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視自己的路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走自己的路

 

我是誰呢?

這個問題從國小的時候就開始疑問,自問。

長到三十二歲的我,我可以用學經歷簡述自己的過往,可以用經驗觀察出自己的特性,而未來的我,現在的我,過去的我,還是有好多未知。

 

學業上,我可以取得不錯的成績,可說是常態分佈的前端。

領域上,我因為自己的內在動力,大學選擇了心理系,並且加入了服務性社團,進入更多元的服務對象,且是真實接觸的。大學的學業經驗,讓我體會了人跟人之間互助的愛,交流之間的獲得,合作與分享,我好喜歡那些經驗,熱熱的,充滿能量。我帶著這份熱,進入社會,一樣從事助人服務,多半是自殺精神疾患領域的族群,其實精神壓力非常大,而自我要求非常高的我,學習在個案與自我之間,找到情緒、心續的平衡點,同時身體常常被我用的不行,失眠、浮腫、體重過重、體力不佳、胃炎等等,才二十幾歲身體就一堆毛病。

也有對個案不耐煩的時候,也有做不下去的時候,我都很努力的讓自己調適、撐過來。

在出社會的第二份工作,我就遇到了能量工作的方法,那時候很懵懂,很多概念是那時候我半信半疑的,比如神性、高我,而為了讓自己保持平衡的工作,我嘗試用這些能量工作方法平衡自己。直到有天,我覺得時間到了,我參與能量工作方法的創辦人帶領的工作坊,連著上了非常多的課,也把這些方法施用在職場上,真的很好用,怎麼可以這麼快速就讓一個人平靜下來呢,心裡對方法有驚呼有喜悅,有想更深入學習的動力。

於是我離職專心的學習,也施作、練習這些方法在所有願意接受療癒的人身上,一方面自己的身心也出現了極大的晃動,身邊有許多夥伴支持著我、陪著我,用著這些方法。

 

對於方法的練習熟練到,我接受老師認證考試的邀請,考了三次,通過了考驗,取得老師的認證。

 

之後,我似乎全面停擺對人的服務與陪伴,來到我眼前的,是零星的陪伴請求,多半也是我已熟悉的人們。

 

全面停擺的狀況,讓我很焦慮,一方面,我實在是沒有動力回職場,一方面,很希望自己有一些外在顯著的成就,比如說我是個OO師,我從事著某種職業維生,但我沒有動力,我絲毫沒有動力在前進了,在往任何方向前進了。

 

我是個表面功夫做得很足的人,所謂的表面功夫,就是當我崩潰時,我會讓自己的樣子,看起來穩定,這份訓練或自我要求似乎是刻在骨子裡的。

我對待自己崩潰的方式,是忽視與壓抑,是不知所措地想省略、隱藏這段經驗,同時我很清楚,我服務的每位個案,都有這種傾向,而這傾向非常的不健康,如此的慣性長此以往,導致生病。

 

全面停擺之時,我給自己找了份事做,就是備考學士後中醫,上課,有分可實際執行的事,讓我覺得安心,好像有個目標在那,其實,學到了一半,我就很難專心了,我的內在狂野的發瘋,我將注意力都投注在愛情小說裡,裡頭充滿著救贖與創傷之間的情節。

 

那時的我很難聽到自己心的真正聲音,風暴太大了。

 

透過排列,我竟然有幸在那個時候有三場排列的校準,時間到了。

 

我才能真實看見自己到底有多痛苦,甚至剛排完,我覺得,哪有那麼誇張,哪有那麼重,可是崩潰是真實的,冷是真實的,眼淚也是真實的,那些真實,是我一次又一次離開自己,試圖忘記忽略的重量,那些碎片,是我無法集中心神與力量的緣由。

 

啊,我好累,我真的好累,光活著,就好累,太重太重了,我都不知道這些重量到底是誰的了。

 

小時候,我有的時候會許一種願望,在我感受到很多家人的痛苦的時候,我希望大家不要再受苦了,我願意替大家受苦,我願意去承擔那些痛苦,我願意少去一些壽命,去換得大家,不再受苦。

