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心中的秘密放逐自己 2024/3/15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Photo by Nagara Oyodo on Unsplash

Photo by Nagara Oyodo on Unsplash



好多同學為J老師惋惜怎麼還不婚,應該是太忙碌耽擱之類,但我從一入班就直覺J是同志,第二年某日心血來潮找出他的ig翻看,證明我的直覺正確,看到他為他的前任自我放逐好些年,我突然明白我在J身上感覺到的某種氣味,之神秘幽微,跟這必定有關,最近從他身體、表情、裝扮感受到有些流動,也許他又鬆開,可以接納自己,並接納另一位伴侶,親密地進入參與生命?同學大半不知J的這段秘密,同學也不知道我的一些秘密,連每次下課和我一起坐捷運回家的S我都未曾透露……我和J都是有秘密的人。


這是在我搭捷運前往士林站上課前腦裡的跑馬。士林站,一個刺痛點,我突然明白某段時間我也在放逐自己,為的可不是我的前任,而是我的女兒。那陣子內心有個洞,24小時和我依偎不離,其他的人和物靠不進來,連我自己也被屏棄在外,「她」不是在大海裡迎浪,或悠遊,或奮進,而是隔著水缸看魚,既非魚,也非水,深深被自己的眼睛這片玻璃禁錮。而地心引力也失效,我的雙腳漂浮,踩不到地。吃的食物失去滋味,夜晚的夢雖仍有顏色卻那麼陡峭嚴峻。

但我還是幸運的,有好友、男友張開懷抱給我一張網,那是一張安全網,當我遠遠放逐自己到無盡的沙漠,這可愛的綠洲仍能夠望見,並在我願意時,可以掬一捧水喝,我內心乾枯,但感恩的雨、淚在地底聚成伏流,滋潤著種子,等待種子睡夠了願意醒來~

士林站到了。我下車經過女兒曾經看的皮膚科、我和她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後一次共同諮商分手的地點、共食的餐廳,繼續走,經過她曾經打工的書店……我感受著,經過這大段時日,之前強烈的痛感已經變得輕微,如今停在痛和癢之間的幽微地帶。


我大可以走馬路的,但我登上天橋,我喜歡走這一段,天橋左邊有家藥局,雀榕從木框條伸出,在招牌旁邊迎風搖擺,從被溫暖鳥糞包裹的種子儼然長成小樹,也許哪天還要裂解這座它現在攀緣的樓房。天橋舖面的圍籬邊邊,也有許多野草鑽出,有時會看到晶瑩飽滿的野果,這比橋下龐大閃亮的十字架更吸引我,雖然那十字架夜裡也好看漂亮,但它不若這些野生植物一直流動和變化著,和我肉身的感受相應。我第一次發現這些野草時,眼睛有光,忍不住蹲下來愛撫它們,瞬間有什麼流進來,彷彿內心的自己也被一隻慈愛的手摸摸頭……



在人間帶傷修行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