已經脫離十二星座的掌控,導致我們這一支的資料完全從缺,除非我們主動願意分享,否則十二星座的能量們不可能調到我們這一支的資料。



二、我的靈魂根源是怎樣的人?她經歷了什麼?


我的靈魂根源名字叫「美迪亞」。


她是個氣場極強,光靠一個睥睨的眼神就能讓人閉嘴,宛若女王一樣的人。


她會努力地修練,是因為在她印象最深的那一世,名為美迪亞的那一世,她跟一個男人有無數的糾葛。


她曾愛過對方,本已經有了婚約,但換來的是無止盡地背叛、控制與羞辱。當她因為被取消未婚妻資格,想徹底放棄對方時,對方卻又過來糾纏,讓她遲遲無法走出這段感情。不久後,美迪亞得知她的前未婚夫為了當上皇帝,竟然想殺害自己的父親。


在這一世結束時,美迪亞輸得一敗塗地,她被銬上鎖鏈成為階下囚,背負莫須有的罪名,被前未婚夫刑求數個月後咬舌自盡。而她的前未婚夫,儘管成功殺害自己的父親並成為皇帝,但並沒有達成他真正的目的,因此她的前未婚夫又開啟了新一次的輪迴,又把美迪亞拉入輪迴中──會擁有這樣的能力,是因為美迪亞的未婚夫本身就是較高次元的靈魂,他保留高次元的記憶降落到低次元,試圖在此找出進一步獲得更高次元能量的契機。


重複無數次的折磨。


美迪亞的未婚夫並沒有發現,其實她沒有失去記憶──因為美迪亞是這個輪迴世界中唯一一個直接被十二星座純粹能量創造出來的靈魂,意識比世界中其他的角色更高一階,這個高階意識的意外闖入,是美迪亞的未婚夫完全沒預料到的事──但這似乎不妨礙他的計畫進行,因為美迪亞在他的計畫中完全不重要,只是個可以隨意拋棄的棋子。


但他有查覺到,隨著一次次的「從頭開始」,只有美迪亞這個「角色」變得越來越不可控,越來越高深莫測。儘管每一次的最終結果,美迪亞都是淪為他的代罪羔羊,成為殺害皇帝的罪人,但他發現他必須花費更多的精神來策畫這些對他而言不太重要的事,令他的計畫大幅延緩。於是,他終於開始正視美迪亞這個女人。


極為可悲的是,美迪亞在每一世,都還是會愛上她的未婚夫。


她想過無數次,她應該要去找其他男人,避免再跟這個男人扯上關聯,但這事由不得她,因為她的身分極為特殊,是作為代罪羔羊的最佳棋子。


因此每一次重來,她都必須體驗未婚夫再次追求她,她又一次內心淪陷,懷抱著「這次或許會不一樣」的期盼,最終又再次被拋棄,並且被冠上殺害皇帝的莫須有罪名,踏上斷頭台。


重複了數百次,一次次地修正,美迪亞早已認清自己是個不被愛的人。在這個輪迴世界中,她有一對過度嚴厲只在乎權勢的父母,與只想讓她背鍋的未婚夫,而且她完全無法逃脫,死亡根本不代表終點,她頂多能獲得極為短暫的休憩,便馬上又被捲入下一次輪迴。


終於,她崩壞了。


美迪亞開始學習她的未婚夫的行徑,成為一個殘暴、毫無人性的人。


而這個轉變,竟然讓他的未婚夫眼神為之一亮。


儘管他無法理解,為什麼一個普普通通的「角色」在輪迴這麼多次,會有這麼大的轉變?莫非是BUG?


如果是BUG,那這個BUG可真有趣。


美迪亞的未婚夫當下是這麼想的。他帶著一種戲謔、戲耍的心情,再次以幼童的身軀追求年紀尚幼的美迪亞。禮貌的舉止、恬淡的態度,遠比同年齡人都更加沉穩的他,總能在每一世輕易獲得美迪亞的芳心。


除了這一世以外。


當他發覺美迪亞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不再是過去那一再頂著羞紅而懊惱的表情時,他差點把持不住自己的表情。


他差點就要驚喜地笑出來了。


以前的他,一次次地重複同樣的橋段,一次次地看見相同的場景,對於這些過場都感到無趣至極。


為什麼會不一樣?


儘管這一次美迪亞依然答應了他的邀約,也順理成章地成為他的未婚妻,但他總覺得有哪裡不一樣了。


美迪亞竟然有了一個心腹,不僅是個男性,還是個對她異常忠誠,有愛慕之意的男性。


為什麼?怎麼會這樣?


儘管未婚夫的身分不會改變,但莫名出現的變因使美迪亞的未婚夫產生巨大的不安,以及他發現自己湧現出一股從未在這世界中產生的情緒。


──忌妒。


我?對這些低次元的靈魂?忌妒?


可笑至極!


在此之後,美迪亞的未婚夫一次次地警告美迪亞,不要有其他的心思。


美迪亞暗中嗤笑,與未婚夫糾纏一番後,前所未有地感覺到自己竟如此可悲。


在同個世界輪迴數百次,這是唯一一次她對未婚夫不忠。


但卻是未婚夫對她投以最多眼神的一世。


她已經下定決心,這一世她不再愛了,她要向她的未婚夫復仇──但她手中沒有任何未婚夫的把柄。她不知道對於這個沒血沒淚,連自己父親都膽敢殺害的男人,究竟圖的是什麼?究竟什麼才能讓他動搖?他到底在乎什麼?


