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FIX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本書作者臥斧念醫學工程但是在出版相關行業打滾。想做的事情很多。能睡覺的時間很少。工作時數很長。錢包很薄。覺得書店唱片行電影院很可怕。隻身犯險的次數很頻繁。

 《FIX》是怎麼寫出來的:冤案像是寫壞了的推理小說

二○一六年四月十九日,作者臥斧第一次到廢死聯盟開會,在聽完鄭性澤案的疑點與爭取再審的關鍵證據後,臥斧向編輯提出構思,他想到多年前曾經有個沒繼續下去的寫作計畫,就是討論推理應該怎麼寫的故事,他覺得冤案就像是寫壞了的推理小說,或許這兩者是可以連結的。不到二十天,臥斧就以鄭性澤案寫出了這本書的第一篇作品〈敲木頭〉,也開始與平冤協會討論該選擇哪些案子,最後就是《FIX》的七篇故事,涵蓋了臺灣三十年來甚受社會矚目的重要冤案。裡面包含了密室開槍、綁架、墜橋、性侵、跨國犯罪等各種案件類型,希望讓讀者有閱讀上的樂趣,也因為書中一個奇特的角色「阿鬼」,他總是在別人的作品發表時神出鬼沒地指正作者,「你搞錯凶手了!」「這裡不太合理!」所以讀起來也像是在辯論什麼是傑出推理小說的元素。但同時,這本書也希望做到書名「FIX」的意思,希望這個世界發生的事,我們都能修理、補齊、校準以及牢記。

從《FIX》二○一七年首次出版以來,除了一個案件的當事人已遭槍決外,已有兩個案件獲得無罪平反,另有四個案件仍在持續救援。

 

其中一篇{英雄們}描寫一位愛創作的少年,將警察父親往年偵辦的案件,於部落格寫成小說,然而,以事實為根據的創作,竟引來網友阿鬼的質疑小說中種種不合理之處,使得少年開始懷疑父親當年的辦案過程?他詢問了父親,父親也坦承當年確實有用刑求的方式逼供。

我個人也是在警界服務,對於刑求逼供確實有聽過比較資深的學長說過,我以為那是2、30年前的往事了,到了現在應該不會出現了,可是看到近來桃園市及屏東縣都有員警不當對待嫌犯,甚至致人於死,我想現實和小說的情節竟然相同,甚至比小說更加離奇,令人深感不可思議。刑求逼供常見的理由就是嫌疑人怎麼可能承認、他之前做過這麼多壞事了,就很像現在的「私刑正義」,把自己當作正義的化身,相信自己所見到的就是事實,可是什麼是真相,眼見都不一定是真的了,更何況從其它間接方式得到的東西。

我認為警察是執法者,本身就應遵守相關法規,而不是自詡為正義的使者,誰善誰惡不是人可以去判斷的。不可諱言,團體內還是有不好的警察,八成是普通的員警,而剩下就是極好和極差的兩端,如何揪出違法之徒,還是要回歸體制內建立有效的監督機制,然而警察機關主官(管)的任期大多只有一、二年,為求表現,只要短期的效益,而不思長遠的未來,只求績效數字的漂亮,導致少數員警不惜鋌而走險在法律邊緣做事,出事了就說是個人行為,如此的現象仍然存在,就會出現比小說更加像小說的事情。

78會員
99內容數
紀錄生活的點點滴滴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