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帶回來的火車便當:性別分工之下的交集

2022/09/27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令人嚮往的火車站便當》
圖片來源:網路
《櫻桃小丸子》的主角小丸子成長年代設定,應該是二戰後的1970年代,此時的日本社會仍是相當傳統的男主外女主內。

最近看的其中兩集更是突顯當時男女分工的一些線索:

《讓人捨不得的夏天和暑假》
小丸子捨不得暑假的結束,所以跟爺爺去買了西瓜、在後院弄了水池和迷你營火,邀請小玉和愛照相的爸爸同樂,此時小丸子的爸爸也加入,也就是說,後院玩樂組是以小孩和男人組成,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媽媽和奶奶也在家裡,但他們是廚房備餐組,過一會兒之後才端著食物出現。
《令人嚮往的火車站便當》
小丸子跟小玉在討論火車便當,起因是小玉的爸爸出差時吃到火車便當,不斷形容便當有多美多好吃,但因為小玉和媽媽沒有看過/吃過,所以本來很期待看到照片,此時爸爸驚覺不妙,因為他忙著吃根本沒有拍。鏡頭回到小丸子家裡,形容便當的也是爸爸的角色,因為便當是在外面工作的人為了方便才會吃的食物,所以只有爸爸才會有藉由出差到外地「見見世面」的機會,媽媽有的只是在廚房煮飯,端上桌跟大家一起吃,那種日復一日的經驗。
兩個性別,兩個世界,這兩個世界是否有交集?兩個性別在各自的世界過得好不好?

男人在外面的世界看起來就很多元,他們會遇到各種的人事物,只是對於男人而言,這些都習以為常,甚至可能有時壓力重重,但女人無法出外的,聽得很是羨慕。

女人會羨慕和好奇男人擁有的世界,但男人似乎鮮少羨慕女人的世界,會羨慕的是以為女人在家沒事做的,看得到女人在忙些什麼的,大多不會好奇女人所接觸的,例如西瓜一斤多少錢或是跟隔壁鄰居聊了什麼,對於男人來說,這些都是雞毛蒜皮小事,在外面工作的才是不得已又不得了的大事。

到底是因為在外工作是男人在做,才會讓人以為外面工作比較有價值,還是相反?有人認為是狩獵、農工時代的產物,有人認為資本主義的興起又強化了這種性別分工,這跟雞生蛋、蛋生雞一樣源頭不明,但這樣的思維確實會加劇兩個世界之間鴻溝,好像家庭外的世界是比較廣大、重要的、有趣的,家庭內的世界是比較小、不重要、比較無趣的,形成一種二元對立。女人的存在/工作唯一的重要性,是讓在外面工作的(男)人回到家感受到溫暖,而有時為了要讓男人感受到溫暖,在家工作的女人,就更沒有喘息的機會和時間,這可能也是金智英跟老公對話時候沒有交集的原因(註)。男人在女人面前,只想到在外工作的無奈,但女人想的卻是工作跟在外時,能有屬於自己的成就和時間、空間。

前陣子看了韓國某間電視台在小說《82年生的金智英》出版後製作的一部電視特輯,節目訪問幾位韓國大約1982年前後出生的、真的叫做「金智英」的女人,並跟拍他們的生活。其中一個片段是這樣:

金智英生小孩後辭職在家,老公中午從公司回來吃飯,抱怨外面天氣熱,金智英說他想出門,老公一副不解樣:「外面這麼熱耶」,老婆更回以一臉似笑非笑,好像要說什麼,忍著沒說。

性別分工有什麼問題嗎?性別分工強調的是因性別差異,或因固定的性別框架和期待而分工,所以不僅使性別失去各自的自由,也會使加劇性別之間的鴻溝,使不同性別的人之間越來越難彼此理解和對話,因此變得越來越孤獨。
現在的性別分工框架看似沒有以前那麼僵化牢固,至少現在很多家庭都是男女一起出外工作,所以看起來似乎問題已經沒有這麼嚴重,或根本沒有這個問題了。但小孩、家務、照顧就得由女生負責,賺錢養家、修理東西就得優先由男生負責的觀念,其實一直都沒有消失,而是會在需要取捨的時候浮現出來,例如:如果得有一人留在家裡照顧小孩,可能男生就會要求女生,或女生會第一個跳出來接這個工作;又或者如果男生的收入不如女生高,在家裡或社會上,是否就會接收到異樣的眼光。性別分工之所以存在,或許是基於我們所理解的男女特質,但如果男女特質的展現已經比以前更自由、更多元,性別分工是否也可以隨之解放呢?由一個人的特質和意願來決定分工,而非由他性別身份來決定。如此一來,男女在家裡的分工,也會有更多的交流與交集,分工時有彼此的支持與交流,這有時不僅能讓兩人負責自己的工作時能做的更好,也可以讓彼此兩人活得更好,也更加親密。


註:
小說中金智英與先生對話如下:

「金智英從結婚之後就被周圍的人催生,先生一派輕鬆的說為避免長輩叨念,乾脆直接生一個吧,他拍了拍金智英的肩膀說:「我會幫你的,別擔心,我會幫孩子換尿布、泡奶粉......。」金智英繼續說她的擔心,包含能不能繼續上班等。先生回答說:『智英,可是我覺得你不要只想著自己會失去什麼,要多想想你會得到什麼。成為父母是多麼令人感動又富含意義的事情啊,而且如果真的假設遇到最糟情況,實在找不到可以托嬰的地方,導致你不得不離職也別擔心,我會負責養你們的,不會讓你出去辛苦賺錢。』

接下來金智英提出了一個非常、非常值得男生回答的問題:

『所以你失去了什麼?』

金智英解釋他可能失去人脈、人生規劃、未來夢想等等。

先生婀了半天之後說:「我......我也不一定不會像現在這樣自由啊,可能每天都要早回家,所以不能見朋友,在公司加班或者參加同事聚餐可能也會有些不自在,工作完回來還要幫你做家事,肯定會比現在更累,然後呢,身為一家之主的我,嗯.....撫養!對,還要撫養你們,所以壓力也會比較大。(《82年生的金智英》,p. 146-149)」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我是專職翻譯工作者,已出版多本譯作。喜歡想東想西,除了分享翻譯這領域想法之外,也喜愛透過時事、戲劇和書來拓展世界。歡迎追蹤,翻譯案件請透過 email 接洽:[email protected]
喜歡看日劇、動漫、美劇、韓劇、電影,有時也會寫下一些想法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