在這一世中,美迪亞才得知,原來她的未婚夫是妄圖成神的瘋子。


成神?這算得上弱點嗎?而且──假使成神是他的最終目的,表示這幾百次的輪迴,沒有一次達成他的目的吧?


還有其他方法嗎?這個瘋子還有其他弱點嗎?


因此她不斷地測試,不斷增強自己的實力與手中的籌碼,不斷在尋找未婚夫的弱點,但遲遲都找不到。


繞了一大圈,她意外的發現一件事。


她竟然成為未婚夫最大的弱點了。


她的未婚夫,在這一世,竟然愛上她了。


她除了笑以外,還能做什麼?


但她很清楚,自己的大笑聲中,不帶有任何一絲喜悅之情。


最後,在這一世中,美迪亞總算贏了。


她成功讓未婚夫徹底栽在她手中,也因如此,她的未婚夫宛如驚弓之鳥般,逃離了世界,徹底結束這個不斷輪迴的世界,美迪亞的靈魂也總算獲得了解放。


回歸到一片虛無中的美迪亞感到異常空虛。


她發現自己失去了目標,不知該做什麼才好。


隨後,她察覺到自己的能量似乎比進入輪迴世界前強大許多,她就想──不如,來修練好了?說不定有機會成為那什勞子的神?


她對於成神這件事興致缺缺,原本是想奪取未婚夫的願望來完成,完成後再去對方面前耀武揚威,看看未婚夫咬牙切齒的模樣──但她發現她的未婚夫早就不知道躲哪去了,於是她對於成神這件事就越發覺得無聊。


無聊歸無聊,她依然秉持著「武裝好自己才能以不變應萬變」的信念,閒著沒事就修練。結果因為天生就有雙子能量的悟性,又有後天的勤奮努力,美迪亞在虛無中練著練著,不知不覺就練到超越未婚夫的程度,只是因為完全沒相見,美迪亞對於此事一無所知。


就這樣龜著龜著,練著練著,美迪亞回過神,才察覺到自己已經很久沒有跟人聊天了。她在虛無中晃來晃去,發現自己完全找不到重新踏入世界的入口,而且也沒有任何能夠交流的生命存在,她有些朦了。似乎在她修練的這段期間,她轉移到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區域。


怎麼辦?在不斷重複輪迴的世界之後,難道要獨自一輩子待在黑暗中?


『妳是誰?』


然後,美迪亞接收到了一個訊息。和過往接收「聲音」的感覺不同,這個訊息似乎是直接傳遞到她的靈魂中,成為她短暫的一抹記憶。


「你又是誰?這裡是哪裡?」美迪亞不會用那種方式傳遞訊息,只能用她習慣的方式口說。一陣沉默後,她感覺到自己的靈魂緩緩地受到部份控制,但不帶有惡意,更像是在──引導?引導她用相同的方式溝通?


『再一次。』


美迪亞反覆練習了很多次,才終於學會如何直接透過意識溝通,她再一次發問:『你是誰?這裡是哪裡?』


但對方沒有回答她的意思,只是說道:『妳不該在這裡。』


『我……迷路了。』美迪亞不斷感知著她周遭的空間,但她感知不到任何存在,百思不得其解。


『我知道。』那個「聲音」淡淡地說:『因為妳無法理解,所以妳不該出現在這裡。』


『這裡是哪裡?』


『十八次元。』


『什麼……意思?很抱歉,我不太能明白。』


那個存在再次沉默,似乎是在探查她的訊息,不久後說:『妳原本是作為五次元的靈魂降生,隸屬於雙子的分支。前一次是進入二次元的世界,和八次元的靈魂有異常的糾葛。在經歷完那個世界後,妳的能量進化到七次元,隨後自己提升到十八次元的層級,在這之間沒有接觸任何靈魂,只是不斷自我問答與自我學習……無法理解的存在。』


美迪亞聽得一知半解,但重點關鍵詞她有捕捉到,她瞪大雙眼:『所以我現在已經變得比■■■■更強了嗎?』


存在想了會兒,才意會到美迪亞是在說那個八次元的靈魂,『是。』


『你能告訴我他在哪嗎?』美迪亞急切地問。


『有必要嗎?』


美迪亞愣住。


她的仇已經報完,對方嚇得落荒而逃,現在的她也早已經不會再受到對方擺布。


『的確……沒必要。但……我不知道現在的我該做什麼。』


『妳得自己找到答案。』對於美迪亞的茫然,存在十分平靜地回答,從一而終,不帶絲毫情緒。


美迪亞思考了許久,才忽然反應過來,跟她聊天的這個人自始至終都沒有透漏自己的訊息,而且她好像也忘了自我介紹。然而,在靈魂狀態下的她,早已想起自己還有許多世的記憶,如果只算待過的世界數量,她其實當人類的次數更少。因此她發現,該怎麼自我介紹還真是個難題。


『我是……上一世的名字是美迪亞,請問您是?』


『用二次元世界的名字嗎……那麼,對於那個世界而言,我是「神」。』


聞言,美迪亞猝不及防地愣住。


她從未想過自己會見到真正的神。她也對此毫無懷疑,不知為何,她無法對這個存在產生任何的質疑。


『那我想知道,為何──』


存在已經透過美迪亞腦中閃過的無數記憶意會到她想問的話,率先打斷:『那個世界中的一切都和我無關。』


美迪亞啞然。


『妳會擁有這些疑問,是因為妳不是天生誕生在這個次元中,儘管擁有十八次元的能量,卻很無知。』存在淡淡地說:『我現在將五次元到十八次元對應的能力知識給妳,不要掙扎。』


美迪亞還來不及回應,便感受到自己的靈魂一瞬間被撐到接近炸裂──當然,這只是錯覺。


大量的知識如同海嘯般不斷襲來,儘管早已沒有肉體,美迪亞還是感覺到極度的噁心與暈眩,過於大量的資訊她完全無暇接收。存在似乎也知道美迪亞一時半刻根本不可能消化得了這麼大量的資訊,傳送完資料便消失無蹤。


美迪亞只能在原地大崩潰。


神......神經病!


