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心理師被罵沒同理心

2023/02/12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王雅涵心理師/心理師的歡樂之旅
上一篇法院青少年文,意外的被很多人分享,那就來公佈一下答案,和再多說一點吧!
當心理師好些年了,一直沒有覺得自己資深,因為嬰兒肥的圓臉和活力,時常讓人以為我還是大學生(嘿嘿如此不要臉),但其實很多新手心理師看見我叫我學姊,我才些許覺得自己是不是老了XD
跟最以前的差別就是,每當發生一些事件,「焦慮跟害怕」是減少的,腦袋反而會冒出的是「我可以怎麼做」「我現在的情緒是什麼」「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如我覺得還不錯,就把腦子還記得的東西寫下來紀錄一下,同時在寫的過程也是一種反思的整理,然後把認為也許對大家會有共鳴跟幫助的文章寫下來,但和以前一樣的是,我還是很用心的去面對非自願的個案
這次事情結束後,我的想法是「我很棒,我辛苦了」「這種課程真的很難」「長期在這工作的人很心累吧」「孩子們沒有動力」「這樣的課程意義何在」
最後還是會有……我有哪裡做不好可以再更改的地方嗎?寫出文章後會有人看嗎?寫出文章後會有人罵我嗎?基本上大多是讚美,讓我倍受感動,但也有人私訊我,說他看了我的文章很生氣,很想給我一巴掌,覺得我沒有同理台下的孩子,逼他們講話跟把他們當猴子耍,根本就是羞辱孩子
我回答他:「嗯嗯嗯沒問題的,我覺得有任何感受都是正常的,謝謝你給我的回饋,我覺得其實我不斷的有在同理,也許文字沒有讓你感受出來,相信你一定也是個很有同理心的人,希望有機會也可以去看孩子們分享,祝福他們」
我真心感謝他的回饋,一定也有些人看了不開心,但只有他願意誠實的跟我說他的感受,孩子們需要被同理,講師也需要,如果可以,我能一對一的跟孩子談,跟他們建立關係,那一定會有很棒的事情發生,但很可惜的政府的規定就是一個人面對快50位青少年,每個有各自的案底、個性、情緒,工作難,費用低,沒有太多人願意接,體制需要改,甚至在青少年還沒犯行之前,在他們國小階段有人能夠多一點陪伴和多一點教育,也許可以少了很多人坐在台下,犯行的青少年們除了需要愛和陪伴,還要有引導跟規範,在「法院」聽課,其實是對他們某種情為負責的結果,不是來看秀的,我也不是猴子,但其實我是一種把自己當猴子用秀的方式來盡力地吸引孩子們,只為了也許能影響這一群孩子中其中幾位,而不是之後進少觀所再見到他們~
少年們很容易頻繁進出法院,像夏令營一樣,最後到了成年,就進了監獄,上了新聞,這不才是最衰的事情嗎?
對了公佈答案,衰事排行
F聽一場無聊的演講
C家裡馬桶不通一個禮拜
B騎腳踏車的時候被路邊打開的車門撞飛
H爸媽偷看你日記
G慣性失眠
D中頭獎的樂透彩卷搞丟了
A漂流在還上一個月必須喝尿維生
其實選這些,都有我的用意,前四個都是在場青少年生活中可能會發生,而且會引發很大情緒的事情,腳踏車卡其實可以換上任何不小心的衝撞,但很多孩子們的群體鬥毆都來自這些不小心,因為無法轉化情緒,甚至不小心殺了人
而失眠,其實看起來沒怎樣,但其實蠻嚴重,沒辦法好好休息,身心都沒有辦法好好的去面對 (所以我才出了 #給我一點耍廢的勇氣 給成人們,但青少年們,很多日夜顛倒瘋狂打電動,其實有些人也是因為失眠,無法好好休息,但大人們並沒有發現,他們自己也不知道......)
最後就是關於錢財的失去和健康的失去兩者的比較,怎麼接納已經發生的事情......是我們一輩子的功課!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