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小鈴鐺通知
檢舉內容
如世界同等大的寂寞

2020/09/28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越走越遠,是自己當初的夢想。即使看著現在的一切,仍然不及當初立下願望的一半。
女人兒時的願望是長大後能在很多很多地方都有房子,每個季節都能到適合的地方,躲避夏天。可能是小時候聽了慈禧太后有避暑莊園這件事很令人羨慕;也可能是因為一到濕熱的夏天身上就容易長紅斑而苦惱的不得了,女人默默覺得兩者是講同一件事情,也許慈禧太后真的跟她一樣,濕熱的夏天搞得人生都不對勁。
大學的時候,女人到雪梨去讀財經,學習市場與理財;畢業後又到舊金山讀研究所,輾轉幾年後又回到了澳洲,先跟父母借了一些錢,很努力的在墨爾本華人街買了一個不算貴的小公寓,計畫先從台中與墨爾本兩個城市的遷居打開自己的夢想。而為了執行她的夢想,她找了線上財經顧問的工作,主要協助顧客做國際投資理財建議的服務。
不知不覺又幾年過去,女人的事業做得很好,有時壓力很大,但幾乎都能化險為夷,大部分投資不利的顧客仍覺得她的建議是精準的,因為客觀來看,女人做的沒有比任何一個投資顧問做得少,每次的報告也都顧全大局,最重要的是大家知道女人耗盡了生活在這工作上。
拚事業的九年間,女人不曾覺得愛情是必要的,原因難以釐清,總之女人近幾年把火力集中在置產於東京這件事情上,可以實現自己短住的心願,也能短租給其他人。也因為目標明確且預計不久可達成,女人所有心思都在工作與找理想房子兩者,一有空檔就飛東京,事先安排行程,把短短的三天兩夜都塞滿,充滿效率的四處看。
即將 35 歲的這一個年末,女人的父親體檢出有肝癌第二期,還好這時是短居在台中的老家,可以就近陪伴父親。這件事情當然不可能在女人的人生計劃當中,猛烈的影響女人長久以來循序漸進完成夢想的規劃。療程馬上就展開,幸虧發現的不算晚,但是似乎有什麼在動搖著女人的內心。慢慢的到了隔年台灣的春天,女人隱約覺得自己犧牲了好幾次飛東京的計畫,但一直到天氣開始有炎熱跡象之前,都忍著不說。
從來就放任女人築夢踏實的父親,在一次沉默的陪伴過程中,不小心吐露了希望女人也重視自己人生幸福的想法。女人則說出自己單獨一人就是最好的幸福來回應。
沒想到這是女人從小到大跟父親吵得最兇的一次。女人要父親好好照顧自己不要讓她擔心,她不可能一直住在台中;父親則疑惑為何自己的女兒變成如此追求獨立,獨立到他難以接受。
兩人內心都有未完全說明的心事,即使在當下,他們都還覺得說不出來。

女人飛回墨爾本,迎接南半球初涼的冬天,剛出機場時,感受到涼意,女人心裡舒坦的想著,這是她的人生,是她孰悉的活著的方式。
進家門時,信箱裡塞滿信件與廣告紙,女人一如往常的整理著,大部分都拿去丟掉。可是當她打開垃圾桶時,發現桶底有一隻死掉的大蜘蛛,她嚇到哭了出來。
這一哭,就是兩個小時,女人驚覺自己的哭不是因為蜘蛛,是因為她感到寂寞。
投資是一件永續的事情,每件投資標的都有循環,想永遠有獲利可能,就必須明白循環投資的進出場與風險分散的必要。
這是她常講給客戶聽的一句話。
但她從沒意識過自己也有寂寞的風險,從理性角度來看必須提前做出對的投資來防範風險才對。
女人的世界可能比很多人都大,就物理距離還有生活範圍來說,但她開始覺得,世界越大,隨之得來的快樂與悲傷也會越大,因為情感有了連結,每個地點都無所遁形,不像逃避夏天一樣的簡單。
但她不知怎麼的,從頭就沒想過這個問題。
她不明白自己的寂寞是不在家人身邊,或她沒有愛情。
如果有愛情,可能她不怕自己將來50年的寂寞;也許所有的獨立都只欠缺一個契機來發現寂寞的存在。
這個讓生活開始重返正軌的夜晚,寂寞卻從她的內心湧現,慢慢罩住了整個星空。女人看著地上未打開的行李箱,還有那散落的信件與廣告紙,以及垃圾桶裡的蜘蛛。
Lockon Lee
Lockon Lee喜歡這篇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花序說書人
花序說書人
7追蹤者
10內容數
兩性、婚姻、非主流關係的感情擺渡人,醫學背景,心理咨詢師專業,從小在不同文化之下耳濡目染,理解文化差異下的各種情感價值觀與糾葛。透過原創故事告訴大家:其實我們都很像,為愛而活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