怎麼有人這麼有病!一口氣塞給人這麼多資料,還連一句話都不解釋!


得虧她在之前的輪迴世界中,每一世都體驗過母親的超菁英教育,否則她當場就會因為過量的資訊毀在這裡!


不知過了多久,美迪亞奮力將資料分門別類,歸納成有意義的知識後,自稱為神的存在才再度出現。


『比想像中快。』神的聲音依舊淡漠,美迪亞聽了就一陣火大,直接開罵:『哪有人像你這樣做事的!』


『妳前世的母親不就是用這樣的方法給妳知識?妳也的確能承受。』


『但我不喜歡這種方式!』


『妳的喜好與我無關。』


美迪亞語塞,儘管氣得半死,卻又拿對方一點辦法也沒有。雖然過程極不舒適,但對方的確又給予她眾多寶貴的知識,她氣憤地問:『既然你完全不在意我,為什麼要教給我這些!』


『擁有何種能量的存在,就應該理解能量的運用方式,這是我制定的規則。』神的回覆一如既往地不帶絲毫感情,美迪亞牙都快咬碎了,她前世的未婚夫就是想成為這種沒血沒淚的神才在那邊拚死拚活嗎?神經病啊!


美迪亞的心聲其實神聽得一清二楚,但神完全不在意,自顧自地交代:『知識都已經交付給妳,接下來妳要怎麼做,都是妳可以自己決定的。』


美迪亞張著嘴,百思不得其解。


『沒有規則,沒有有權有勢的人會來規定妳要做什麼,沒有妳應該要履行的責任,也不會有懲罰──只有妳想做什麼。』神平靜地說完,沒等美迪亞的情緒反應過來,就說:『同樣的,之後我不會再給妳任何的幫助,妳想離開這裡只能靠妳的知識。十八次元目前除了妳以外,沒有任何的靈魂跟意識,妳必須離開這裡才能和其他存在互動。』


『你──』美迪亞反射性想問,你不陪我嗎?


『不。』


一回完這句話,神的氣息就徹底消失了。留美迪亞一人獨自待在原地瘋狂飆罵。


千辛萬苦找到離開的方法後,美迪亞一路降落到下一階的次元,沿途可說是什麼都沒有,只感受到周遭的壓力越來越輕──似乎要能量達到一定境界的人才能前往較高的次元。


她當初可能是瞎修練的時候不知不覺往高能量的區域跑,儘管過程痛苦,但過關斬將順利通過的經驗讓她非常過癮。但高次元除了過於濃厚的能量以外什麼都沒有,乏味極了。


降落到十次元時,她開始看到一些會活動的東西,感覺更偏向於她想像中的「神」,擁有教堂中的聖潔感。美迪亞恍惚了下,說這邊的存在是神,她還更相信呢!


那個沒人性的東西居然是神?呸!


她朝那些聖潔的存在打了招呼,孰料存在們一見到她就驚得花容失色,尖叫著逃跑。存在們互相推託一番,才派出一名代表跟她接觸。經過一番艱難的交流後,她才知道,她身上的能量太過外放且濃烈深沉,看起來就和魔王沒兩樣。她試著收斂了氣息,十次元的存在們才鬆了口氣,態度轉變為和善。


「妳身上有一些父親的氣息。」被迫與美迪亞交流的存在這麼說。美迪亞想了想,估計是指「神」硬塞給她的那些資料吧?


「我知道你在說誰,他是個沒有形體又沒有情感的渾蛋──抱歉,他是你父親?」


因為擁有具體的型態,美迪亞認為這些聖潔的存在更容易接觸。存在代表苦笑了下,「是的,這裡的存在都是父親親手創造的,我們分別都擁有他不具備的特質。」


美迪亞一愣,「不具備的特質?」


「畢竟,只有自己存在的世界,太過寂寞了。」存在代表的神情有些黯然,「據父親所說,從他誕生的那一刻起,就只有自己一人。他說,他能夠創造所有他想創造的事物,但他不知道自己要創造什麼,於是他就創造了許多『和他不同』的存在。」


美迪亞不知該如何回應,只能說:「你和你父親……的確完全不同。該怎麼說……情感特別豐沛?」


存在代表一笑,儘管笑著,眼神卻略顯空洞。


「因為我是第一個代表著『愛』而誕生的存在。」


美迪亞查覺到這句話及對方的眼神中似乎有相當多意涵與說不清的情緒,但她完全無法理解,只能沉默。


隨後,存在代表看著美迪亞的眼神帶有些許的憐惜,「妳似乎對於『愛』這個詞很執著。」


「……」


「過於執著的愛,會轉化為強烈的憎恨。這是妳如此混濁的原因嗎?」


美迪亞冷笑了聲,沒給對方侵入自己內心的機會,立即劃清了界線,「這與你無關。」


「……我也這麼認為。」存在代表微微躬身,隨後渾身一僵,遲疑地說:「父親要我替妳指引前往八次元的路。」


「他不是不管了嗎?」美迪亞一臉奇怪。隨後便再度接收到一段訊息:『別為難他們。路過就快滾。』


美迪亞一陣沉默,隨後大笑了起來。她不顧聖潔存在們驚恐的表情,自顧自地繼續下降,隨後吐槽了聲:『搞了半天,你根本不是沒感情的王八蛋嘛。』


『我不懂妳的意思。』


『你之前態度那麼爛,誰要跟你解釋啊?我要去幹自己的事了。』


美迪亞跟隨著十次元的存在前往八次元,她有查覺到這個過程中,神的氣息一直存在,但比起警戒,氣息中透露出的情緒更偏向──好奇?


