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告辭--你會讓喝了酒的爸爸從課輔班帶孩子回家嗎?

2022/08/0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告辭

你會讓喝了酒的爸爸從課輔班帶孩子回家嗎?
2008年的暑假,長達6週,每週5個整天的課業輔導,除了50幾個孩子要照顧,還有8個大學生志工也要看顧(有些大學生的生活技能真的有待加強),而每個學校都只有一位社工員負責所有的課輔班業務,而在尖石鄉與五峰鄉共有10幾個學校同時展開為期6週的課業輔導。
就在暑假課輔剛開始沒幾天,阿美一如往常地張羅著桃山國小課輔班50幾個孩子的課輔事宜,早上11點左右在新竹五峰鄉「三毛故居」旁的小學操場旁,來了一位喝了酒的爸爸要帶小孩回家,而阿美是剛剛從埔里中心轉調到尖峰中心的社工員,阿美是台東的阿美族(AMIS),所以同事們都習慣叫他AMIS或者阿美。
當年在尖石五峰時穿著TVBS送的衣服參加教育訓練
往常碰到類似的狀況,我都會請工作人員優先保護自己的安全,因為多數的社工員都是女性,基金會有義務必須保護員工的安全,因此若碰到喝了酒的或是其他有危險性的狀況時都要優先保護好自身的安全,因此碰到喝了酒的家長要帶小孩回去,通常都會先讓家長帶回去再跟著家長回去了解狀況,而不會在現場與家長爭執,因為爭執之後更容易發生意外。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1,193 字,收錄於此專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財團法人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副執行長/台灣社會工作專業人員協會第一位認證社工督導。社福界的資深熟男,重度工作狂,喜歡自嘲有過動症,坐不住辦公桌,曾跟個案半夜待警察局裡時,被老婆警告家裡也快要有通報個案。喜歡用不一樣的眼光看待問題,努力在社福界裡不斷尋找新世界與新視野。
2003年開始從事弱勢兒童的課業輔導,協助其教育脫貧,當年服務的弱勢孩子都已經長大了,在服務的過程中有許許多多的挑戰與困難,但是這些挑戰與困難早在決定進入社會工作這個領域工作就已經可以預期,因此重點不在挑戰與困難,而在對發生過的事情的記錄,也在服務的時間拉長之後,到底提供的服務有沒有對服務對象產生改變。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