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還在自我感覺良好嗎-曹劌論戰

2018/12/26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今天要聊的文章-【曹劌論戰】-是在文觀止裡面算是小有名氣的一篇,讀者可能會有一種“咦,真的嗎?可是我並沒有聽過篇名”的感受,但是只要說到【一股作氣】、【轍亂旗靡】、【彼竭我盈】這幾句耳熟能詳的成語,沒錯,就是出自於這篇【曹劌論戰】雖然這幾句成語也是相當精彩,但並不是本篇文章討論之處。
  這篇文章可以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是講述曹劌與魯莊公的對話,第二部分則是顯示曹劌如何發揮智慧敗敵軍,而上述的成語都是出自第二部分,雖然征戰過程確實是本文高潮,但筆者認為如果忽略第一部分不談,這篇文章就失去了作者所要透露的意義,就像戰爭片如果一開始就是血肉橫飛的場面,而沒有前面的鋪陳,這種戰爭片也只是一場爆破秀而已,不是嗎?
  筆者前面的文章有聊到【臧僖伯諫觀魚】這篇文章,直指高階管理者應該要做的事(管大方向)及不該做的事(雞毛蒜皮的事),而這篇曹劌論戰第一部分要聊的則是管理者的大忌:「自我感覺良好」,什麼是自我感覺良好?其實相當抽象,東施效顰是一種、自作聰明是一種、自以為是也是一種,但這些都是自我感覺良好呈現出來的外觀,而這篇文章前半段則是講了自我感覺良好的具體原因,如果再深入一點,更能推出所衍生出來的後果,這些容後再談,現在我們還是先聊聊這篇文章的背景吧。
照鏡子越照(自我感覺)越美麗?
  十年春,齊師伐我。公將戰。曹劌請見。其鄉人曰:“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劌曰:“肉食者鄙,未能遠謀。
  魯莊工十年(西元前684年),齊國攻打魯國(左傳以魯國為第一人稱,所以稱我),魯莊公決定迎戰,曹劌求見魯莊公,旁邊看熱鬧的鄉民就勸曹劌說“這些打仗的事情給那些高層整天吃肉滿腦肥腸的人去傷腦筋就好了,你擔心個什麼勁”,言下之意就是關你屁事,但是曹先生很帶種,他直接嗆這些鄉民說這些高層都是廢物而且短視近利,隱藏在下面的涵義就是如果仗給這些人打,那就穩輸了,其實寫這段也另有涵義,我們後面會聊到。接下來他就謁見魯莊公了(以前國君有這麼好見啊?),也是本文所要討論的重點。
  問:“何以戰?”公曰:“衣食所安,弗敢專也,必以分人。”對曰:“小惠未徧,民弗從也。”公曰:“犧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對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獄,雖不能察,必以情。”對曰:“忠之屬也。可以一戰。戰則請從。”
曹劌單刀直入直接問魯莊公:「你憑什麼作戰?(你憑什麼認為你會贏)」
魯莊公回說:「好東西我都不會獨享,我都會跟好朋友分享”」
曹劌說:「這種小利小益平民看得到吃不到,誰會跟隨你?」
魯莊公又說:「那些對祖宗神靈祭祀的東西啊,我都一定據實以報,不敢亂說」
曹劌回:「這種小事情也是不能夠讓人信服啊,上天不會降福給你的」
(魯莊公此時內心OS一定是這姓曹的怎麼那麼煩,根本台灣鯛中國鯛)
最後才說:「所有的訴訟,即使沒辦法每件都明察秋毫,但也會盡力依實情裁決」
曹劌聽到這回答才稍微滿意,說:「這是忠於人民的表現,才是戰勝的憑據,如果要戰,請讓我陪同」
  好了,後面就是第二階段有關於戰爭的部分,就如題略過了,我們要聊的便是這段對話,為什麼曹劌認為前面兩個問題,魯莊公的回答不足以成為打勝仗的憑據。
  首先前面兩個回答其實表達的意思差不多少,因為可以發現魯莊公回答的客體是親近的人士以及上級人士,也就是小團體小圈圈,讀者可能會說不對啊,明明魯莊公說的是“衣食所安,弗敢專也,必以分。”就已經寫人了,怎麼會分親疏遠近,這就錯了,這句話的人是指魯莊公身邊的近臣或貴族,讀者一定會說我在亂解釋,別急,慢慢聽我解釋。
  
  為什麼可以這樣說,因為曹劌回說這是【小惠未徧】甚麼叫做小惠,就是小恩小惠,這個小可以解釋為範圍小或數量少,我知道還不足以解釋前面的註釋,所以重點是在於未偏兩字,偏就是,遍就是普及,這樣夠清楚了吧,就是指這個恩惠範圍不夠普及啊,如果夠普及就不是小惠是大惠了,那小範圍的恩惠是什麼意思,就是這些好吃好料好康的只有魯莊公身旁小圈圈內的人可以享受,一般老百姓享受不到,所以這個【必以分】的人就很清楚了,就是魯莊公身邊的近臣或貴族,再講白一點,就前文章最前面的被曹劌罵鄙的肉食者(所以曹劌才說給這種人打仗,會贏才有鬼)。
  
