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0.導讀|生活是一面鏡子

2022/08/05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 這篇文章原先是發表於《在前往宇宙的路上》專題,10/28/2022移至這個《我是我的宇宙》專題,當作一篇導讀文章。


我曾經在《意識決定一切-內在篇》分享過Neville Goddard的一個論點:

Everyone or everything is you pushed out.

→ 我們在生活中所遇到的人或事或物,其實都是我們自己顯化/顯現的。
怎麼可能!我才沒有顯化被劈腿咧!
不好意思,但確實就是如此。
看過我之前文章的讀者們大概有捕捉到一個訊息:我從小北鼻時期開始就是住在親戚家,直到大學時搬出去自己住。對我來說,歸屬感這東西很重要;不管親戚們對我多好,我依舊是只有在遠離親戚自己住的時候才會有歸屬感,這也是一種我從小就缺乏的自由。
我雖然心裡很清楚來自眾親情的枷鎖是此生都擺脫不了的,但是在念完書回台灣後,總是想著有機會一定還要離開家裡到外面去幹嘛幹嘛。而我也確實又到海外住了幾年,直到前年回台灣時遇到我媽媽的車禍事件,我・本無兄姐無弟妹獨生女,才算真正地領悟到:
馬德我應該是再也出不去了。
因為我抱持著這樣的想法,並對此深信不疑,所以我從照護媽媽的那時候開始,日子是真的過得很矛盾。一方面覺得哎呀就乖乖在家當孝女好好珍惜母女相處的時光吧,另一方面又有許多不甘,總覺得我就是失去自由、沒有歸屬感、被綁住、根本龍困淺灘!
大概長達一年的時間,我對於「出不去的現狀」,不滿是遠遠多於接受的。只要媽媽稍微不聽話,稍微走路歪一點,稍微忘東忘西,我就會立刻暴怒,一暴怒就會語帶威脅,例如:
── 妳繼續這樣的話,我就要送妳去養老院喔!
── 怎樣?很想去住養老院是嗎?
── 妳乾脆行李收一收,去住養老院算了啦!

更精神分裂的是,我爸在去年底搬回台灣養老,身體狀況也不是很好。他跟我媽已經離婚30幾年,平常一個住台北一個住高雄王不見王,在無法把兩人放在一起控管的情況下,我,again,本無兄姐無弟妹獨生女,只能常常南北奔波,情緒更是常常失控。只要我爸的行為一不順我的意,我就立刻暴躁:
── 你要改掉重鹹重辣的飲食習慣啦,不然小心你中風喔!
── 不要一直動不動就生氣啦,你不怕突然中風喔!
── 拜託你要改掉日夜顛倒的問題啦,不然如果中風是要怎麼辦!

如此南北都令人心煩的日子我過了幾個月,我越來越不能接受現狀,長年在歸屬感方面累積起來的匱乏也因此越來越被顯現出來,然後我就越來越常生氣越來越容易不耐煩,接著問題就來了。
上個月我媽媽真的如我每次在暴怒時所威脅的那樣,還是被我送去了養老院。並且,就在我準備送她去養老院的那一週,在正忙著做各種檢查和準備行李的時候,我爸急性腦梗塞中風住院了,被醫生判定全失語症和右側全癱。晴天霹靂和分身乏術都不是什麼大事,最度爛的是我得承受三姑六婆的情緒霸凌與勒索,沒動手賞她們一人兩巴掌真的已是我最大的修養。
整整兩週的時間,我的生活忙碌混亂到極致,慢慢冷靜下來以後,前幾天我搭捷運時回想著這陣子發生的事情,非常確定:
是我自己顯化了我的現狀。
稍等一下,難道我是真的希望我媽去養老院嗎?難道我有許願讓我爸中風嗎?就像許多讀者會抬頭無語問蒼天的,難道我真的希望被男友劈腿、難道我有許願自己沒錢嗎?
當然不是,當然沒有。
比起在文章開頭提到的Neville Goddard所說的那個論點,我覺得更貼切、更好理解的說法是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4,312 字、10 則留言,收錄於此專題與 Premium 專區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熱愛住在都市的女子,沒有手機、wifi和插座會活不了,好像有預言滿準的超能力。喜歡透過看小說和寫點什麼來抒發情緒,很常待在咖啡店觀察別人和偷聽他們在說什麼。最厲害的是可以一直重複看同樣的影片直到天荒地老。
在前往宇宙的路上發現,原來我就是我的宇宙。
留言10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