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在志為悲 - 半夜三點的驚醒空凜の獅子也是貓空凜の獅子也是貓

肺在志為悲 - 半夜三點的驚醒

2022-06-23|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妳對酒精的依賴性,有點高。


朋友傳來的一句訊息,瞬間爆哭不止。
「喝酒可以適時放鬆,有個量有個度,但妳卻是必須喝到才行,妳已經開始依賴酒精了。」
近期看完了兩本書,想著要寫些分享,但這一兩年來偶會連續一陣子的半夜驚醒,有時是哭醒。這期間,整個身心狀態處在一種在情緒邊緣的懸崖。幾個姐妹擔心的訊息,眼淚潰堤的快哭成一片汪洋,或許是有些釋放了,總有一覺睡到五點多的。剛好看到方格子的主題策展「睡不著的夜」,就來寫寫這個吧。
好奇為什麼總在三點多的驚醒,爬了一些跟夢境及中醫理論的文章,寫著:
【在03:00-05:00這個時間點驚醒的人,代表著你最近太過積極想要達成某個目標或期許,而這樣的壓力不斷的驅使著你,再者也可能是你最近常感到絕望甚至悲觀,低落的情緒壟罩著你,導致你睡不好,你可以和朋友聊一條或尋求紓壓的管道,讓自己的身心靈與睡眠調回健康狀態。】
【器官排毒和修復的時期,比如肺部就是在這個階段進行運轉的。有可能是肺部氣血不足,血流通不順暢等導致的。因為氣血不足身體就會開啟自癒模式,大腦因此向你發出了信號,提醒你醒來。】
不說自己是否有想達成甚麼或期許什麼,人生本就會有些期許,只是不確定是否是這個關係。但驚醒當下的低落,確有些交纏著,伴隨著呼吸的窘迫與不順,吸了氣喘藥雖舒緩,卻調治不了一些回憶的惡夢。
在每個人的世界裡,困住自己的那些,對別人而言只是滄海一粟,在他人眼中,不過是構成人生百態的過路風景。每個人心裡的都有一些傷,是一種主觀的經驗,無論是多少事或大小事,一旦壓垮了一個人的情緒整合能力,造成無法處理和負荷身心,傷就產生了。
生活的本質是複雜的,有積極也有消極的時刻。大多數人都只喜歡看到正面積極樂觀的一面,總被教導要多些正能量,少些消極負面的情緒,稱讚臉上掛著笑容,無論何時都充滿希望的人。當一個人遇到挫折的時候,會勸說要樂觀點,若悲觀,會被標上抗壓低,被比較著誰比較艱苦之類的。
似乎大多會抱持著樂觀積極才值得被鼓勵、接納,消極負面則招人厭棄的誤解。
生活中的壓力,足以對身心帶來影響,而身為一個應該要表現成熟的大人,不管面對什麼,要盡量的不把情緒帶入或流露,慢慢的將其內化到身體裡,使得身體變成進入警備狀態,令身體激發戰鬥抑或是凍結來保護跟避免刺激心靈,當面對一些似曾相識的場景跟事件時,就會無預警的讓身體在某個時段反覆煎熬。
我大概是這樣吧。
德國哲學家馬丁·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的著作《存在與時間》裡說道:「人是時間性的存有。」,就是:人的本質就是人的記憶,而存在與時間的關係,其實也就是記憶。「記憶」像時間卻又不是時間、像空間卻又不像空間的事物。
人生經歷過的事情,都是有記憶的,只因感受與情感的承載,存擋的位置及能打開的鎖不同。大多有這經驗吧?某年某月某一天突然想起10幾20年前的小事,卻也會突然忘記去年、或幾個月前發生的事。

走在路上,總會不由自主避開水溝蓋,若上下車時剛好停在水溝蓋上,我也會想辦法跨開腳步避開。有朋友注意到問,是討厭水溝蓋覺得髒還是臭嗎?
「因為小時候掉進水溝蓋,差點淹死。」水溝蓋跟水,成了我的恐懼。

年輕時的母親,工作與家庭的壓力,有酗酒的習慣。那是一個颱風夜,風雨交加。父親還在外工作,想喝酒的母親拿錢要我去買,看著外面的風雨,索性不撐傘,路上淹水深及膝蓋,當時還是小學生的我,以為走在騎樓邊邊是安全的,沒想其中一個水溝蓋是掀起來的,撲通一聲我掉下去。
踩不到底,整個人在水裡不斷的掙扎,伸出一隻手試圖在水面上揮舞著,一邊還擔心著口袋的錢會不會掉了,沒買到酒回家會被打。好在不遠處雜貨店的老闆在拉下鐵門時,望向這邊看到了我,趕緊跑過來把我從水裡抱起來,至今還是很感謝他的救命之恩,雖然忘了他是誰。
拖著一身濕與痛,還是把酒買回家,母親什麼話都沒說,已經習慣了。
若是現在,救護車、警車、檢討水溝蓋沒蓋好的聲浪,大概都來了吧。

這跟最近的驚醒沒有關係,只是說說記憶這件事。驚醒的緣由,心底是知道的,只是需要時間,人總是能看透,但不見得看得開。每個人都有自己生命的難處,不是當事人是無法體會與感知那些艱困,有些人也許能夠繼續呼吸著已經是最大的努力了。
生命的坎,只有自己能過。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人,總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隱隱含著怪罪別人的痛苦是自找的責備。
請收斂些吧。

從小到大,家裡跟學校的環境,習慣當一個照顧者、安慰者的角色,傾聽別人的需要,慢慢忘了說出想要,好友常會虧我很不會聊天。但在文字的世界裡,我似乎還挺能暢所欲言的,或許這就是生命的轉彎處吧。
大溪餐廳一偶(好友拍攝)
忐忑的心情
沈重的腦袋
疲憊的身軀
以為在應該貪睡的夜晚
半夜三點 清醒了

坐在床邊
看著電風扇規律的擺動
往右  往左  往右  往左

想著
就像情感存在於生命中的擺動
我們妄想平衡一切
卻被平衡的軸  控制了
天秤兩端孰高孰低
高的一方 可能摔得粉身碎骨
低的一方 可能從此一蹶不振

想握緊的
想放開的
得先學會與自己妥協
by 空凜


請回到你的內在權威與勇敢,記得對自己溫柔,日後若遇到任何情感湧現,請別壓抑也無須苛責自己,你的敏感、纖細與脆弱,與堅強並不牴觸。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走過一半歲月還在理性感性間拉扯的大齡女子。想大的不大,不太溫柔,青春走進了皺紋,依然不變的是小劇場的平行幻想。寫作,是生活記憶裡痛並快樂的反覆,寫心情、寫情慾、寫你我、寫分享,寫這些那些。Sometimes all you need is 20 seconds of insane courage.
本文發佈於
日子有時不好過,想留點溫柔給自己,還能擁抱勇敢,這裡是我的心情太嘮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