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科幻的恐懼│不! NOPE (2022)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何時,我們把世界活成了恐怖片?
人類如何看待與自己不同的文化,某方面來說就像外星人與地球人的關係,差別只在這個比喻中的主體,是將自己擺放在外星文明或是地球文明的位置。而在多數文本裡,前者屬於高度進化的物種,與人類之間懸殊的實力差距又十有八九設定為敵對關係,<異星入境>(Arrival)那樣的善意並不屬於第一直覺,或許是因為人類深受弱肉強食理論的內化,較為低等的文明勢必處於被掠奪的地位,沒有資格延續那樣的文明。
這種潛意識無疑是可怖的,在白人至上的主流意識型態裡,不論是黑人、亞裔、混血…都像是外星物種一樣格格不入,但編導喬登皮爾或許不想一如既往抨擊種族歧視的現象,更多了自省的角度提出那樣的傾壓可能來自雙方交互影響產生的關係:高高在上者吃人不吐骨頭,處於底層的那種仰望就算不是敬仰,卻可能是夾雜實力評估後自慚形穢的絕望......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0 字、2 則留言,僅發佈於影論寫作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108會員
183內容數
看電影的人 / 讀字的人 / 寫字的人。作為一個記憶力極差的人,以書寫,留下此刻。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