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從正職發掘人脈機會,自由接案起步走

2020/06/21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曉嫚是你的本名?我還以為是哪個資深記者用筆名寫的外稿呢。」24歲那年,一位初次見面的媒體前輩在交換名片時與我如此寒暄,大概是瞧我愣了一下,他補了句話:「你寫的國際篇,我有看喔。」
這番話拆解起來頗有層次,首先,同業會讀同業的作品,默默觀察彼此的風格和價值觀,天下文字工多如過江之鯽,前輩能說出一介新人的實績,而非「久仰大名」、「你的名字真好聽」一類的社交泛用語,這份博聞強記的功夫值得敬佩。再來,人都喜歡正能量,原來執筆功能取向十足的報導文體,我的寫作技巧是超乎期待的。第三,是關乎業外收入的神秘關鍵字,「外稿」!
在專業方面是「被同業記住的戰力」,可謂接案最基本的大前提。當同業需要有人救火或組隊打怪時,自然會想要把你拉入陣形。

第一步:成為會被同業記住的戰力

當媒體周刊鑒於新聞性、話題熱度,落版單上必須加載某一篇困難度高、領域刁鑽的報導,但社內沒有適合的承擔者,編輯台便會討論:「這篇發外稿吧?」下一期嘎登一聲,那一塊版面就有相應的文章補上。
對新人而言,無論邀外稿還是被邀外稿都是極為神秘的領域--誰是這篇稿子的原作者?編輯怎麼知道這個人能寫?如何聯繫上這些體制外戰力?問號像煮開水的氣泡從我腦海中冒出,而我得到的答案總高深莫測:「你待久一點就懂了。」
在職場上摸爬打滾幾年後,我對這樣的回應有另一番理解--不見得是老鳥藏私或是沒耐心教育新人,而是這塊知識三言兩語說不完,仔細剖析恐怕得開幾個學期的原理與實作課,問題是新人得到武功祕笈也不會立地變成一代宗師,沒經過幾個年頭的打磨修正,很難有什麼亮眼的成果,不如省下口舌,讓有心人自行努力。
想要接到正職工作之外的案件,在專業方面是「被同業記住的戰力」,可謂最基本的大前提。當同業需要有人救火或組隊打怪時,自然會想要把你拉入陣形。
至此有人會擔心,職場上人心隔肚皮,同業不是競爭關係嗎?這樣談到的案子有搞頭嗎?如果在公司裡被嚼舌根「在搞兼差」、「吃碗內看碗外」,會不會被參上一本倒打一耙?去接案網站上找陌生案主試水溫,是不是比較保險?
我認為,先從自己熟悉的人際圈與專業領域著手,不只比較有效率,對自己遇到的狀況和要求也有評估基準,要找人諮詢、搬救兵都更容易。接案網站上的案件類型、案主要求的確可供參考,但花大把時間在網站上開發陌生案主、走客製化的比稿程序,還不如把心神拿來經營自媒體,直接在網路上投放作品,吸引案主主動找上門。
接案網站的另一個常態,是不少案主會把報酬頂標明白列出來,價格合理的也就罷了,問題是許多案件的要求繁複,預算卻連請猴子的香蕉都算不上,議價空間還是零!即使如此血汗,仍會看到已有好幾個用戶ID去搶標,為了一個機會不光賠本還要賣命,我真心……做不到。

