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經濟學/數位新革命 構築虛擬人生

2022/09/03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Facebook創辦人祖克伯公開表示公司正式啟動轉型計畫,希望可以從一間社群媒體公司轉變成Metaverse公司。全球四大科技巨擘之一的Facebook為何轉型?而Metaverse又是什麼呢?
Meta是用來描述其他資料的資料,譯為「元數據」(Metadata)。元為首,數據之首,可見「元數據」在數位世界的位階並非一般;verse指的是宇宙,所以也有人將Metaverse翻譯為「元宇宙」。
有別於Facebook只能用訊息和照片交流的2D社交情境,以數據構築的「元宇宙」,使用虛擬和擴增實境(VR/AR)技術,提供用戶3D的沉浸式體驗,不論是邁阿密海灘的虛擬派對,還是在溫莎古堡裡虛擬辦公,未來都有機會透過Metaverse實現。
撇開Metaverse技術的可行性,我是樂見其成的。近年來數位創新可說是死水一灘,不論是硬體的智慧型手機還是軟體的應用程式都大同小異,如果祖克伯能將日常生活、虛擬貨幣、商業行為融合在新的次世代網路,豐富數位人生體驗,那是值得期待的事。
但無論何種層次的創新,都脫離不了軟體、硬體、內容應用的三位一體,試想,智慧型手機若沒有作業系統,或作業系統上沒有任何應用程式,也豢養不出大批的低頭族。如今,Facebook旗下的Oculus雖已開發出虛擬實境的門票──虛擬眼鏡,但畢竟他的強項不在硬體,保真度有待加強,倘若提供的內容服務又乏善可陳,也很難受到市場愛戴。
內容應用的獲利關鍵在市場黏著度,我也滿好奇祖克伯的Metaverse將透過怎樣的方式,吸引長期浸潤在數位世界的群眾。
畢竟虛擬世界人物養成的概念並不陌生,像2003年的一款遊戲Second Life(第二人生),能買房、買車、結婚生子,遊戲中賺的貨幣還能兌現。
對現實世界財富貢獻卓著的「第二人生」,只是現實人生的附屬品。祖克伯想打造的Metaverse,標榜「虛擬人生作First Life,現實生活退居Second life」,其全新數位經濟供應鏈的背後,也許是想為貧瘠生活下的低欲望社會,提供相對富裕的樂土,又或許是啟發於疫情來回肆虐下,疏離冷漠的現實生活。
過去Facebook火紅,初期賣的是回憶,是找回兒時玩伴的渠道;後期賣的是社交,文字與照片天涯若比鄰,隨之而來的還有大筆的廣告收益。如今2D功能讓人麻痺,一百張長得一樣的美女圖,止步於早安和晚安的問候,是時候該大刀闊斧的改革。但要讓虛擬完全取代現實,開發出老少咸宜的Metaverse,實現真正的「遊戲人生」,就要看祖克伯有何能耐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數位內容創作者,斜槓領域橫跨國貿、生技與數位匯流,筆耕科技評論兩年,現為聲鮮時采科技有限公司營運長,是個語言學習狂人,精通英日文,略懂西文跟法文。
Podcast節目【數位趨勢醬子讀】的專欄作家文章匯流 從科技新聞帶你看產業趨勢,有別於坊間搖旗吶喊式的附和,本節目提供的獨家觀點絕對讓你耳目一新! 你想知道科技新聞背後的微趨勢將如何改變我們的未來嗎?跟著兩位專欄名家一起看就世界還沒發現的微趨勢吧!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