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為了考試而寫作到Freedom Writer的寫作之旅

2022/05/24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還記得開始寫作,似乎可以朦朦朧朧的追溯到國小被迫寫日記,記憶中開始有作文課之時,作文寫得超爛被迫去補習,所以從小對寫作非常反感。
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沒有花錢補習的必要,國小程度的作文,到國中後又是另一個不同的層次,何況國高中還面臨升學壓力,對作文沒有任何天賦的我來說,國小補習無疑是將錢投入大海,對之後的作文考沒有任何助益。

部落格網誌的崛起與殞落

如果不說從小為了學校、考試以及升學壓力而寫作,那自發性的開始「亂寫」一通,可以從高中經營無名小站開始說起(時代的眼淚)。
還記得高中的時候,國文老師要求大家寫週記,然後跟別的班級強迫交換週記,結果就是大家都在週記本上湊字數交作業,最後只辦了一學期就不了了之;反觀在網路世界上,大家卻是將部落格經營得有聲有色,甚至用即時通狀態告知朋友網誌已更新,恨不得獲得全世界的關注。
回想起來,強迫性與自發性寫作,兩者帶來的積極性差距看來格外諷刺。
高中的某堂課程,老師要求寫一篇作文題目「我的偶像」,我虛構一位偉人的一生,來表達我沒有崇拜的偶像這件事,唬得老師一愣一愣的,作品還獲得班上同學的喜愛。當時班上流行九把刀、藤井樹以及輕小說等小說,配合這件事蹟,寫作的契機就此萌芽,班上寫作的風氣瞬間被帶了起來。
高中畢業後,脫離人人自詡現在詩人李白、九把刀的下一把交椅、導演李安傳人的氛圍,原先寫作的友人們也陸續停下筆,轉而將青春揮灑在名為「學業」、「社團」、「愛情」以及「打工」的大學必修四大學分,開始下一個階段的精彩人生旅程,為自己的青春與學涯畫上難忘的句點。
隨著臉書的崛起,部落格以及即時通式微,朋友圈也不再使用舊時代的產物,大家開始在臉書加好友、發廢文,網誌也不再更新。
大學後隨大流,自己偶爾還是會不時去更新網誌,主要都是遇到一些較為難忘的事物,或是在臉書發文後覺得值得紀錄,才會將文章轉至部落格做轉存使用。直到無名小站準備關站了,象徵著「我們這一代」的集體記憶也跟著消失在時代的潮流中。
在無名關閉前夕,我將所有文章轉到新的部落格,並不是有心經營,而是對自己的過去有所留戀,待時過境遷的某個時刻,未來的自己看到後覺得「原來過去的我曾經這樣過,我都忘了!」。
畢竟大部分內容,都是紀錄著我在大學以前發生過的事情,可以說是乘載著我當時的情緒、想法、緣由、初衷,甚至是完美保留當時的寫作風格。

重拾筆鋒的電子報專欄

在因緣際會下決定就讀研究所,在考慮不影響課業太多的狀況下,決定加入當時的所刊<雲砌電子報>(目前已停運,舊網站可參考:雲砌電子報),開始擔任專欄編輯,用每個月一篇文章的方式賺個微薄的稿費。
自告奮勇接下封面故事的欄位,代表著每一期都是由我的文章打頭陣。首篇文章無法吸引讀者眼球的話,繼續閱讀後續專欄的文章機率也會降低,因此每次的文章主題、標題、內容、段落、語句通順、行銷語等…都讓我絞盡腦汁,必須榨取許多腦細胞才能產出一篇自己滿意的文章(胃疼)。
只能說當時負責每期月刊門面的我,壓力山大啊!
尤其是交稿前夕,給學長姐校稿前,自己必須再三確認排版、錯字、段落、資料與圖片來源等,先自行排除低階錯誤。那種沒安全感的感覺,就跟前腳才剛把門窗關緊,後腳一出門卻又想說「總覺得還有遺漏什麼?」有一曲同工之妙。
隨著之後升上研二有新社員的加入,除了原先的業務外,後續帶人也培養些校稿能力。
只能說腦力活的錢不好賺啊!至於後續服役,以及澳洲打工的勞動活賺辛苦錢,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所以總的來說,正式開始「寫作」是在接下專欄之後,在此之前都只是不講格式、段落、標點符號,不時還有火星文、注音文以及表情符號的「散文日記」。
拜於專欄編輯的歷練與打底,現在MEDIUM寫文章隨便都能超過兩、三千字,更會去注意標點符號、語句通順,以及文章主題與內容脈絡的一致性
回想起這段時光,竟是對「內容有價」感受最實在的時刻。畢竟從MEDIUM寫了百篇文章,過程中只有免費轉載的邀約,還沒遇過主動付費邀稿的。