似乎是跟來看戲的。


美迪亞大翻白眼,但也沒說什麼。然後,她發現隨著周遭的能量場越來越舒適,她反而越來越緊張。


再次遇到那個人,那個人會是什麼態度呢?她又該擺出什麼表情呢?


原本她以為會經過很多段謁見的手續才會見到對方,孰料他們剛踏入八次元的領域,便見兩股熟悉的氣息在等候他們到來。


「父親。」


「嘿爸,好久不見!」


兩人分別向領著她的十次元存在打招呼,一個禮貌而疏離,一個親暱而豪放。美迪亞一瞬間就將這兩個靈魂帶入前世的身影,兩個靈魂發現自己的存在樣貌被直接干涉,都大吃一驚。


「好厲害!居然能直接讓我改外表,能力比我強很多吧?」較活潑的那個存在化身成一名紅髮男子,他興奮地嚷嚷。「欸魔羯你看你看你看!我這樣帥多了吧?」


「牡羊……你去把天蠍叫來。」被稱作魔羯的黑髮男子沒理會紅髮男子的屁話,他臉色蒼白地支使紅髮男子去叫人來。


「喔,好吧。」


「等等,你不記得我了嗎?」美迪亞叫住紅髮男子,牡羊百思不得其解地偏頭問:「我應該要記得妳嗎?」


美迪亞一時語塞,前世的許多記憶流入腦海中。


對她而言,紅髮男子或許是少數能夠信賴的夥伴,但對對方而言,似乎……不是這樣。


「他對於妳的記憶不會太深刻,因為跟妳接觸的他,只是他靈魂中極小的一塊碎屑。」魔羯深吸口氣,解釋道:「每時每刻都會有無數這樣的記憶回歸到我們的資料庫,除非對自己的意義重大,否則我們很少會記得,通常會選擇封存重要性較低的記憶,有需要時再去調閱。」


美迪亞停頓片刻,皮笑肉不笑地問:「你呢?你似乎不是如此。」


『建議你注意自己的措辭。她現在的能量只僅次於我。』


與此同時,魔羯接收到一段訊息,儘管次數極少,他還是知道是誰在提醒他。魔羯對牡羊再度使了個眼色,牡羊一蹦一跳地離開,似乎是去找人了。


「……我很遺憾將妳捲入我的實驗中。」魔羯想了許久,還是決定道歉優先。「原本那個世界是只納入低階的靈魂,按理來說每次的輪迴,除我之外的靈魂都不會有任何記憶,只會依照原先的設定走,因此……」


「因此你才草菅人命,殺父弒母,恣意拋棄未婚妻,還無數次讓我擔任頂罪的角色?」美迪亞似笑非笑地接話,隨後眼神一戾:「伊埃羅斯,像你這種人,有什麼資格成神?你壓根不在乎其他靈魂的感受,你以為記憶洗清就沒事了嗎?就像你所說,你們只是將不重要的記憶封存,並不是刪除!你以為那些記憶不會對你們造成影響嗎?」


「……」


「當然──記得囉!」正當氣氛凝滯時,一個輕快的嗓音加入,來人自然而然地將自己的形象轉換為金色捲髮的少女,少女笑吟吟地直接從魔羯腦後SEN了一巴掌,其力道重到讓魔羯撲倒在地。少女臉上掛著開朗的笑容,但毫不留情地踩在魔羯腦袋上,來回輾了兩圈。「之前太忙了,我現在才想起來,我還沒找你算這個帳!誰準你隨便拿我們的靈魂碎片胡搞瞎搞!還搞這種哭爸的劇本!你以為解決這些情緒很簡單是不是!你是不是討打!」


「等等等等──雙魚!我錯了!我錯了!下次不敢了!」


「還敢有下次!」


「不敢了不敢了!」


美迪亞張大著嘴,臉上的表情逐漸轉為哭笑不得,「賽姬?」


「美迪亞大人!好久不見!」一聽美迪亞向她打招呼,雙魚立刻重重再踩了魔羯一下,然後快步奔向美迪亞,一把抱住。就像前世一樣,親暱地蹭著美迪亞的頸窩:「我好想念妳哦!」


美迪亞的面上百感交集,又是懷念又是驚喜,隨後有些尷尬地問:「賽姬,妳……打得贏伊埃羅斯啊?」


「魔羯喔?他是十二星座裡面能量最弱的喔,當然打得過啊。」


美迪亞聽見這句,立刻就噴笑出聲。


「他說他想成神喔?省省吧,先把能量搞到十二星座前三名再說吧,菜逼八!」雙魚一個轉頭,朝魔羯吐舌扮鬼臉,魔羯狼狽地爬起身,罵了句:「靠……」


美迪亞恍惚了下,看他們這樣的互動,其實感情挺好的吧?