明白本業的發展路徑,抓住「節外生枝」的契機

體制內不見得有辦法全職雇用專業的文字工作者,所以到處都是外稿的影武者。
當年,一位跑生活風尚線的記者對我咬耳朵,直言在媒體這一行,毫無經驗的菜鳥才投履歷,有「一定程度」的都是由人介紹。如何理解「一定程度」?先摸清自己本業工作的發展路徑,接著評估自己的現在位置,釐清自己的心之所向,找到下一步的立足點。
以媒體業為例,常見的發展路徑如下--
  • 在體制內晉升
師法《課長島耕作》變《取締役島耕作》的路徑,從記者一路升等打怪,成為資深記者、撰述委員、主筆、採訪主任、副總編輯、總編輯、社長。
  • 累積專長轉行
戮力經營自己的路線,同時累積媒體與該領域的專業,機緣到了順勢改行,例如跑財金線的記者變成金控公司的公關、投資顧問,政治線記者變成政黨、政治人物的幕僚,甚至自己投入選舉。
  • 成為意見領袖
鞏固某一領域的重要消息來源,自己走到前台拿麥克風,昭告天下自己是某個領域的權威,累積一定人氣自然可以多翻幾張命運和機會的手牌,成為名嘴、講師以及現代所謂的網紅。
媒體流動性極大,有時候半年過去辦公室同事的面孔就換過一半,走第二、第三條路的記者同業,不時會回歸第一條技能樹上。這年頭大家只要關係不惡又有持續更新通訊錄,自當有消息來源知道誰去了哪裡做了什麼,有哪些團隊正在招兵買馬,某個職缺是百年一遇還是世紀大地雷。
無論哪一種路徑,外稿是記者的業外收入中,很正統也相當常見的方式。不管是報章雜誌、出版書籍、政府手冊、企業年報、網站介紹、商品廣告、公關記者會……到處都需要人來寫稿、畫插圖、做視覺化圖表(infographics),編輯出給目標讀者的內容,但體制內不見得有辦法全職雇用專業的文字工作者,所以到處都是外稿的影武者

從商業應用文打磨出創作

我的最終目標是創作,接外稿都是寫商業、宣傳性質的應用文體,性質上的確有顯著的差距,多虧25歲之後那兩年,在小單位當渺小行政那段「廢到爆」的日子,我連編撰無聊透頂的獎項成果手冊都心花朵朵開,甚至不顧職場「尊卑倫理」要將這件差事從前輩那兒爭取過來,這些事情我領悟到--自己在拿筆時才有靈魂,只要報酬合理,就寫下去!
除了賺錢,你也可能因為寫一篇或多篇外稿認識了誰,於是誰把你轉介給什麼人、牽線上某個機會,讓你走到更接近理想狀態的位置,這個過程周而復始循環,便進入了夢想的中樞--《性感槍手》這本小說的開端,是一位前輩知道我喜歡看漫畫也有在畫漫畫,轉介我執筆已故漫畫宗師鄭問的追思報導,編輯台對這篇報導頗為滿意,前輩轉達「陶曉嫚也有在寫小說」,時值鏡文學草創,描繪八大眾生相的《性感槍手》便在數個提案中被簽下了。
在《性感槍手》之前,我接過的案子有代發新聞稿、資料整理、代編刊物、議題邀稿、企業年報文案,最主要且穩定的獲利部門是代筆書籍。25歲迄今我寫過八、九本代筆書,這個數字還在攀升中,領域橫跨投資、職場、法律、演藝、醫療、教育、科技、業務力等,非常感謝案主們讓我掙到食衣住行育樂,也幸虧過去打下的基礎,讓陪同先生到美國念書,拿著眷屬依親簽證、不能在美國本地就業的我,在這個窗外就是大自然、有鹿跑來跑去(其他都市生活設施通通沒有)的鄉間,繼續經營自己的事業。
和學生時代少年出傑作的小說家相比,我的努力路徑很漫長,過了30歲才走到靠近創作的位置,即使仍有各種捧心臟的突發、扶額頭的不盡人意,但每個當下的收穫與體驗都是切身且真實的--追夢可以有務實的步驟,為每個步驟刻意練習幾十、幾百次,自然會抓到進步的契機
住處附近出沒的鹿,一開始讓我這都市人好吃驚,後來就習慣了photo by我自己

職業文字工的真心話

  1. 培養讓同業認可的實力。
  2. 接案機會不假外求,從自己的專業領域與人脈著手。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1.6K會員
151內容數
曾任財金與政治線記者,現在致力創作與閱讀。著有小說《性感槍手》、報導文學《我拿青春換明天》、漫畫編劇《民主星火:1977衝破戒嚴的枷鎖》,另著有代筆書籍多本。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