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內的風景──精神疾病經驗「談」|第三期| ──「你願意和我當朋友嗎」談精障者的人際關係(上)

「希望可以有人了解我,可以和我做朋友。」這是〈精神病人的房間〉展覽中,小霞開放給觀眾書寫的交換日記,這個「互動式作品」背後,她最初的創作源頭。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人際關係變成了一門「學問」,需要特別去學;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人際關係也變成精障者關注的題目。
因為,漫長的日子裡,經常交不到朋友。
在一次「精神疾病經驗談」的分享過程中,我們發現,關於人際關係的討論環繞著一個不斷重複出現的提問:精障者是否能和一般人當朋友?還是精障者必須與同是精障者的人當朋友?
#

壹、「精障者」這三個字成為他人疏遠我的標籤

「我在噗浪有60幾個好友,有次我發了一個動態,說自己得了思覺失調。有些人就回覆了安慰的貼圖,但也同時少了三個朋友。」──夥伴A
「有次我想去找朋友,但他的家人和他說,不要跟神經病交朋友。他們覺得我有神經病,只會製造事端,以後可能會借錢、找麻煩,有很多先入為主的觀念。」──夥伴B
「以前的同事聽到我生病去療養院,都不接我的電話了。」──夥伴C
#

貳、在別人害怕前,我們心中已在害怕

「擔心向別人坦承我的疾病的時候,他們不一定能接受……。別人聽到他們沒聽過的疾病狀況時,很難了解,所以我也害怕跟一般人做朋友。」──夥伴D
「我害怕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病,會不會造成別人的困擾?有時候和朋友聊天,因為我會在活泉,我會不知道要怎麼說我為什麼在這裡。自己在上班還是上課?如果坦承我有精神疾病,友情會不會就沒了?」──夥伴E
#

參、和沒有精神疾病的人交朋友時,遇到的特殊對待或困難

「我不知道這樣算不算歧視,但和一般人交朋友時,有時候會有一些特殊對待,像是我朋友和我說,我有時候講話會踩到他的地雷,讓他不舒服,但他不敢跟我說,因為他覺得我生病,他怕跟我說哪裡要改進會傷到我,最後就疏遠我,後來去問他才說他是怕傷害我,我會受不住。」──夥伴F
「像是我姊姊,她被症狀影響到沒辦法適切地講話;不理解的人會覺得,她很愛找碴,就不容易維持人際關係。」──夥伴G
「以前醫療條件不好,一下子就給重藥,狀態一下子就掉下去,就很難交朋友,很辛苦……。」──夥伴H

|工作者分享|

在我們的生活裡,一般而言,不會因為朋友「生病」而疏遠對方;但是當認識一個新朋友,而他/她表示自己是精障者,生的是「精神疾病」的時候,人們又會如何選擇呢?會影響到與面前這個人成為朋友的意願嗎?精障朋友又是如何看待自己不斷受挫的交友經驗的呢?
除了本篇文章裡,紀錄分享精障會員們在交朋友時,遇到的這些困難與困惑;「精神疾病經驗談」下一期將接續刊出「我們缺乏了人與人之間的連結:談精障者的人際關係(下)」,進一步探討,精障朋友渴望友誼的心境;並且,幾位共同參與小組討論的工作人員們,也將從不同觀點,加入不同的聲音。
#
|關於我們|
「精神疾病經驗談」是由一群帶著精神疾病經驗的人們所組成的小團隊,我們一起討論、分享疾病經驗相關的議題,期待自身的聲音能夠被聽見;希望我們在艱難裡獨一無二的主體經驗,能夠被關注、理解、與尊重。
#精神疾病經驗「談」
#精神疾病的主體經驗分享
我們是伊甸基金會活泉之家精神疾病照顧者專線,這是一個精神疾病家庭培力、找資源、學習與互相聯結的平台。如您是精神疾病家屬、陪伴者或照顧者,想諮詢相關問題,請洽服務電話:02-2230-8830 ( 服務時間:週一至週五13:30-20:30 )
從文化、醫學、心理、歷史、自我敘說等等不同視角,紀錄精神疾病的不同經驗及觀點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