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師在法院被犯行青少念嗆聲

2023/02/10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文:王雅涵諮商心理師/心理師的歡樂之旅
今天去法院幫被青少年上課,是被法官判來聽課一個半小時,然後之後去跟保護官談話天那種輔導課程
基本上講什麼都可以
基本上他們完全不會理你
基本上不要想跟他們有任何互動
基本上就是想辦法在1.5小時內完成任務就好……
這是個很難的工作,他們非自願的一早來到法院,每個人有各自的不爽,其實這種講座的有效性真的很低,畢竟把一群人叫來,他們只是肉身被逼迫,但他們可以完全不聽,只是心輔員很認真的拜託我,加上本身對犯罪青少年還是有所負擔,所以決定去上兩次課,試試看我可以怎麼完成這個任務!而且我並沒有想要所謂的0互動,那其實你放廣播就好,何必請我來呢?
我總共去了兩次,跟他們談壓力跟情緒,第一次我跟他們打招呼:「大家早安」,所有人瞪著我沒有任何反應,我就說:「哇沒有任何人理我,我再試一次,請大家跟我說聲早」,一樣沒有人理我,後還我就對著其中一位同學說早,然後把麥克風放在他嘴巴前,他才跟我說早,我笑了一下說:「謝謝你呀,坐第一排辛苦了」
之後我問大家有沒有發生過什麼事情讓你覺得自己很衰、很不爽、很生氣。當然沒有人理我囉,我開始拿麥克風隨機問人,有人可以完全不說話、有人會說沒有,有人會說了一點點,然後我把它摘要具體點出來,接著從這些事件開始延伸,同樣也同理了大家會說沒有,其實應該就是覺得現在來這裡很衰,根本不想理老師,或是說了沒屁用幹嘛說XD
然後請了五個同學上台,給了他們桌遊衰是無極限的牌,讓他們每個人唸出一個很衰的事情,請台下的人來排序,首先光要請五個人上台,就花費了非常大的勇氣,他們可以完全不動不理你,但我眼神非常之堅定地看著他們請上來,最後他們上來只需要幾個字,還有人說:「我喉嚨痛不能念」,但他的牌卡是「血尿」兩個字,已經比他說的六個字少了四個字了,所以我還是請他們念(堅定的請他們完成很簡單的任務,並沒有想要妥協)
然後我下台訪問其他青少年們他們認為的事情嚴重指數從小排到大,其實做這些,只是為了讓青少年們有必須要稍微放注意力在講師身上的小活動,沒在聽的我就重複給他,逼他們必須給我一個答案
其實不用這些我可以更輕鬆,而網路上一些讓講座變有趣的方法,其實對於一群在法院的犯行青少年來說,基本上也不太能用,真正能使用的,是那個眼神堅定有著大姐頭氣息的自己
第一次已經夠辛苦了,第二次更猛,大概不到十分鐘就有個孩子就直接在台上說「我他媽的來這裡聽你講這些屁話,是怎樣」,我說:「怎麼了嗎?我想你應該覺得來這裡很衰很不開心,但我覺得我的講座應該算是很有趣很有內容囉」,他說:「我他媽的上禮拜跟法官講話都比你有趣」,我說:「法官居然會比我有趣,真可惜今天沒辦法請法官來,可能經費不夠吧,那我就繼續上課囉」,然後他就繼續在旁邊不爽,上課的過程各樣嗆聲說:「我這時間可以做更多有意義的事情,在這篇浪費時間,幹」,我就回他:「的確同樣的時間真的可以做其他有意義的事情,但今天就是必須來,怎麼讓現在變得有意義其實也很重要。」,他說:「幹,我就是被法官判來!」我說:「嗯嗯那希望以後可以不用來了,才能夠做更多自己覺得有意義的事情喔!」
說實在的我內心覺得:「比起上週死寂,今天有你頗好玩的喔XD」,我就藉由他的不爽稍微提到了關於生氣的情緒、行為、還有可以怎樣解讀跟看待,後來他又說:「我他媽的不是在嗆你,我如果真的不爽我就上去揍你了」,我就說:「好啦,我知道你沒有很不爽,謝謝你告訴我」,然後我就繼續上課......最後他老大哥居然給我接手機,然後說:「我現在在報到要到十一點,我工作晚點去」,心輔員馬上過來制止他但他沒有要理人的意思,這就是傳說中的目中無人啦,其實在場的人都蠻傻眼的,我就直接回應他:「等等要上班辛苦了,特地打電話告知很有禮貌,但我們現在在上課,全部的人都知道你的私事,你也影響到其他人了喔,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行為或是去外面打完再回來,會比較好喔」,然後他就不爽的出去,講完話再回來……
在他出去的這段時間,我就跟大家討論其實來這裡大家都有各自的委屈和不爽,但我希望的是也許今天講的,如果對大家有一點點幫助,那就夠了,畢竟大家都來了,帶點東西回去其實也很好,很多時我們會有很多白目的行為,只是有時候自己沒有發現,長大一點回頭看也許會笑笑自己,我們都會隨著時間改變,但也是有些人就算年紀長大了行為卻沒有任何的成長,但生命是自己的,我來這裡上課也有我的委屈,但對自己的行為負責放,是長大成熟很重要的一個象徵
總而言之,下班後的我還是開心的去吃東西,對我來說就是完成了工作,我不用替這些青少年們負責,但我可以做的就是為他們禱告,希望某一句話可以在他們夜深人靜的時候引起他們的反思,也許多想一下,他們真的可以不用頻繁的進出法院!
回應陳志恆心理師的一句話,那種很難的工作就是轉給越翔跟雅涵,到底我們是有多苦命……其實不是,是我們還很有活力跟愛,一直做到有其他不怕死的人出現吧~~~
—————————————-
昨天上中廣江太的節目,他說:「青少年應該都叫你姊姊吧」「大家一定很羨慕你的行動心理師工作吧」「心理師很好賺吧」
我一一破解迷思,包含青少年不會叫你姊姊,直接叫名字喔,而且很多時候青少年不會理你……然後我們薪水真的比大家想像中的低很多,江太驚呼:「啊不就是最基本公務人員薪水」
差不多,但再低一點點這樣,出書其實版稅也是超低的,但是看到有人覺得我的書很有幫助,就覺得很開心,
#給我一點耍廢的勇氣,請大家多多支持!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