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諷滿點的求職三部曲最終章-後廿九日覆上宰相書

2018/12/04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在開始聊這篇文章前,筆者想先請各位讀者以第一人稱思考,如果你是韓愈,有著濟世救民的理想及以天下為己任的抱負,在前面連續投擲兩次求職信都被拒絕之後,你還會繼續嘗試嗎(抱歉我絕對不會,甚至我連投擲第二次的勇氣都沒有)又或者說如果你真的還有勇氣投第三次(如果你願意投第三次,筆者向您致上最高的敬意),你會怎麼琢磨內容呢?是會低聲下氣跪求工作?還是慷慨激昂訴說己願?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請讓我用這張照片對敢遞第三次履歷的您致敬
  所以韓愈他是低聲下氣求工作還是慷慨激昂訴己願呢?錯了,都不是,筆者看到這篇後廿九日上宰相書的時候,其實有點啼笑皆非,因為這哪叫求職信,如果用現代白話來說,這篇文章根本就是嘲諷技能開到滿點的文章,首先來看這篇文章第一段怎麼寫的,韓愈用了歷屆朝代都公認的聖人-周公-當比喻,他說像周公這樣公認的聖人,當時已經把周朝治理的國運欣欣向榮、經濟蒸蒸日上、甚至連瑞獸都出來趴趴走(天下之賢才皆已舉用...中間省略...麟鳳龜龍之屬皆已備至),但他還是擔心自己斯思慮不夠周全、耳目不夠聰明,所以對於天下人才仍是求賢若渴,比如說在吃飯的時候,如果有賢人到訪,他乾脆不吃直接把飯吐掉急著去見賢人;他正在洗頭髮的時候,如果有良才到訪,他乾脆不洗直接握著頭髮衝出去見良才(那如果那天晚上有好幾個人才求見,是不是就不用洗澡吃飯了?)這才是周公成為聖人之道啊,想必宰相你也認同吧(宰相看到這可能會點頭按讚)但是接下來他老兄筆鋒又一峰迴路轉髮夾彎-而且這次轉的比前面那一封更狠,他開始劈哩啪啦指責宰相的過錯,用最簡單的白話就是質問宰相你有盡舉天下賢才嗎?你有比周公更賢能嗎?現在的時局有比周朝那時候更好嗎?瑞獸有出來觀光嗎?都沒有嘛,為什麼,因為你沒有像周公那樣求才若渴啊,我憑什麼說你沒有像周公那樣求才若渴,因為現在就有位人才已經寫了兩封信求你給個工作,可是你家看門的人連替他開門都不肯,而那個人才就是我,這第三封就是我的最後通牒,如果你再不雇用我的話,可別怪我離開這邊另謀高就(宰相看到這邊應該又把信給撕掉了)
  沒錯,這就是韓愈的第三封求職信,完全沒有放低姿態乞求的樣子、也說不上有慷慨激昂傾訴的激動,與其說是求職,不如說是指責,指責宰相未盡替國舉才之責、指責宰相未有眼視千里馬之能,任誰受到這種指責,都會難以忍受,更遑論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宰相了,至於舉薦求工作這回事,筆者認為韓愈在寫這封信的時候,早已是眼神死,或許讀者會問既然韓愈已經放棄,為什麼還要寫這封信呢?這就要回過頭來談談我們第一段提到的,如果我們站在韓愈的角度,用他的心態來思考,其實沒有那麼難理解,韓愈生於西元768年,寫這封信的時候是西元795年,所以他寫這封信的時候是27歲(大概就是現在研究所畢業後沒多久),前面說過韓愈考運不順,總之考過很多次國家考試後好不容易才求取功名,滿懷著滿腹的理想抱負及滿腔的愛國熱血,終於摩拳擦掌準備要登上舞台大幹一場,但卻沒有人願意舉薦他,向當今最有權勢的人連上了兩封求職信卻又未果(沒關係就真的沒關係,看到這邊有沒有似曾相識的感覺),想當面拜訪居然連其門都不得入,年輕氣盛又滿懷理想的熱血青年,面臨的卻是懷才不遇又到處碰壁的窘境慘況,這兩種最極端的情境在撕裂拉扯他,使他陷入極端的痛苦,他要怎麼宣洩自己的情感,這封信變成為他的最佳解,或許有人會說這樣一點都不理性,對,但每個人就是都會有不理性的時候,如果這世界每個人都充分理性,那就一點趣味都沒有了,我們怎麼能苛責一個年輕人在四處碰壁之後還要保持理性呢?就跟現代許多社會新鮮人一樣,從大學(或研究所)畢業後,也是年輕氣盛、滿懷理想,想要四處衝撞一展長才,直到撞得遍體鱗傷後,才慢慢發現這社會不是想像中的美好、世界並不是以你為中心在旋轉,這時候只能上批踢踢或是DCARD罵罵公司譙譙老闆發洩情緒尋求慰藉,如果韓愈活在現代,說不定現在也在方格子寫文章幹譙老闆呢!所以我才說越讀他的文章,越覺得他可愛,因為他就跟我們平凡人一樣,是那麼地真實、那麼地有血有肉、也那麼地令人不捨。
  
  韓愈他最後還是放棄了(廢話,你都把宰相罵成這樣了)但他並沒有氣餒,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會轉,他換個方向,前往其他公司另謀高就,這也開始了他不平凡的一生,之後我們會繼續聊他的文章及故事。
(最後補上原文)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天橋底下說古文
天橋底下說古文
我只是個在天橋底下說古文的平凡人,希望藉由自己的筆,為古文增添些不凡的色彩,希望您聽得開心,看得愉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