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生活隨筆】10/16

2020/10/16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人最大的敵人,大概就是自己了。不論是偶爾不想太累,想放過自己的瞬間;或是嘗試數次之後,不知何年何月,才會迎來到頭的終點,在過渡期、碰撞期自我懷疑,而衍生的焦慮或是某種程度想自我毀滅的厭惡,都再再讓人看見「敵人,就是自己。」
昨天上〈莊子〉的課時,老師提到「夢」和「淺意識」之間的關聯,並分享自己曾做過「人在課堂講課,學生聽得到她的聲音,卻看不見她的人」的夢,還有夢到「自己穿著睡衣去上課,結果沒穿鞋」的事情,轉而問我們「你們會不會覺得,夢裡的世界身歷其境?會不會有似曾相似的熟悉感呢?」我才想起自己很久沒做夢,然而今天不小心多睡了一會,早上醒來之後流了身汗,迷迷糊糊中,才又想起做的夢。
夢裡面,我去了很遠的城市,似乎是到了國外,在異國碰上認識的人,相談甚歡後,兩個女生要騎機車去另一個地點,這時出現其他共同認識的人,沒想到你也出現了。我向你走過了過去,你拿起安全帽,一邊操作著要扣上扣環,看著遠方對我說:「站著幹嘛,她載你啊。」你冷淡地像是與我絲毫不熟識,不再和過去一樣,欣喜看見我的出現,甚至一點都不意外,而我則是對於你來到這個地方,而且看似是在此地生活,充滿著訝異和覺得被蒙蔽的心情,因而有了「原來一切都過去了啊…」的傷感。即便一方還沉浸在過去的悵然中,但只要其中一方,覺得早就無需介懷,就可以成為被篇翻的故事,這麼想著時,不禁覺得人生處處充滿悖論,即便是覺得很珍惜、重視的關係,都未必會得到善待,人生很多時候,就是一再告訴你:「上帝沒有給你想要的,是因為祂要給你"適合"你的。」你未必最終跟最喜歡的在一起,何況你的喜歡,很多時候,是建立在「他沒那麼喜歡你」,人們因為各自的執著,互相牽動著,世事因而有了不同結局和變卦,好像嘲笑著我們努力「做選擇」這件事,因為選擇,很多時候,是在無從選擇下,而有的結果。
我打開音樂平台,點了〈浴室〉這首歌
反覆聽了整個早上,想起這場夢,換來智能手環上寫的「深眠2小時」,是因為我又開始能在夢中,感到自在嗎?然而現實生活中的不自在,似乎也是因你而起時,我嘲笑自己的愚拙,聽著主唱柔聲地唱:
「我又淚流滿面而你不在我身邊
芒草在山巔 痛苦還留在眉間」
而我在末了,跟著不斷哼著那句:
「終於忘記你的時候
你出現在我的夢裡」
歌曲〈浴室〉
作詞:鄭敬儒‖ 作曲:deca joins ‖專輯:浴室‖歌手: deca joins
渴望能在夢以外的世界,看見你。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潘韻婷,潘婷,2021年國北教大語創系創作組畢業。 即將展開新的旅途,前進的同時,記錄著過去。 現就讀: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聯絡信箱:[email protected]
大概就是我對生活的一些體悟,可能是散文、極短篇,隨筆,或是小說。 生活就是創作,創作就是生活,又該如何在這其中:「斷虛實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