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街字展】金鋪與珠寶行(後記)

羅弄裡的阿四
羅弄裡的阿四
本文發佈於這個城市
3
2021-08-07
|閱讀時間 ‧ 約 5 分鐘
“源華金碹有限公司”是過去曾立足於新街的金鋪,2013年時進行修整後,就被一家服裝批發公司取代。成衣批發商店是新街在綢莊與裁縫店沒落以後崛起的產業。
像這樣消失以後完全不留痕跡的店面,在喬治市並不少見。過去曾在這裡大紅大紫的老字號還有三益、廣源、廣隆、三昌、英昌、德昌、祥信、祥源、華慶,金聯益,金源,大安,大成等等,今天我們看到的顯然已經不是當年的盛況。
新街今天還設有檳州金鑽珠寶商公會( Penang Goldsmiths and Jewellers Association),就在源華舊址的左側第二間的店鋪樓上。公會的招牌雖舊,但還高掛著。我也是仔細翻找谷歌街景時才發現。先前走在街上都只會朝著目標前進,從來都沒注意到這塊掛在二樓、深具意義的招牌。
提到老字號,倒是有家金舖的浮雕招牌還深烙在建築上,既“祥信金鋪”。它就在新昌金舖的隔壁,不知道什麼時候結業,或遷移到了其他地方了。總之我知道這棟建築時,它已經是家旅社,後來改作一家頗有情調的清真餐館,有好吃的甜點,頗適合週末晚的輕鬆聚會。但在疫情爆發前後,這棟還保留著金鋪時期折疊拉門的老建築,又重新掛起了招租/出售的招牌。
外觀為大明金鋪的振興金舖,隔壁也曾是家金鋪。它擁有跟老金鋪一樣的折疊拉門,而引起了我的注意。用谷歌街景往前追溯後,發現2013時的它雖然已經沒有了主招牌,但隱約可見五腳基上的小招牌寫著“寶興金鋪有限公司”,英文應該是Po Heng。2014年開始這裡便是家主題餐館,直到2019年。谷歌街景在2020年沒有記錄,但從2021年開始,這裡也跟祥信一樣,掛滿了各種招租/出售的布條與海報。
心慌地查找了一下這家餐館,還好他們安好,只是搬去了另一條街。
“金浩珠寶行”也是家老字號,建築與建築上的招牌都在,但他們早在2008年就結業。那年剛好成功入遺,喬治市才剛普天同慶沒多久。
只是那時候大家對“入遺”,應該還很陌生吧。
自此之後這家珠寶行被空置了一段時間,2015年才改建成了旅社,樓下是家附屬咖啡廳或酒吧,至今還在頑強抵抗著疫情的襲擊。
有趣的是,新招牌的中文名叫“金屋”,但英文名是“Kim Haus”,與舊名“金浩”是相呼應。舊屋新裝的情況在喬治市處處可見,但還保留著老招牌、並以老招牌為招牌的店,可就不多了。
如果不是因為Hanjan在2018或19年左右修整時,讓店屋的整個立面曝露出來,我也不會曉得它曾屬於“共益金碹有限公司”。因為這店在修整前一直都掛著超大的“萬年金碹有限公司”(Coronet Jewellery)的洞洞版招牌。現在還用洞洞版招牌的,僅剩生源金鋪了。
總之,這間一直掛著萬年金碹招牌的店鋪曾被一家成衣批發商店使用,後改為綠色禮品店。換成Hanjan以前我對它完全沒留下印象。Hanjan是疫情前我還蠻常去的韓國酒吧,食物沒有一道不是好吃的,跟韓國米酒馬格利(Makgeolli)搭在一起更是絕配。可惜現在也只能點點外賣來解癮。
Hanjan右側的第三家店,也是家金鋪——“萬隆金碹珠寶行”(Bun Loong Goldsmith)。斑駁的招牌讓我懷疑它是否還在營業,谷歌街景也無法給我答案。這家創立於1990年的金鋪,跟大多數新街的金鋪一樣都不擅長在網路上打廣告。
雖然沒找到有用的資訊,但吸引我注意的是它那掛在五腳基上的日文廣告版,合理猜測是可以用日文購物的樣子,這強項倒是沒在其他金鋪上看到的。
金鋪經歷了百年的變遷,見證了喬治市的各種興衰,今天依舊是新街的重要產業。希望大家可以安然度過疫情的考驗,一起開創下一個百年。
已經走入歷史的“源華金碹有限公司”與現在還高掛在新街的“檳州金鑽珠寶商公會”
再次空置的祥信金鋪
祥信金舖的門口是典型的金鋪式折疊拉門
寶興金鋪原址,現在掛滿了招租與出售的布條與海報
金浩珠寶行的招牌如今還被保留在牆上
韓國酒吧Hanjan的前身是一家叫“共益”的金鋪
萬隆金碹不知道還營業嗎?有日文的招牌還是僅此一家。
_____
新街
新街的金鋪大都介於義福街(Rope Walk)與沓田仔街(Carnarvon Street)之間,也就在新街頭萬山(Campbell Street Market)附近。但新街的金鋪並不僅限於這個路段喔,幾乎遍布整個新街。
我已經把原本有點畫得顛三倒四的圖調整回來,希望大家看得舒服。這裡標識了所有如今還在的金鋪,以及在其他篇幅中提到的各種行業。
對於新街金鋪的整理就此完結,謝謝!
_____
8月23日補充:原本在祥信金舖的那家清真餐廳沒有結業,2020年5月搬遷到了賣菜街(Carnarvon Street)去了,剛看到朋友用餐的照片才發現。好開心呀~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阿四”在粵語的語境裡指的是傭人的意思。我一直以為“四”的發音很接近“小”,所以指階級地位比較低的人。但後來發現有說法指那是過去傭人的四種類別:近身、洗熨、煮飯和打雜。自稱“阿四”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大年初三撿到的貓就叫作“初三”。 “羅弄”是馬來文“Lorong”的音譯,就是巷弄的意思。
本文發佈於
這個城市
在這個城市呆到了第六年才開始想到要怎麼寫。能有這樣的開始也因為我已經沒那麼急著非得要為這個城市做些什麼。但有離心的我也沒有絕望,這個城市有不少熱愛生活的人們,不著急反而能靠近驚喜...想用文字把這幾年來有過的悸動,好好再整理一次。
3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