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那些出現在人生中,溫柔善良的好人。

2020/09/01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我常在想,身為一個對回憶細節記憶清楚的人,是否是一種在身上的詛咒。
始終對自己差勁的社交技巧不以為意,唯獨每當遇到許多真心喜歡、欣賞的人,感慨命格中淺薄的人緣。遇到溫柔善良的好人,我總是心存感激,同時也為自己不善與人深交這件事不免可惜。
除了第一和第二位,其餘皆是在日本認識。那一年遇到人的額度,應該把這輩子都用掉了。在此按照時間順序記下。當然還有許多族繁不及備載,我都記得,熱鐵烙膚。

她是釣蝦場的女兒,說父母以生了三個女兒為榮。

職場情商頗高,當時我初出社會,是個有稜有角的毛怪(現在回想起來著實慚愧),她也不放棄釋出善意與我共事。
用字遣詞精準,經常把另一位腦袋混沌的同事當頭棒喝。明明是學設計,有陣子工程離職了還被迫學寫程式。週末經常行程滿檔,被說是「很會生活的人」。
熱愛綠島,去過四次,夢想是在那裡開民宿。人生第一座百岳就是玉山,有次利用周休二日去爬,然後星期一準時來上班。
真的是個很出色的獨立女性。當時我是發自內心欣賞這位同事,此後也難以遇到這樣欣賞的人。
認識她的時候她已經27,卻還是母胎單身。不禁替她感嘆,身旁的男性究竟是瞎了狗眼。不過她是最會放電的水象星座,私以為曖昧對象應該很多。

他大概是我入職場多年以來第一個可以自然聊天的異性。

體型保守估計是我的三倍寬。恩……沒有,應該四倍。
單純老實憨厚,最喜歡這種無害無心機的人了。每次知道是和他搭檔上班都有鬆一口氣的感覺。看似傻楞楞的,當你問他對一些事情的看法,又跟你滔滔不絕。
不論外表和個性都毫無威脅性,在他旁邊沒有心理上的壓力。不過他是個工作上比我還在狀況外的人。只因生對了性別,求職之路比我順遂許多。

員工食堂廚師,聽說是加拿大籍,但是看起來像墨西哥人。

搞不好有血統,反正只隔了一個美國。黑黑瘦瘦,人中兩撇鬍子。
有次在夾菜時,看著我的名牌試著叫我,我這個一整天都沒跟人講幾句話的邊緣人當然是非常開心,立刻頷首微笑。
之後在餐廳遇到他又叫住我,還學我露出驚訝的表情,非常可愛。
食堂的牛奶,手腳一慢就“NO~速”。
有次我試探性的問「可以幫我拿牛奶嗎?」他從廚房拿出來,然後跟我說「只給你喔!」

憑著天使臉孔和體貼性格,在飯店橫掃千軍,一堆姐姐員工覬覦他。

在尚未與他有任何互動以前,就曾耳聞他是個非常溫柔細心的孩子。又長得軟萌軟萌。那時覺得,這種萬人迷通常與自己無緣。
經常與我在同一張桌子並排著用餐,是個會把咖哩弄成「日式咖哩」,一半白飯一半咖哩像一盤太極,才開始吃的人。
就這麼安安靜靜地過了好些時日。
直到有次我把手中的牛奶順手遞給在身後等的他,從此打開了交流的渠道。
在走廊上,他微笑地和我打招呼,微笑的目光就這麼直白地定在我臉上,直到推了另一扇門進去。
那時才隱約覺得,自己和這孩子,好像還會發生點什麼事。
後來我夾水果,他又出現在我身後,我笑出來,把夾子遞給他。
牛奶售罄,站在冰櫃前我想著又“NO~速”了。
「kai──wei──」,突然一聲字正腔圓。
抬頭看,他從廚房拿了牛奶出來對我搖搖。
欸,牛奶什麼的不是重點,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而且,你是可以這樣自由進出廚房的嗎?
左思右想,八成是廚師叫我的那次(還不只一次,有次我恍神,他叫了很多次),他在附近聽見了,就記住了。
後來他又陸續主動幫我拿了牛奶幾次,直到食堂關閉。
最後一次見到他,是在遊客餐廳。彼此面無表情的對上了視線幾秒,然後朝著自己的方向離去。

來日日期只和我差三天,聽聞時就覺得非常巧。

妹妹在台南讀書,受她影響愛上台南。說回台灣要買飛高雄的機票,先衝一波台南。我淡淡地說我不用衝,我就回台南。
當時處處被他照顧,非常好的一個人,好到跟他道別時有種心慌意亂的感覺。
也有可能是那裡的職場實在太過黑暗,稍微一點曙光讓我就像看見上帝顯靈。那裡的魔鬼職場,連食堂阿姨都很可怕。
日文系,卻對日本人很防備。說他老師曾說過日本人擅長「來陰的」,從此謹記在心。
『你到過加拿大打工?那邊歧視應該沒這麼嚴重吧?畢竟組成比較多元,不像日本只有單一民族。』
司機得知我不會日文,露出困擾的表情。
他和司機兩人開始嘀嘀咕咕了起來,我一句也聽不懂,站在旁邊一副沒事人樣。像個在聽老師和父母在講自己的小孩。
最後他叫我拿出車票,在背面寫上自己的手機號碼,讓司機有需要時可以找他。然後幫我把兩箱加起來三十公斤的行李搬上車。
電影《地心引力》有一款海報是,太空人的繫索被斷開(臍帶),脫離了地球(母體)在太空中無援無助的飄流。
當車駛離的剎那,我有這種感覺。

她叫SAKURA,小櫻少女。

這裡工作的台灣人很多,之間的勾心鬥角/愛恨情仇,我沒有興趣。沒一個熟識。
小櫻少女看出我完全不諳日文,在我狀況外又沒人理的時候,指示我接下來要幹麻。
很喜歡和她合作,動作輕輕柔柔,不像有些人粗魯得讓你精神緊繃。
害羞靦腆的日本女高中生,非常的乖巧且吃苦耐勞。經常跟我們一起,上早上八點的班,到晚上七點。我都替她擔心,這樣課業應付得來嗎?
偶爾會見她媽媽載她來上班。
媽媽和她長得一模一樣,連髮型都一樣,就是一個上妝的她。但氣質氣場完全不同,精明幹練的職場女強人模樣。
在這樣看似強勢母親的教養之下,我不禁自行想像他們在家的相處情況。

「我變得愈來愈容易感動,因為知道有些善意和溫柔是如此得來不易。」——溫如生
.因為知道,沒有人有義務對你好,沒有人應該要幫助你。
.生活的惡意拳拳到肉,稍微一點風吹草動,就能讓我的世界分崩離析。
.對外抵抗世界的惡意,對內抵抗依賴溫暖的心理。
.事後曾經不斷回想,是否哪一個moment表錯了情,哪一段對話辭不達意。
「我是這麼努力地讓自己看起來雲淡風輕,接受那些終將離我而去。」——蘇乙笙
儘管如今我們不再有交集,不管重來幾次我都還是會說,真的很高興認識你。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王凱葳
王凱葳
我很久前就意識到,你是在車站和地鐵會跑起來趕那趟車的人,而我則永遠保持一個節奏,寧可錯過眼前的也不願變更自己的步伐。但是我始終沒有與你提起這一差別。因為我發現,在即將錯過你的時候,我也曾跑了起來。——小田一遙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