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什麼樣的雙語教育?

2023/10/11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這一篇結合了近一年半在國北教大修雙語教育學程,經歷過數場雙語課教學觀摩、雙語學校參觀以及不同教授帶領下在課堂中討論雙語理論與實踐等的反思,雙語教育該不該做?該怎麼做?以及該如何做?在台灣還有很大的討論空間,本篇提供目前所學的心得,希望大家終將找到答案。

攝影/呂映樓

攝影/呂映樓

傳統的英語教育在升學考試導向的氛圍和環境下,教出很多會考試但是不會用英語的人,這是為什麼很多人在台灣學習多年英語後出國,真正到了國外的環境才發現自己過去所學無法真正運用在生活上。

這樣的結果其來有自,ENL(Standard English Native like)導向的標準英語教育,是以母語為英語的 native speaker 作為標準,ENL 在全球化的脈絡下並不符合社會正義,為什麼要以「少數人」的標準為標準?英語作為全世界許多國家的共通外語,在其在地化的發展下會有許多不同的表現方式(如口音、用語習慣),在全球化的舞台裡,台灣的政府想要讓我們的畢業生有國際競合力(global competency),我們期待雙語教育裡,英語為學習工具,國際競合力為學習目標,讓原先的英語教育有典範上的轉移(ENL到ELF;道地英文到國際通用語)。

台灣目前的雙語教育採用 CLIL 的模式,CLIL 為結合學科知識、語言的學習,希 望學生在課程中除了學習到學科知識,也能將語言作為工具,追求 1+1>2 的加 法學習,而不是增加英文課程、學生的學習負擔,或排擠其他學科甚至母語的學習。實務上的雙語教育賦予老師使用語言很大的彈性,老師可以依據學生的程度與接受度,調整使用中英文的比例,然而在雙語課程中能夠運用什麼多模態或跨語言的策略、以及使用中英文的時機,就得靠老師的專業和經驗累積。 據我所知,許多要求甚高的老師會期望自己在課堂中全程使用英文,但如果全部都用英文,就會是 EMI(全英語)的教學,而不是雙語教育,可以把 CLIL 想像成一個光譜,最左側是語言學習導向(ESP 專業英語)最右側是學科學習導向(EMI 英語授課)。該如何教學,老師實際上需要費很多功夫設計思考。

CLIL 的緣起來自歐洲語言十分多元,課堂上需要一個共通的語言學習與溝通, 然而台灣的社會已有主流的共同語言:國語,和歐洲的狀況完全不一樣,那台灣的雙語課堂上是什麼樣的風景呢?台灣雙語教育師資培育舵手林子斌教授提出台灣雙語教育的沃土模式(FERTILE),其中包含七大原則:一、雙語教育推動需有彈性,二雙語推動必須以環境建置為主,三、角色與典範效應,四、給予足夠的時間,勿躁進,五、課室教學的原則,六、雙語教學時對學生學習的關照,七、雙語需要所有人的投入。

第一點說的是學校不要硬性規定雙語課用英文的比例,應視學生程度調整。 二、三點則是鼓勵學校全體人員、環境都營造使用中英文的氛圍和機會,讓學生不排斥使用英語,四是大部分的學校因應政策正在轉型中,因此也惹來各種非議,應給予現場老師、學生更多調適的時間。五和六是給現場老師的課堂指引,學生應理解的學科內容,應用中文清晰解釋,課室英語的使用是讓學生在各科中沈浸於使用英語的情境(如 Stand up, Sit down, raise your hand.等課堂中常見用語),教師在課堂中使用中英文教學,但不是用「晶晶體」或「中英對照翻譯」方式教學。

另外也鼓勵無兼顧學科與英語能力的教師能以共備、學習社群的方式一起備課,教學相長,最後,子斌教授也期待不只在學校裡,整個台灣社會都能創造一個不管使用中文或英文都能讓人感到很自在、安心的大環境。

台北市雙永國小雙語美術老師楊琇鈞示範出值得美術老師學習的雙語藝術課, 這堂課裡,老師的語言學習目標十分明確,英語能力程度較弱的學生,也能透過老師安排的豐富教學活動、肢體語言、簡報上的圖片、影片輔助,感到有趣,不會成為「教室裡的客人」。最重要的是,課堂中藝術學科的學習才是重點 (借由大自然、日常生活、藝術作品了解對稱概念,並透過身體、視覺感知與操作體現對稱之美),英語是師生之間用來了解與溝通資訊的工具,這一堂課不僅有遊戲式(比出和老師「對稱」的姿勢)和動手做(使用鏡子檢查英文單字 「是否對稱」)的活動,讓學生意會「何為對稱」,也透過欣賞行為藝術家 Heather Hansen 的創作過程,體會藝術之美,培養鑑賞藝術的能力。

老師的評量方式也符合素養式的教學,讓學生透過小組討論或完成任務等多元方式進行形成性評量,除了課堂之外,老師在教室裡也設計「自主學習區」,提供孩子在自己有興趣的工作站探索創作、完成作品。 琇鈞老師擁有國內外藝術教育學位,或許這樣的人才正是台灣雙語教育需要的,我們可以在課堂中看見,非「藝術」專業的外師即使是英語母語人士, 也不見得會教「藝術」,整堂課裡,琇鈞老師很好地發揮了藝術教學與英語使用上的專業。

台灣在雙語政策培育與發展的重點是在於本地師資,而非聘用外師來解決台灣雙語教學的問題,因為唯有本地師資,才是真正了解台灣課綱內容,且能進行專業教學的人。在全球化的環境裡,認真的老師無所不用其極地讓自己更好,老師最大的回饋來自於學生喜歡課堂、喜歡學習,成為未來能站在世界舞台上發光發熱的人才。

Lolo
Lolo
教學設計師與創作者。 合作聯絡:[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