 

長大的我,有的時候會嘲笑自己這個願望,好傻好天真好蠢,我同時也感受著周圍的人,也會這麼樣看待自己的純真。

 

經過一些歲月,其實我一直沒有遺棄忘記這個願望,其實我一直在執行這個願望,我一直守著,我都不知道自己一直守著,所以即使我內在已經恨極了這個世界,我還是守住那彭湃的怨恨與攻擊,我不知道該怎麼消化,所以內縮,所以傷害了自己。

 

這樣的歷程,形塑著,孤獨。很深很深的孤獨。那份孤獨,我也不清楚,原來這麼難受,這麼難受,這麼需要愛、渴望愛。

 

原來是真的非常非常痛的,在尖叫、在崩潰、在吶喊、在絕望、在黑暗深淵裡。好痛喔,也好恨喔,好想殺人喔。

 

所以,長年有自殺念頭。

 

 

因為願,所以在心中,有了好壞分別,有了善惡分別,有了壓抑與彰顯,這是兩股力量的對峙。

 

我現在,在走一個轉化的階段,把這兩股力量,轉化成合作的力量。

 

所以我需要去面對、釋放、鬆動,我長年來的自我要求,長年來的結構。

我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我不知道要走多少路,但這段自我整合的道路,才是我目前的人生重心吧。

 

不是任何的標籤,不是任何的期待,不是任何的外在顯化。

 

撇去所有外在的身分,治療師、社工、員工、學生、女兒、朋友、家人、助人者、路人、同學,心最渴望的是,成為自己,不再為了任何外在成為他們眼中優秀的角色扮演者,我成為我自己就好了。

 

我可以是自己的破碎不堪,廢物慵懶

我可以是自己最深最深的渴望

 

我走自己的路,不再為了誰,為了扮演什麼腳色,為了成為某種社會認可的樣子,某種集體認同、贊同的模樣,某種集體許可的價值,

 

我心裡,一直渴望的就是成為真實的自己,我不用追尋自己,我在原地成為我自己

成為我自己的力量中心

我願意照顧我的身體

我願意照顧我的情緒

我願意照顧各個層面的自己

當我有需要,我也願意求助,請求支持與幫忙

 

我現在要站入被助者的自己,站入那深深深淵,脆弱的自己

 

我願意成為那些被我遺棄、壓抑、忽視的部分,那些無論外境如何,在痛苦著得自己,我在每一刻成為自己,讓兩份力量合作

 

回到我的中心,這是我現在最重要的練習

 

時時刻刻回到自己的中心,承認自己的當下,並且,穩穩地在中心

 

穩穩地,中軸

 

我再也不離棄自己

 

我可以安靜,我可以沉默,我可以活潑,我可以自在,我可以是好學生,我也可以是壞學生,我可以有收入,也可以沒有收入,我可以愛這個世界,我也可以恨這個世界,我可以有殺念,我也可以有善念

我可以攻擊,我也可以防守

 

我可以考上,我也可以考不上

我可以愛,我也可以不愛

 

我可以和大家不一樣,我也可以和大家一樣

我可以看著傷害發生,我可以看著救贖發生

 

我可以凝視,所有生活的片刻與發生

我可以凝視自己的內在

我願意承認所有的內在

 

我和自己的中心在一起

是我此刻,此時,此生命階段,最重要的練習與執行

 

我也願意承受所有來自外在的眼光

我願意不被理解,我願意和別人不一樣

 

我就是我呀

我就是我呀

我是完整的我

 

這是此刻,最重要的練習,錨定

 

--

結束書寫後,我做了嬰兒式和拜日式,不似從前操課的心去練習

是身體想做的練習

 

拜日式時,合十時,有分虔誠油然升起

 

 

 

 

 

 

    1會員
    17內容數
    紀錄生活體悟,訊息,故事,關於愛、成長、生命。療癒師,連結本質轉化傷害,輔助靈魂在人身落地。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青的生活筆記 的其他內容
    你管我吃什麼呢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擁抱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