封筆後二度提筆

畢業不久的我,急於找一個適合的地方將自己研究所獲得的一些想法與觀點記錄起來,希望趁著記憶鮮明的時候趕緊寫下來,擔心僅靠腦袋記憶,後續接觸新事物的時候就忘得一乾二淨。
只是畢業後沒了電子報的業務,再加上服役的緣故,好不容易養成每月一文的寫作習慣又因此歇筆。
在服役期間,有朋友開始在MEDIUM上寫作,自己被平台的簡潔所吸引,於是GOOGLE爬文並實際參與到MEDIUM生態文化,幾天後就決定重操舊業。因此從2018年3月14日在MEDIUM發布了第一篇文章《淺談人生觀-生命是長期而持續的累積》,開始累積自己的作品集。
自己希望能將理論知識化為實務運用,達到融會貫通的地步,因此會去思考該如何將過去所學應用在生活與工作上。正因為如此,一件事情可以用很多面向的角度去看待,造就很多觀點可以抒寫成文,所以寫作至今也都不缺題材,唯一缺的就是花時間將草稿化為一篇篇搬得上檯面的文章。
轉眼過了三個年頭,我的人生階段也從替代役、澳洲打工到回歸台灣社會,從文章也能發現觀點清一色都是分享人生各個階段我的所見、所聞與所想
有別於電子報的讀者僅限於校內學生(甚至是系所),MEDIUM上的讀者樣貌更是多樣化,因此初期在寫文章上,會特別注意用詞遣字。隨著觀察其他作者的作法,以及針對MEDIUM的一些寫作技巧後,像是「要懂得愛惜羽毛」、不追求極致的完美才發文、該如何設立吸睛又不失傳達內文的主副標題、內容主軸與精華濃縮、內文的偏擺調整(圍繞在主軸的子議題展開與各章節權重)等。
希望寫出好文、希望曝光時能獲得關注、希望獲得讀者的迴響與共鳴…。當追求的目標變多了,回過頭來才發現:
除了寫作技巧外,還有好多東西要學。
所以只要還走在寫作這條路上,就沒有所謂「完美的文章」這回事,偶爾回味以前的舊文,看到些小瑕疵還是會忍不住手癢去進行微調。
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未完的寫作之旅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人生故事,礙於我們時間有限,無法逐一體驗。因此,必須把握每次的機會教育,多聽、多問過來人的人生經驗。
因此自己寫作的目的是希望:將自己心路歷程還有過程中獲得的啟發,一字一句轉化成文,藉此發揮引路人的影響力。
把他人過往的經驗變成自己的,就可以少走很多冤枉路。
自己本身不是什麼網紅,沒名人加持,更沒任何主角光環,很單純的一介素人草民。也因為跟平凡人沒什麼兩樣,更能貼近一般人生活日常,當一個沒距離感的Nobody。
哪怕我的文章受眾市場非常小塊,但對讀者來說卻能帶來具體的觀念改變,甚至是能馬上獲得他們所需要的資訊以及知識點,所以或多或少還是能感受到自己文章所帶來渺小的影響力,對這世界還是有些許貢獻。
小時候付錢補習學寫作;高中開部落格寫散文日記與小說抒發情緒;研究所擔任專欄編輯體驗到何謂「內容有價」;如今變成還在打底增加作品集的Freedom Writer。
我的寫作之路,過程中沒什麼波瀾壯闊,整體來說跟路人甲沒什麼兩樣,故事平淡無奇,沒什麼記憶點,自己也是趁著還記得的時候寫下來,以免忘記(笑)。
說這麼多,還是免不俗的要感謝一路走來,對我不離不棄的讀者們,三年來因為你們不同形式的支持方式,讓我寫作之路持續至今。
我們,下篇文章見。

延伸閱讀

澳洲打工度假

替代役時期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學過電子、工管以及企管,曾在地檢署體驗公務員生活,也曾壯遊澳洲打工度假,自詡為「燃燒著工管魂的企管人」,興趣是廣泛閱讀。 閒暇之餘,寫文章分享自己跨領域的人生經歷。
人生,走到哪裡,想到哪裡,寫到哪裡。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