  第二個回答也跟第一個回答意義差不了多少,祭品嘛,神靈嘛,祖宗嘛,也都是所謂奉獻給上面的人,所以就算跟神明祖宗講信用,這個範圍一樣是小的(所以曹劌也說這是小信,老百姓不會信服的),更何況魯莊公已經是一國之君了,能比他上層的還有誰,而且這些神靈祖宗之類的會像神鬼傳奇一樣從墳墓跳出來幫你打仗嗎?所以曹劌聽到這個回答一定滿臉黑人問號。
祖宗都變骷顱頭,別再為難他老人家了
  好了,我們拉回主題,讀者會說寫了那麼多,跟自我感覺良好有甚麼關係,別急,我們繼續來推論,一開曹劌始問:“何以戰?(你憑什自認為可以打贏)”的時候,魯莊公回答的答案“衣食所安,弗敢專也,必以分人。”及“犧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就是他自以為可以打贏的憑據,他認為榮華富貴分給旁人、祭品玉帛都有依規上繳,這就是戰勝的憑據。
  我想請問,今天你是基層人員,做事做到快過勞死,公司確實有賺錢,但利益都被上級瓜分,分紅卻沒你的份(有沒有感覺似曾相識),然後公司高層還自以為經營得當,結果這樣的公司還叫你拼命工作,你會拼命嗎?公家機關也一樣,明明一個案子大家盡心盡力完成,結果最後論功行賞的時候,大功小功上面都先分光光,下面只得到毫無實質意義的口頭嘉勉,然後還自以為管理得宜,如果再有一次類似的案子,你還會這樣任勞任怨嗎?我想除非有自虐傾向,不然都會抱以否定的答案。
  以這篇文章來說,重點就在於為什麼魯莊公認為“衣食所安,弗敢專也,必以分人”及“犧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是取勝的憑據,你覺得會讓魯莊公自以為會取勝的關鍵在哪裡,是衣食嗎?不是,是玉帛嗎?也不是,是那個“必以分”的啊!這些人是誰,是魯莊公身邊的近臣,整天跟著魯莊公吃好喝好穿好放肆享樂的人啊,他們才是關鍵,他們才是讓魯莊公自認為會取勝的人。
  怎麼說呢?這些人,說好聽是魯莊公的決策核心,說難聽就是魯莊公的玩樂咖,大概就是一群整天圍在魯莊公身邊,魯莊公說東,他們就會去跳東海;魯莊公說西,他們可能就去西天取經,魯莊公說天氣冷,他們爭先恐後幫魯莊公溫被;魯莊公說大便好吃,他們可能會爭先去挖食,魯莊公所說的任何話,他們遵從都來不及了,更遑論出言牴觸?
那我們想像一個畫面,魯莊公聽到齊國要開戰了,會是甚麼場景。
魯莊公:「眾愛卿啊~聽說齊國要攻打我們了,你們覺得我們該開戰嗎?」
愛卿甲:「我大魯國千秋萬世,一兵一卒都好比萬人雄獅啊!」
愛卿乙 :「只要君王隨便一個噴嚏,就可以把齊國軍隊吹至渤海啊」
愛卿丙:「何必君王噴嚏,只要一個眼神,就可以殺死齊國軍隊啊。」
魯莊公:「所以我們必勝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愛卿甲乙丙:「大王讚!大王讚!大王讚!大王讚!」
大概就是這樣的氛圍,讓魯莊公自認為必勝而選擇開戰。
  很蠢嗎?確實很蠢,但不要笑魯莊公,那是因為我們旁觀者清啊,很多事情旁觀者來看都是相當淺顯易懂,但是當局者迷啊,尤其是越核心的人越是容易陷入這樣的窘境,這就是典型自我感覺良好養成的過程,不是嗎?
  一個人歷經千辛萬苦爬上高位(歹勢,魯莊公可能天生就是位居高位),自認為精明一世,開始不喜歡別人質疑他的權威,所以身邊願意講真話的人漸漸被踢出他的決策圈,然後身邊的忠臣一個一個離開(或是被離開),只留下那些阿諛奉承的馬屁精,這些馬屁精整天圍著他,因為只要黏在他身邊就有利益可分、有資源可用,所以用盡心思討好,舉凡他提出的任何想法,這些人都是大聲讚好、完全不會提出任何反駁或建議,久了這個人他就真的自以為是甚至自以為神,殊不知這些都是旁邊的人給他製造出來名為同溫層的夢幻泡泡,但事實上早就與現實脫鉤許久,最後禁不起現實殘酷的衝擊而走向毀敗(秦二世、隋煬帝:你找我們?)但最可怕的不是自我感覺良好,如果一個人知道自我感覺良好,那還有救,最可怕的是這種現象正在上演進行式,但你卻毫無知覺,等到發覺時,基本上兩腳已經踏入墳墓了。
  不過,古文之所以寫得好,就是因為他除了點出問題、還有教你如何解決問題,那如何避免這種困境發生,就是魯莊公最後一個回答“小大之獄,雖不能察,必以情。雖然依據證據審判案件很重要,但更深層的是這代表你有與基層接觸交流,而這些也是基層最在乎的事情之一,其實無論是案件審判,還是前面說的利益分享跟資源分配,都要遍及基層跟人民,更重要的是要透過這樣的交流知道底層到底在想甚麼,換句最流行的話就是要接地氣,當開始自我有飄飄然的錯覺時,有人可以給你當頭棒喝,這樣才可以脫免同溫層的陷阱並與現實接觸,制定出符合實際的政策,也才是本文最重要的旨意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天橋底下說古文
天橋底下說古文
我只是個在天橋底下說古文的平凡人,希望藉由自己的筆,為古文增添些不凡的色彩,希望您聽得開心,看得愉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