「我回來了我回來了我回來了!」這時,牡羊拖著一個靈魂火速奔回,「我錯過什麼了嗎!」


「沒。」魔羯和雙魚異口同聲地回道。此時的魔羯已經若無其事地站起身,整理起儀容了。


「他媽的放手!老子還在工作!」被牡羊二話不說拖過來的靈魂怒吼。


「蛤──工作哪有那麼急啦,這邊有戲可以看耶,先來先來先來!」


喔,原來不是因為被魔羯命令才忙著帶人來,只是帶人來看熱鬧的啊。


美迪亞再度恍惚,她發現自己好像錯估了自己前世未婚夫的影響力?


在她恍惚之時,剛到的靈魂竟然一眼認出她,便立即轉換了型態,變成一位白髮青年。白髮青年走到美迪亞身前,單膝跪地,執起美迪亞的手背一吻。一抬起頭,便是美迪亞再熟悉不過的神情。


「美迪亞大人,久違了。」


有些懷念,有些戀慕,有些心痛的嗓音。


「……你還記得我。」


「是的。這是當然的。」


美迪亞欲言又止,她有想過其他人會記得她,但她沒想過在部分人忘記時,某些熟人的記憶卻依然猶新。


「赫利……」美迪亞低聲喚出對方前世之名。見美迪亞的動搖,對方的表情一瞬間軟化,且轉為欣喜,他支支吾吾地說:「美迪亞大人,我真實的名字是天蠍。」


美迪亞笑著摸了摸他的頭,「嗯,天蠍。」


被撫摸的天蠍興奮地臉紅,他握住美迪亞的手,貼到自己的頰邊,輕聲問道:「美迪亞大人……在這個世界,這個領域,已經沒有人能夠對您造成阻礙了,現在的您,是否……願意和我重新開始呢?」


美迪亞一愣,不由自主地將視線轉向她的前未婚夫。魔羯搖頭如搗蒜,「你們自便!跟我無關!」


天蠍冷笑了聲,「他啊,不用管他。」


雙魚在旁邊不知何時變出了一支棒棒糖,邊舔邊說:「十二星座排名啊,天蠍的能量最強,魔羯的能量最弱喔。不過因為天蠍很暈,所以在暈魔羯暈爆濫情的時候都會被魔羯整得死去活來,然後一醒過來就會跟魔羯算總帳,他們這樣已經好多次啦。而且因為魔羯一天到晚忌妒天蠍很天才,什麼都強過他,所以每次入世都會有意無意搞一下天蠍,我猜你們那一世當情敵也不是偶然啦,哈。」


「……謝謝妳的解說喔。」天蠍嘴角抽搐。被這麼一插話,他原本準備好的深情台詞全部被強制進入冷卻。


「……雙魚,閉嘴。」魔羯說。


雙魚用力吐舌,事不關己的繼續舔棒棒糖。


美迪亞摀著頭,過於大量的人物關係讓她頭痛欲裂,她臉色蒼白地說:「赫……天蠍,我想我需要一段時間消化這些訊息,我沒辦法現在給你答覆。」


「啊……我想也是。」天蠍尷尬地抽回手,知道現在不是進攻的好機會。之後美迪亞就在原地沉默消化許久,其他人閒得發慌,發現沒戲可看了就開始聊天。


「天蠍,你不是在處理那件事嗎?進度還行吧?」魔羯問。


「我被牡羊拖出來之前有叫分身去接著處理,還好。」天蠍聳肩,一邊重新分配分身的工作,邊問:「你那邊的專案呢?如果不是美迪亞大人來,你原本應該要去盯進度吧?」


「我現在也在盯。」


「喔。」


「話說雙子哪去了?美迪亞大人是他的分支耶,連來都不來。」雙魚嘟嘴。


「他跟射手不知道去哪個世界玩了,現在CALL不到,不然我就叫他來了!我也想去玩!」牡羊一臉可惜地說。


「不行啦,你現在留守欸。」


「嗚嗚,好無聊。」


美迪亞一回神,就發現十次元的存在早已消失無蹤,還在原地的四人中,有兩個忙著工作,另外兩個悠哉地聊天,感情一片和樂融洽。這時,一隻牛飄過來,疑惑地問:「你們幹嘛都變成人類待在這裡?這誰?」


所有人互望一眼,最後由摩羯代表發言:「一言難盡,你就別問了。」


「喔。」牛禮貌地朝美迪亞點頭致意,「妳好,我是金牛。」


「……你好,我是美迪亞。」


簡單打完招呼,牛就說:「魔羯,我要請假。」


「你要請假?你之前那個還沒──」


「我不管,我想找個世界吃好吃的,不然我啥事都不幹。」牛理所當然地說。


這回換魔羯頭痛欲裂,他發著抖說:「好吧,你去吃,我先找人幫你代班,但你之後要補。」


「可。掰。」


牛剛說完就跑了。天蠍瞥了魔羯一眼,「你哪裡找人代班?」


「我自己頂。」


「喔──嗯。」天蠍幸災樂禍地笑。「誰叫你那麼隨便就答應,自己想辦法。」


雙魚一呸,「反正到時候魔羯把自己搞到快掛,你還不是會幫忙。」


「嘖。」


「還好啦,反正金牛每次補班都補兩倍,你們到時候再休息啊。」牡羊說。


「還是會累啊!」


看魔羯捶胸頓足又懊惱的模樣,美迪亞忽然覺得,她好像氣不起來了。


然後她發現,她對魔羯依然有一種情緒。


──羨慕。


無論是在前世,還是在八次元,她都感受到魔羯被滿滿的愛包圍著。


而那是她一直以來都嚴重缺乏並渴求的東西。


她發現自己總是有一種很嚴重的,覺得自己像是局外人的感覺。


不過……羨慕啊?


