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手寫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經過了十個月,終於我讓孩子可以好好離開我,獨立參加兒童主日。

身為一個媽媽,陪伴小孩是理所當然,因為我們愛孩子,媽媽的愛有時是犧牲的愛,把自己放在很後面,看著孩子逐漸長大,成為一個能好好與我分離的個體時,就要放手,讓他獨自面對現實環境中的一切。

我在信仰上陪著孩子經歷了像孕期一樣長的時間,每次聚會,即便沒有一個家長在場,我都會坐在後面,讓他轉頭就能立刻看到我,我知道他的不安和恐懼,我想讓他知道只要他需要我都在。

後來,陸續有教友問我要不要擔任主日學老師,小朋友看到我也會說老師好,實在好可愛。說也奇怪,以前不好意思拒絕,然後心裡糾結半天的那個我已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知道自己目標就是在等孩子獨立了,我可以自己去成人主日的那個自己,當你知道你想要的,就可以堅定說出不要了。

今天真的是值得慶祝的一天,孩子不再需要我一直坐在小孩聚會的後方,他就勇敢自己走進去、自己找奉獻袋,裡面一樣充滿了一到六年級的小朋友。但他一定已經感受到他需要就會有人會協助他,他一定明白他需要時媽媽必定會不顧一切朝著他奔過去,他一定也了解自己面對未知有更多能力解決。我養育他最好的結果大概就是如此吧,看他漸行漸遠的背影,但卻深深感覺到我們的心掛念著彼此。

這種綿延之愛的話題就在他說希望他湯姆熊的彩票可以累積傳給他自己的小孩,讓他的孩子(也就是我孫子)可以換自己喜歡的禮物告終,他,也真的是想太多了⋯⋯

140會員
257內容數
躁鬱症又稱雙相情感疾患,它剝奪了生命中許多美好,但也同時在絕望中看見許多人性光輝。想分享自己十多年來用如何藉著一些實用的方式,讓自己感覺好一些,尤其在面對自殺議題時,該如何自處。願患者都能更自在、平靜的面對這場生命風暴,也知道就算生病了,還是可以有很多不一樣的選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