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島的黃南瓜,終於自由了

2021/08/10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2019年,直島的黃南瓜。
直島的黃南瓜就這樣被原本要進來台灣的盧碧颱風吹走了。
上週末,原本因為疫情漸好、防疫降為二級,總算能夠實體舉辦的給國中生參加的活動,在即將開始前幾天,因為颱風和可能帶來的外圍環流的不確定性,幾經考量,還是決定暫停舉辦實體活動。
結果原訂的活動日陽光普照,而我們和學生就這樣被困在家裡上了半天的線上課程,還好最後仍然順利的完成,但還是因為少了一些實體的溫度而覺得有點小小的遺憾。
一直到看到南瓜落難的消息,在不敢置信中,猛一回神,突然覺得2021年,好像就是個充滿各種顛覆想像的事情充斥身邊的一年。在遠方看著各國歷經洪水、森林大火、颱風、疫情帶走的生命,突然間覺得自己的遺憾其實好渺小。
想起前年的夏天,還能自在移動的時候,初見南瓜的樣子。
排上長長的隊伍,大家都只為了能跟南瓜留下一張珍貴的合影。想起當時終於輪到我,而我只是蹲下來,仔細轉動鏡頭對焦。
我想,那可能是我能夠最仔細地凝視它的幾秒鐘了吧。
而那幾秒鐘的滴答聲到現在仍然清晰記得,或許是自己的緊張心緒作祟的緣故,總覺得後方排隊的人眼光之熾熱,就像當天熱辣辣的陽光一樣。
還記得當時覺得離南瓜太近了,想要後退,又不好意思勞師動眾(畢竟人真的很多啊),索性勉強的按下了快門,得到了一顆巨無霸南瓜,一邊忖度著下一次要什麼時候來,才有時間和空間好好記錄它呢?
原來是真的,在按下快門的那一刻,眼前的畫面就死去了。還沒來得及趕上明年的藝術祭,還沒來得及迎接蜂擁的人潮,黃南瓜就這樣漂走了。又或者,也許它終於累了,日復一日地矗立在那兒風吹日曬雨淋,人潮來的時候也沒得休息的迎接各種閃光燈的曝曬。
心中有千萬種對於〈漂走的黃南瓜,之後呢?〉的想像,我想這就是遺憾相伴而來的禮物吧。
黃南瓜遇難之後,希望能夠有新的創作陪伴新的世代,像是奧運頒獎典禮的勝利花束一樣,把這一年所有的難淬煉成一些什麼,讓人們能夠深刻記得的那種。

想起黃南瓜,也跟著想起一些在瀨戶內顯影的畫面和故事,一起來回顧: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歡迎追蹤作者以及我的專題《安妮的田野攝影日誌》,也歡迎拍打(綠色按鈕)餵食(愛心),給予創作者一些支持,讓我有更多的動力把日常的觀察落地成文字,跟更多的人分享喔,謝謝 :)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港都女子,教育與文化工作者。蹲點於雲林田間小學的期間,看見鄉村的美與愁,遂與夥伴創立「所在教育工作室」,用教育和鄉村的土地與人做朋友。喜歡抓著底片相機散策,與底片一起行光合作用,透過觀景窗,感受土地與人的關係。花期未定。任何有趣的寫作計畫,歡迎來信討論:[email protected]
2017年,因著NGO計畫來到雲林,任教於一所田間小學。設計土地課程的過程跌跌撞撞,才發現許多土地的事情,跟著相機Zoom in 走進去,才能夠讓眼前所見,在心底產生漣漪。在專題中,我期待用底片的色溫、異鄉人的思考,跟著妳/你一同走進鄉村。
留言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