終於不是嫉妒了呢。


美迪亞眼神一垂,黯淡地笑著說:「……我該走了。」


「美迪亞大人?」天蠍一驚,立馬放下手中的工作,衝到美迪亞面前。美迪亞嫣然一笑,「我必須再一次拒絕你,這次不是因為有他人阻礙,而是……」


美迪亞語畢,沉默了片刻,才接著說:「我不值得你繼續付出,我是個不懂愛的人。」


天蠍瞳孔一縮,難以置信地搖頭,大喊:「胡說!您怎麼會是──」


「我自己的事,我很清楚,赫利……不,天蠍。」


查覺到自己又要再度被拋棄的天蠍,淚瞬間浸濕了雙頰,他哀慟地注視著美迪亞,希望如此的面貌能夠挽回美迪亞的心。美迪亞深吸口氣,拍上天蠍的肩膀,說:「這裡是你的歸宿,你應該待在這。而我,我要去尋找自己的歸宿。」


天蠍一愣,無法理解美迪亞此刻說這句話代表著什麼。


『的確,力量過於懸殊的存在,很難擁有共同的歸宿。』


此時,一直在看戲的神發話了,他還特地讓所有人都能聽見。十二星座們對視一眼,擔憂地看向美迪亞。


「美迪亞大人,您現在的能量到什麼程度了呢?」雙魚憂心忡忡地問。


「據他所說,是十八次元,我也不太清楚這是什麼概念。」美迪亞比了比上面,所有人的表情瞬間被驚愕覆蓋。見眾人的表情,美迪亞面有菜色地說:「我剛剛一路下來,只在十次元看到人,他們也都怕我怕得要死。我該不會只能跟那個個性很差的神在一起了吧?」


『我才不要。』神很快地回絕。


「我也不要。」美迪亞大翻白眼。


『以妳的情況,或許可以考慮再度入世,但記得消去記憶跟封印能量。』


「我也在想……為什麼要消除記憶跟封印能量?」


『沒消除記憶跟封印能量,你繼續待在這就好了,入世做什麼?妳不是為了特殊的體驗才想入世?』


「也是啦。好吧。」美迪亞被說服了。


「不過……」魔羯躊躇片刻,朝上方說:「您在入世時,印象中體驗都不是太好?」


『……是。我的性格跟我的創造物們落差太大,無法互相理解。這點我也必須提醒妳,但妳原本就是低次元出身,或許遇到這個問題的可能性會降低。』


「無所謂,總是要試了才知道。」美迪亞朝魔羯冷哼了聲:「你還會擔心我啊?」


「多少會吧。」魔羯揉了揉額頭,歉然地說:「那一世的經歷,我很抱歉,如果妳有任何需要幫忙的,都可以問我……」


「都可以問我們!」急著獻殷勤的天蠍跟雙魚異口同聲地打岔。


『八次元以下的技術妳都可以問他們。』神說。


「謝謝。」美迪亞莞爾,沒有推託,自然地接收眾人的好意。


美迪亞和十二星座們學習了一段時間,理解了創造靈魂分支的方法,她猶豫許久,創造了她的第一個靈魂分支。


「我希望...…妳是帶著祝福與愛誕生的孩子。」


「我希望妳擁有愛人與被愛的能力。」


「我希望妳在被愛的同時,不會驕縱,懂得感恩與回報,不會像伊埃羅斯那樣,恣意欺負身邊愛他的人。」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妳可以多陪陪天蠍。我愧對他很多,我不理解他為何能愛我愛到這種程度。我……很想補償他,但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那麼,降生吧,我的第一個孩子。」



三、靈魂降生前的故事,與凱龍星的關聯


這就是我的靈魂誕生前的故事。


裡面的所有人現在都已經是我的熟人,所以才能透過眾人的轉述拼湊出完整的故事以及他們當下的心境。


我的凱龍星是處女座在十宮,分別對應了處女能量以及魔羯能量。凱龍星象徵難以治癒的傷痛,我的凱龍星對應魔羯的能量在故事中已經很容易理解了,凱龍處女呢?


是對應到美迪亞前世的父親。那個對他極度嚴厲、沒有任何愛與包容的父親。


如果有人對於故事中的名字很敏感,好像在哪裡看過,那不是錯覺。事實上,美迪亞已經將她最滿意的一世傳訊成故事,紀錄下來。那是一部韓國漫畫,現在還在連載中。


而我一看,就明白為何她說那是她最滿意的一世。


儘管依然是個悲劇,依然充滿了非死即傷的事故,依然充滿了令人心碎的場景──但是,這一世中充滿了她希冀的東西。


那就是「愛」。


在這一世中,她終於獲得了愛。她獲得了伊埃羅斯及赫利的愛,儘管痛苦,但至少她總算是被愛的。


皇帝這一次真正的死因,是源於他和皇后真心相愛──美迪亞不知道為何伊埃羅斯每一次都要在中途策劃一個失敗率極高的計畫,而這個計畫,只在最後一世成功。


她原本不理解伊埃羅斯為何要這麼做,我看完故事之後,說:


「或許伊埃羅斯也想相信『愛』的存在。」


「妳或許以為只有自己有『我不被愛』的感受,但其實伊埃羅斯也明確有這個症狀,他在這個世界中很抽離,也很崩壞,他知道自己過去做了許多壞事,打從心底覺得自己不值得被妳愛著,才會一次次地做出那些試探。他以為他想追求的是擁有更高的能量,以為自己想成為神,事實上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最渴求的,其實就是『正確地表達自己的情緒與需求』。」


