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後日記:惱公到底有什麼用?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獲得當事人(我隊友)同意以背影出鏡

獲得當事人(我隊友)同意以背影出鏡

度過一整天共同的育兒生活,在孩子上床剛進入甜美的夢鄉之際,一手抓著有點骯髒的咖啡貓咪托特包,另一手提著前幾天特別去辦公室附近花店預定的乾燥玫瑰花水晶,急忙前往地鐵站,走著走著突然發現已經有好陣子沒有這樣的時間,難得自己一個人,單純地只是要到朋友家吃晚餐。

產後自己選擇全職育兒一段時間,生活的分分秒秒都被另一個生命主宰。

有陣子總是抓著手機,邊滑螢幕邊餵奶,彷彿透過手機的小小螢幕我還能和外面的世界有所連結,彷彿我還是原本自由獨立的個體,不受任何人牽制。

那時孩子的意識仍困在自己的世界裏,沒有發現媽媽手上拿著手機,以某種程度的方式忽略她的存在,只是全心全意地、本能地吸允著牛奶,渴望存活下去。

咕咕鐘 vs.瘋狂時鐘

我很慶倖自己能成為媽媽,但在擁有自己的時間與照顧孩子的時間之間我仍然掙扎不已。我懷念以前隨心所欲、想到哪兒就去哪的日子,錢包、手機、電子書閱讀器一抓就可以出門;但現在每次出門得準備好副食品、足夠的尿布數量、零食、水壺等雜物,除了打扮孩子,也得稍微妝點一下自己,否則怕自己的臉色會看起來太慘淡。

確實我的另一半已算是很幫忙,願意分擔育兒、家務事,不過他的男性大腦構造真的跟我的不一樣…在日常生活運轉上,他就像一個咕咕鐘,而我是快轉10倍以上的瘋狂時鐘,總是想在短時間內做好所有該做的家務事。

面對他,我數次失去耐心,也讓我質疑,為何人們總是心心念念地(以前的我也是)想要找到「半顆柳丁」(西班牙人用來指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但結果「完美的另一半」實際上根本不存在。

產後對另一半的耐心盡失

產前,我真的不介意家中的性別角色僵化。
產後,我只想要女權革命。

產前,我有的是大把時間用來照顧他,為了支持他的職涯發展,我把家事都往自己身上攬,讓他能全心全心的工作─某個程度上,我忽視他是個巨嬰,也忽視家事的分配完全沒有平權可言─反正我有的大把耐心就是給他一人獨享。

產後,我似乎把所有的耐心都給了小孩。

一個嬰兒需要我的照顧是天經地義,但他明明就是成年人,為何卻無法替我分擔,反倒成為我的負擔,惱公到底有什麼用呢?

當面臨事情發生不若預期時、當他的行動不符合我的期待時,我經常變成一個綠巨人,直接質疑他不夠努力:你就是根本沒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這個情況在我返回職場工作後,又更加嚴重。

返回職場後,雖然小孩白天在托兒所,但接送小孩、吃穿、教育、憂心育兒大小事都是我一肩扛起,再加上永遠做不完的繁重家務,我的每日工時直接加倍增長,而且永遠沒有下班時間。

或許有人會說,每個人擅長的事情不同,各司其職不是很好嗎?但當你發現另一半從來都不需要、也未曾主動擔心這些事情,心裡就只會冒出各式各樣的怨言與髒話

他真的適合我嗎?

為何產前幾乎不吵架的我們,在產後會發生這麼多衝突(或者說是我火山爆發)?這陣子我也思考了自己是不是不適合婚姻?會不會他根本不適合我?只是我一直沒有發現,心中浮起種種的疑慮。

這段期間,我對擁有另一半、婚姻這件事內心充滿疑惑,為了找出答案,除了閱讀外,我經常在做家事時會一邊聽鄧惠文醫師的Podcast《心事有人知》,我很喜歡聽鄧醫生與賴芳玉律師對談,以及與吳孟玲律師討論【婚姻裡的沒什麼】的主題,聽她們聊婚姻生活、婆媳問題、育兒,分享實務上遇到個案與個人經驗,一方面讓人覺得療癒,另一方面我也很好奇別人都遇到了什麼狀況,又是如何解決。

在聆聽的過程,我也察覺到,在婚姻生活中,這些種種「沒什麼」的小事,長期下來還是會成為侵蝕婚姻地基的洋流,再美的海岸豪宅也會遲早會崩落。

還算香甜的「半顆柳丁」

其實,我算是幸運的人,我的「半顆柳丁」情商很高、脾氣很好,每次當我們發生衝突時,即便一開始他語氣也有點嗆,但最終他總是很有耐心地想要找到解決之道、找到一個讓我能比較舒服的平衡點。他強調自己願意投入更多時間在育兒與家務上,以減輕我的負擔─儘管改變的速度是緩緩進行,他確實是個說到做到的人

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我終於看他比較順眼了…我也看清事實,完人並不存在,我也並非完人。

回想跟他相處的這些年,我總是很自在,能毫無顧忌地做自己、表現最真實的一面;我也喜歡我們兩人的笑點是在同一個頻率,有些笑話就是只有他懂、我懂。

畢竟在沒有小孩之前,我們一起共創了很多美好的回憶,幾乎每天都是開心日子。對當時的我而言,他是適合我的另一半,所以我才會願意跟他一起生小孩。

小孩出生後,種種的大小事真的都是考驗兩人感情的大魔王,要不是我們的感情基礎還算扎實,彼此都是願意溝通、體諒、互相感謝的人,這段姻姻我真的會走不下去。

如何判斷另一半適不適合自己

在文章結束前,想跟大家分享鄧惠文專訪作家角子《如何把另一半當成「所愛的人」,而不是「討厭的人」》這一集中的一段話:

「溝通有兩個重點:不要先設立場,如果兩個人都想留在這份關係,一定會找得到。」
「在兩個人的世界裡要爭的都不是對錯,而是找到雙方都可以接受的平衡點。」
「什麼叫做適合?即便兩人個性不同、三觀不同、只要我們彼此喜歡這段關係,我們都不想離開,那我們就是適合。」
「退讓不叫溝通、也不叫適合。」

聽完這段話,真的很振奮人心。原來即便兩人真的水火不容,但只要兩人都還想要在這段感情關係裡,願意去改善、溝通,那這段關係就是適合的。

以這個角度來看,或許也能比較正面看待兩人吵架不爽的時候吧!

個人結論:只要惱公還聽得懂人話,就能繼續用。

最後,也不得不說句公道話,他也算是個好爸爸,女兒也會黏他、喜歡跟他一起玩──這也是我可以小小偷賴或是去做其他家務事的時候。


歡迎加入我的沙龍,你的追蹤愛心贊助,都是鼓勵我持續寫下去的動力!

如果喜歡我的文章,歡迎追蹤我的IG《西班牙譯鄉人》與我互動唷!

【關於無墨報】西班牙文是Letras sin tinta。在這個不用墨水也能發報的年代,我有些話想說、有些字想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