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自我和解|允許憤怒,是對自己的一種愛

2022/07/25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從上次她在個案中(第一次個案:女人自我和解,沒有自我的女人),處理近期婚姻官司的傷痛,她在第一次個案中倒掉了大量的悲哀,一週以內能量瞬間改變,哀傷釋放了大部分,整個人眼神不再朦朧模糊一片,還換了新造型!這真是和解非常驚人的效果!
除了改變新造型外,這週她開啟了另一個新的自己,開始學著與伴侶做出真心想法的表達。

過往,因為伴侶長期在外劈腿的關係,她覺得沒有辦法改變先生、又無法離開這個困境,於是長期悶著頭憤怒的做事,也不敢去過問先生的這些「外面事」。

如今,她倒掉了悲傷,突然開始能夠與先生交談,並且開始與他詢問一直以來都無法談論的「外面事」。

然而,當一開始講真實的想法後,新的學習一樣席捲而來,她開始被先生的表述所動搖,無法理性的看待與事實不符之處,事實上,先生為自己的狀態也做了許多的辯駁,先生一樣表達自己不被愛、不被關懷的感受,並且自我聲明,早已經不愛對方了。

於是,我必須重新的提醒她,他這麼做已經是一個長期的事實,所以他長期欺騙,也能夠看出這個人個性上的本質,他有他的軟弱、你有你的做不到,然而請開始學習智慧判斷他的話語,因為從他的長期行為裡,已經知道他會長期欺騙你的事實,而不一昧地以為「原諒與寬恕」「同理對方」才是應該做的。必須看清楚,這整個事件中,屬於自己的投射與生命課。

過度的慈悲是缺乏理性的,很容易被受傷者的語句所矇騙,因為,你也是不斷的這麼對待自己,在各種內心狀態裡,幫自己找理由。

另一方面,先生回敬的委屈與不滿,讓她尚未消化完的情緒,再次有了新的刺激,「那我的委屈呢?那我的受傷呢?憑什麼我要當受傷的?憑什麼你能因為不開心、不不感到關懷就出去亂搞、背叛這個家?」
讓我們一樣,在和解中拉回自己,不過度充當受害者。




關於劈腿,你會有三種層次的憤怒需要和解


是的,她很憤怒。
她的憤怒在,我一樣感到很多挫折、我一樣感到很多委屈、我一樣感受不到愛、我一樣有我的需求,但我就沒做出「背叛、劈腿、欺騙」這件事啊!
對男人
她氣,她氣這個男人怎麼這麼讓人失望,這個男人怎麼可以背叛他的誓言、他對家庭的責任、這個男人怎麼可以不遵守婚姻的界線、缺乏道德與忠誠!
對女人
她氣,她氣那個女人,憑什麼來侵門踏戶,憑什麼傷害自己的家,憑什麼你不斷地來騷擾別人的男人!
對自己
但最真實的是,她氣,她氣她自己,沒有能力護衛自己的家、沒有能力讓這個男人自動為她做忠誠的選擇、沒有能力不讓另一個女人佔領她的男人,她氣自己的輸、也氣自己的無能、氣自己的失敗、氣自己即便盡力了卻也無力改變。

其實你沒有你想像的善良,也無需不斷幫自己冠上貞節牌坊

我引導著她的憤怒能被看見、能被聽見、大大聲的吼出。因為我們都想當那個善良的、清白無辜的,所以以為,那些憤怒我都該把它壓下去。

以為憤怒是不理智的、是丟臉的、是破壞關係的,以致於不斷把憤怒隱藏在自己背後。
其實大可不必在憤怒身上貼標籤,我們可以健康、真誠的面對我們的憤怒。憤怒只是為了幫助我們認清,「這也太超過了!不可以!再下去我會受傷、我會完蛋、我會.......」
終於,她開始從禁錮中脫離,開始大聲的講出自己的憤怒、對男人的憤怒、對女人的憤怒,用力的請她跺地、請她握拳、請她吼出.....,最終,終於哭出來,是的,情緒的層次很多,最上層的哀傷結束下一層的憤怒現身,憤怒現身外再下一層是失望與無力感,「為什麼?為什麼,我無法控制、改變他們?為什麼我得遭遇這些痛苦?」。
再次的,釋放完憤怒的她,我們仍然回到與自己的陪伴與同在,這一次的陪伴、同在,是承接「失望與無力的自己
一步一步,我們每一次都練習,拾回一個遙遠的自己。這每一步都重要,每一步都是生命課題的突破、愛的學習。

回到自己的生命焦點,認清自我投射所在

陪著她,我點出屬於她的生命課題,屬於她該要去為自己生命負責之處,即便是所謂的「外遇、劈腿關係」,也沒有必要抓著受害者角度,因為那不會帶給自己新的活水、下一段關係的轉機。
認清到,的確,在婚姻關係中,她自己不斷地把自己埋入各種大小家庭事務中,不斷的忙忙忙,但總是害怕與先生相處,時間漸長,兩個人已經許久無話可說,各自忙各自的。
所以當我們真正誠實的來看,這個婚姻其實早就名存實亡,而她自己也害怕改變、害怕離開不快樂的婚姻,再更底層一點,面對「我是婚姻失敗的女人」「我是不是不會再有更好的關係」「嫁了就是一輩子」「我的未來要怎麼辦?我的生存與經濟要怎麼辦?

所以我到底是愛他?還是愛著無需改變的安全?愛著無虞的經濟?愛著無需面臨變動的人生?
各種信念與恐懼,一樣讓她不敢離開這段她不快樂婚姻的根源,那份「我是付出者、忍耐者」的遮罩,更是讓自己始終沒有辦法有效的講出自己到底要什麼?想做什麼改變?
於是,這一次,她在和解中做到了。
她在和解對話引導中,學著跟丈夫畫界線,真正的講出,對她而言,「你再去與她見面,我就會帶孩子離開這個家。」
事實上,在和解中,我們論的不是誰對誰錯,而是回來處理自我在關係中的投射,如此而已。

這一關,她學到了,學會了尊重的界線、學會的尊重自我價值,而正在開啟的新學習,是找出快樂的能力與創造新生活的勇氣。

學習自愛,而能愛人


每個人其實都有所欲,講清彼此之間真正的界線、不可跨越之處,人的劣根性才不會一直想做試探,而反之,也能對自我有所警惕,這是我自我尊重之處,如果我讓他踩踏,就是失去了我的界線。
讓生命中破碎的關係,成為自己重整、新生的契機,曾受過的傷,要成為禮物與智慧的來源,痛過,不要重複再痛。

什麼是自我和解?


自我和解是一種與內在潛意識對話的練習,透過自我覺察內心的投射、對關係的投射、對愛的投射,並與投射的關係、投射的自我做對話交流,釋放內心凍結的情緒(或稱內在小孩、細胞記憶),並認出自我對愛的深層渴望,回到生活中好好的把力量拿回來、重新做選擇並實踐在生活中。

如何學習自我和解?


可針對自己想要和解的關係,查詢近期和解療癒工作室的生命關係和解工作坊,亦有一對一和解個案提供服務。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Hsin老師|和解療癒
Hsin老師|和解療癒
從一個26歲就身心破裂的孤單靈魂 多年來學習心靈成長 最終在和解療癒中 修復了愛 ; 愛回了自己 以「生命和解」協助個案 帶領「自我和解」「生命關係和解」課程 「自我和解,是最觸動心的自我療癒 它帶來深深的自愛,深深的接住自己 為愛一起轉身,成為自己的療癒師 」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