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2022/03/02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今年直至現在,也就已經過了3個月零3天,有什麼事情比較開始有苗頭,好起來了嗎?坦白說,我覺得沒有,反而是每天都在「期待更壞的境界」。
之前看過有一套瘋狂的cult片(剛才Google 了一下才知道 cult片的書面意思是「非主流電影或另類電影」),有一個女孩懷孕了,但身體的肉卻一塊塊地被吃掉,有個類似智慧老人的角色,一言不發,經過罪行發生之處又沒有出手相助,看到女孩的手正在被吃,他也是行過便算。我想,我現在身處這種疫情的環境,我也差不多是這個老人了吧。可以做什麼?就是狹隘地想,維持工作,保住飯碗,令收入盡量不變,用收入照顧兩老,然後,就再沒有然後了。錢、家庭,這兩者佔去了人腦絕大部份的CPU和記憶體。太多的其他,也很難一同運轉,幸運的,會找到幸福的愛情;不幸的,只會找到「只是一個責任」的婚姻或者男女朋友關係。
當然,單身也是一種幸福,畢竟跟另一個人類相處太易令人頭痛。
疫情最令人感受到的,不是寂寞,不是什麼健康最重要,媽的,難道沒有疫情你不覺得健康重要嗎?可笑!反而,最令我感受深刻的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疫情之前,有誰會想到健身教練、空姐空少會有被迫失業的一天,甚至「人一定要吃飯」的餐飲業,有誰會幻想過會有朝一日像現在一樣「水靜河飛」?疫情來襲前,沒有人想過自己在做的職業會不再為自己帶來可靠的收入。為什麼?他們不是做作家,不是做畫家,不是一些被社會普遍認同難以維生的行業,而是一向都能generate穩定收入的職業或者專業!從來沒有不可怕,曾經有過而現在失去才最可怕。空姐是以前女生們趨之若鶩的職業,好像社會已經不再需要這些會「妨礙清零」的職業了。健身室「劏客」無數,讓客人繳了一年甚至多於一年的年費,低則幾萬,多則十幾萬或幾十萬,然後一句再見也沒有就關門大吉的新聞,疫情前也常有聽聞,有些健身室不是如此黑心,但黑心的健身公司卻無日無之,黑心商人賺了那麼多「不義之財」,本應「發過豬頭」,現在這些曾經風光的行業都只剩下黑壓壓、沒有燈光的門面,以及「暫停營業」的招牌。每天晚上六時沒有堂食,下午限聚令收緊到二人一桌,餐廳零售酒家百貨,能結業的都結業了。對,「清零」重要,這些就是「清零」的代價。
剩下的是什麼?是生機!但誰能抓住生機?技能!應變能力!如果兩者都沒有,就很難抓住生機轉型,然後沐火重生!運輸的師傅在疫情期間幫忙運送物資,司機們幫忙接送醫護和病人,醫護站在最前線,固然不用說,不只飯碗牢固,每天應付疫情和病人更是疲於奔命,真正是辛苦錢,賺了錢也不能享受,疫情一天未結束,一天還在上班的地點(醫院、診所)打仗。一眾外賣小哥、外賣大姐們,更是因擔心被感染而不想出門的市民的救星,吃的人不想承受的風險,他們幫我們某程度上承受了。以前,做經理的、做零售業一姐的,可能都投身了送外賣行業,賺到一分錢算一分錢。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英文也有一句:Swim or drown. 大家都在努力游泳,不望脫穎而出,只望不要在財政上死掉。
我是做補習的。每次聽到「我們在回復面授課時會回來上課」之類的說話時,我心裡便想,你肯定我們不會結業?或者,說的人都知道有這種可能性,那麼,如果你們結業,我們就去找另一家補習社吧。難道別人會等你一輩子嗎?所以,這些都只是客氣說話。就像「得閒飲茶」,有空約你去喝茶,有空?有空都在家看Netflix啦,還找你幹嘛?有錢分嗎?
然後,有一堆學生又不願上網課。對啊,成年人也不想在家工作。位置不對,環境不對,什麼都不對,但當銀行存款逐漸下調時,所有的「不對」都要變成「對」。別人常說香港人懂變通、靈活性強,我想,把中文翻譯成中文,大概就是如此這般的意思吧!
小孩、學生,一天8-10小時對著電腦上課,眼珠也快爛掉了,影片又聽不明白,Zoom 的訊號接受又差,時而斷網,時而聽不懂老師在教什麼,一堆只收薪金不做事的所謂老師更是天天「飛書」,把書本上印著的文字讀一遍就當教完那課書。你們都快來香港做老師,真的很容易,真的,做害群之馬很容易,真心做事永遠都是上坡,上坡永遠都是很困難,但一定會看到攝人的風景,看到學生進步,是我的工作原動力。
但是,如果不上網課,又沒有自主學習能力,又不能自律,那麼,可以做什麼?還可以有什麼原因或做法令自己進步?找興趣!但他們有一部份人對讀書又是興趣缺缺,唯一希望是他們找到一技之長,不要說貢獻社會了,指望他們能養活自己就算了。我的一些學生,雖然不喜歡讀書,但是電腦奇才,hacking或coding都難不倒他;有些則報讀了飛機維修課程,想鑽研自己喜歡的飛機大炮,每次看到他們,我都覺得他們比我更有抱負,更有學識,更有衝勁!
然而,有時看到另一群學生,真的覺得很悲涼。適應不了社會變化,生理和心理都不能接受網上教學,又沒有自動自覺學習的能力,要老師把知識碎片化,把一塊一塊知識放在匙上,像餵老人院的病人一樣一匙一匙的去餵食,別人教他去釣魚,不想每次幫他打魚,生怕他沒有捉魚的能力,他卻寧願躺平,一副「我餓死也沒關係」,或者「反正我有爸媽養」的姿態,再回頭看看那些家中條件有限但從來沒有放棄過學習或人生的清貧學生,我覺得,這真的是平行時空。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不是要求每一個學生都要接受網課,正如我自己其實也在努力學習適應中,又如何能要求只來了這個地球短短十幾年的他們接受和快速、完美地適應過來?但是,看見他們只是一個勁兒地投訴網課沒成效,又不反省自己作為一個學生做過什麼有用的事,我也真的是經歷無數個 jaw-dropping moment。我好像有無數個腦袋,炸完一個到一個,活了廿幾年,也真的是「歎為觀止」。
難怪有人說,做那一個行業就會對那個行業生厭。幸好,托上帝的鴻福,我還未生厭。希望我也是「適者生存」中的適者,而不是應付不到逆流的船。近來看多了財經,有一句話我記憶猶新:水退去時,就知道誰在裸泳。
水何時退去?Nobody knows.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8會員
79內容數
我寫的散文,有中有英 I write in Chinese and English. Writing as therapy. 行過路過咪錯過!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