「我想,那是他那一世最大的考驗,而他自始至終都沒能通過那場考驗。」


「妳會愛上他,他會愛上妳,或許都不是偶然,因為你們在這當中尋找到了共鳴。但是,這樣的共鳴並不會產生真正的愛情,你們只是透過鏡子來看見自己真實的模樣。


我一說完,美迪亞就流下眼淚。儘管我是靈魂的分支,在被創造出來之後,已經完整輪迴了數百次,但依然受到她那一世影響很深──因此在說的當下,我也哭了。


在挖掘這些過去的過程,是撕心裂肺的。我必須完整感受到美迪亞「那一世」經歷的一切,才能理解我靈魂最深刻的創傷來自何處、是如何產生的。


但我也明確地知道,我和美迪亞,終究是不同的人。


美迪亞在靈魂誕生時,沒有被報以任何期許,是被自由放養的靈魂。


──但我不同,我在出生時,接收到來自於她的祝福以及願望。


她說她不懂愛,她說她沒有愛,但在我看來,她其實是個充滿愛的人。


否則,怎麼會許下那樣的願望,創造出我呢?



四、自己的盲點


很多時候,人在看自己時,都會有許許多多的盲點。


我當然也不例外,當我感到困惑、感到痛苦時,身邊的同伴都會來協助我釐清現況。當年與美迪亞有過牽扯的那群存在,現在都成為我身旁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們會互相鼓勵,互相調笑,互相支持──


但我認為,能夠維持這樣的關係,是因為「我不把自己視作局外人」。


當我心中自動劃出了界限時,沒有人能踏入我的內心。但反之,當我願意敞開自己,喜歡我的、願意幫助我的存在們就會紛紛進入我的世界。


我也經歷過美迪亞的那一段,認為「每個世界都沒有我的容身之處」的感覺。


現在回頭來看,其實願意和我結交的人好多好多,只是我自己將他們往外推開。


而那段日子,孤獨地可怕。



五、現在的我們


最後,能完整打出這個故事,我想是因為,我跟美迪亞都已經想放下這段往事了。


畢竟,我們已經被困在其中太久了。


有好一段時間,美迪亞會接收到各式各樣復仇心的共鳴,並且基於垂憐,就准許人們向她祈求力量,去進行復仇,因此她有很長一段時間都被稱作復仇女神──


當然,復仇的人都需要還的。


對於祈求惡意的人,美迪亞在降下惡意給目標時,也會降下同等的惡意給祈求復仇的人。


這也造就了,為何仇恨會造成無止盡的惡性迴圈。


直到最近,她已經倦了,不想再接收那些請求了,因此盲目的詛咒現在應該已經全數失靈。


「有想要完成的事,應該透過自己的手來完成,也自己承擔所有的後果。」


美迪亞是這麼說的,還補了一句真心話:「而且我覺得他們一直叫我仲裁很煩,關我屁事。」


『以前這種狗屁事情都是求我,妳就知道我多煩。』神在旁邊吐槽。現在的他已經不像從前那樣疏離、毫無情感可言,成天跟我們講屁話的他,現在話可多了。


現在神已經取名為「祈」了。


他說他是「被眾生祈求一切,也向眾生祈求一切」的存在,所以在這一世跟我重逢時,自己命名為祈。不過其實他幾乎不管世俗,和世界流動有關的事都是十二星座在管,然後十二星座也會再下放權力給小神小佛進行管理。


我每次看著他們這副白爛樣就覺得,小神小佛真的比較有神的感覺。


我印象中,我這一世出生到二十九歲,都一直是無神論者,沒辦法像父母那樣虔誠地相信神佛──或者該說,我相信神佛的存在,但我從不認為祈求他們保佑,我就能平安幸福成功。而且我發現我雖然這一世身體很嬌弱,但骨子裡其實很硬,當有人試圖壓迫我時,我會毫不猶豫地反抗。而且當我試圖展現出氣勢,不再藏著時,別人不知為何都會嚇到,氣勢永遠能夠壓過別人……


現在想想,可能是潛意識知道自己有靠山的關係吧。


有個復仇女神罩著,超級安心的。


喔,不過這一世我有更多人罩著,也開始罩別人了──有祈、有天蠍、有魔羯、有牡羊、有雙魚,還有許多有過因緣的靈魂,也有許多這一世才開始深交的靈魂。


這是我唯一一次,試圖在還在人間時,就取回自己所有的記憶。


在過去,我們普遍認定入世前必須消除記憶才能獲得良好的體驗,因為維持原本的記憶,決策可能會受到干擾,導致每一次輪迴都走到相同的結果。


但事實上,如果忘卻了一切,才難以從每一次的教訓中,認知到自己的錯誤。


大膽的嘗試後,我得到了不錯的結果。因此我想,回憶起自己靈魂的故事,並非壞事──


儘管過程恐怕不太舒適。



後記


如果能一路看到這裡,還對此感到半信半疑的人,也無妨,你可以將這篇當作一篇有趣的小說來看──畢竟你看完了,想必你也對故事挺感興趣的。


故事的真實與否永遠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篇故事在你心中留下了怎樣的痕跡?


看的過程中、看完之後,你心中湧現出什麼想法?


