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了半天,原來我好適合做這件事。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諮商室和教室同樣會產生權力關係,無論是知識與社會經驗相對豐富的諮商師與個案,或者是教室裡高學識、閱歷匪淺的老師與學生,我們同樣面對了這種掙扎,而且要一再提醒自己站在個案或學生的脈絡裡看待他們所敘述的故事。

麥克.懷特,與艾莉絲. 摩根共同著作的《說故事的魔力—兒童與敘事治療》,這本書我已抱了三天.,才讀完第一章......,一邊細細溫習,一邊回想自己與學生在課堂裡曾經發生的點點滴滴。

與其說我是一位寫作老師,而這幾年來的教學經驗讓我更覺得自己比較像兒童與青少年諮商師。

從十年前開始決定從事寫作教學,這本書和艾莉絲.摩根的《從故事到療癒--敘事治療入門》與黃錦敦的《陪孩子遇見美好的自己》,三本書一直是指引我從事兒童與青少年寫作的教育哲學指引。

接著無意間被李崇建老師應用薩提爾家族治療講述的影片所吸引,當下令我驚喜,對,寫作課就該這麼教,於是也跟著入坑栽進薩提爾的對話模式與應用。

回到這本書,當然,書裡是以兒童諮商師的角度,鉅細靡遺地分享個案經驗與其間的自我反思,然後我竟然發現自己在教學上也會產生同樣的反思,例如:去中心化。諮商室和教室同樣會產生權力關係,無論是知識與社會經驗相對豐富的諮商師與個案,或者是教室裡高學識、閱歷匪淺的老師與學生,我們同樣面對了這種掙扎,而且要一再提醒自己站在個案或學生的脈絡裡看待他們所敘述的故事。

無論這則故事聽起來有多麼不切實際、消極逃避、無所謂,或看不出任何彈性與可能性,在場的我們仍然要不帶預設立場、去中心化,堅定的告訴自己:故事就在裡面,孩子的敘述告訴我們,這裡有一個可能發展的潛在區域,我們必須想辦法在這裡搭起一座鷹架,協助他豐厚生命的支線,讓孩子有機會帶著希望拾階而上。

有時候,我也會踢到鐵板,這時候的我會先放過自己,如此才能產生彈性,再來一次。有時候,孩子會驚訝地看著我:這也可以寫?我笑著回應:為什麼不能寫,這才是你想說的故事。

運用書寫完成自我揭露可以協助同學釋放負面情緒,建立自尊與自信心,了解自己,並且與內在作更深的連結,能以自身經驗同理他人的苦難。正是因為如此,支撐學生的方式,同時也是我支撐自己的方量。

到了這年紀,大富大貴已不可能,但勤勤懇懇的專注作好一件事,照看好地球未來的希望,也算不枉此生。

好了,我要推進第二章了......😆。

不怕,摸摸,說說困擾你的貓事吧!(@朵莉絲森林民宿)

不怕,摸摸,說說困擾你的貓事吧!(@朵莉絲森林民宿)


8會員
44內容數
如果時光是一張張待填的篇章,而來到我生命裡的吉光片羽,是一一被記憶收錄的情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