這才是真正重要的事。


而假使你看完之後,選擇了信任這篇故事的真實性,選擇信任我,那麼我非常感謝你,因為你決定用正面的態度來看待我。


總之,謝謝你們看到這裡,希望這則故事能帶給你們良好的變化。

斜槓不是為了賺更多錢,只是因為我想做就做! 國中斜槓寫小說,高中斜槓畫插畫,大學斜槓畫漫畫──現在又要斜槓寫部落格、做Podcast,到底有沒有在念書/工作呢? 這個部落格會分享我從小到大斜著向前走的過程,以及一些心靈成長、自我成長相關的故事,若有興趣歡迎追蹤訂閱,並留言讓我知道你的想法哦~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靈魂伴侶是傳說還是現實?相遇是什麼感覺靈魂伴侶——是深層的精神連結,兩個人的靈魂在某種層面上互補互足。 這次將為大家介紹靈魂伴侶的意思與特徵,一起來了解遇到靈魂伴侶是什麼樣的感覺,以及如何尋找這樣一個「命定之人」吧!
Thumbnail
avatar
談談戀愛-Tantan-
2023-12-22
【靈魂世界漫遊】關於「卡陰」-卡陰是什麼樣的狀況呢?為何會有靈體附身呢? 卡陰自己能夠處理的方法有哪些呢?💓💓💓影片欣賞▶️抖音💫💫💫。▶️ IG👏👏👏。 💕🍀💕🍀💕🍀💕🍀🌞🍀🌞🍀🌞🍀💕🍀💕 🥰🥰🥰很多人對於照片裡的能量感測拍照📷技術很有興趣,推薦給大家,他是一款能量偵測的App,《Ghost Detect Pro》主要是透過麥克風來偵測附
Thumbnail
avatar
富美子國際靈氣學院
2023-11-29
靈魂申論題...我们真正想說的到底是什麼?《莊子・齊物論》 是亦彼也,彼亦是也。 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果且有彼是乎哉? 果且無彼是乎哉? 彼是莫得其偶,謂之道樞。 樞始得其環中,以應無窮。 是亦一無窮,非亦一無窮也。 故曰莫若以明。 在生命改造所中,英雄旅程的其中一堂課,就是要學員來一次明明白白的辯論賽,分庭抗爭紅白對抗
Thumbnail
avatar
MISSION+生命改造所
2023-11-05
靈魂總是知道自己要什麼。一趟小旅行的啟發。上週去了三天的環島之旅。 想了三年,竟然三天就實現了這個願望。 有時候很不解自己為什麼要花三年的時間去想, 應該怎麼請假、應該要等什麼季節、應該要存多少錢才能好好旅行。 在幾年前也曾經為了一堂課程,想了三年多。 直到我離職的時候才真正的去上這堂課,而且這課程也才兩天。 原本想著自己有賺錢就可以好好
Thumbnail
avatar
Healing_traveling_and_soul
2023-10-29
解開靈魂枷鎖:缺乏愛,是所有問題的根源解開靈魂枷鎖:缺乏愛,是所有問題的根源 靈性大師奧修說:「缺乏愛,是一切問題的根源...愛是靈魂的糧食,但是 我們已經捱餓很久了」 在周遭的故事裡,許多電影情節裡,也從「愛音私談」一對一的寶貴生命歷程裡,不斷印證大師留下的這個金句。 每一位被愛殷殷呼喚而來的靈魂,都已在情感關係、金錢事業、
Thumbnail
avatar
酷力量
2023-10-19
靈魂載具-為什麼創造人類?而植物、動物則是為了讓更多其他維度的家人可以暫時體驗短暫的生命而創造的。但這兩種生態的形式,無法激發及創造出更加深沉、豐富多元的靈性成長路徑,因為這兩種生態的形式,大多與高維度的存有沒有太大的區別,只差在有物質跟沒物質身體而已,作為靈魂成長的載具稍嫌不足。
avatar
Angie
2023-03-20
靈魂究竟是什麼?靈魂,早在西方各哲學家柏拉圖、亞里斯多德、笛卡兒、康德等等...就已有大幅度的研究探討,而靈魂在近代也有著 #悉坦 的名稱,其實光指向靈魂其實是一個「獨立的意識系統」...。 🗡️【鬼神篇 𝐄𝐏.𝟎𝟖 | 靈魂究竟是什麼?】🗡️
Thumbnail
avatar
李奇峰開運風水好Easy
2022-05-23
靈魂的手鐐腳銬...原來是為了救贖千年前犯下衝動的罪!5、4、3、2、1,隨著倒數完畢,我眼睛睜開來了,回想在這短短兩個小時裡,走過這令我自己遍體麟傷的兩世,我彷彿醒過來了,明白了一些東西,開始理解我之前無法理解的事情,因果就是如此註定著,兩個小時前的我還抱著忐忑不安、懷疑跟質疑的態度來參加這次催眠,但是結果令我十分想像不到…..
Thumbnail
avatar
周羿彤 Zoe
2022-01-21
靈魂世界的萬聖節,是什麼樣子呢?萬聖節要到了,對於許多孩子而言,這是一個值得期待的時刻。 但其實,萬聖節就像是東方文化中的鬼月一樣,這段時間裡,四處都是第三空間(或者可以說是無形界)的朋友們。也類似於日本傳說中所見的「百鬼夜行」。 既然人間界都來了那麼多的無形界朋友,那靈魂世界又是怎麼樣的呢?小鹿今日詢問了自己的高我,也是一般所俗
Thumbnail
avatar
鹿鹿Heil
2020-10-23
[靈魂記事] 生活的伴是什麼呢 致 常常獨處的你,以及正在學習獨處的你    喜歡獨處的程度見仁見智,但我相信再怎麼喜歡獨處的你,多少都有覺得少了點什麼的時候,而那個什麼,常常就是少了個伴。     對於平日上班、朝九晚五的我來說,週五下班沒有計劃的時候,就是那種感覺最常出現的時候,我總會想放鬆的跟家人或朋友吃一頓飯,用
Thumbnail
avatar
She's Meg.
2019-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