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給他打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話說有一個小明家的旁邊住了一個流氓,什麼都他對!什麼都他說了算!

小明家附近還住了許多鄰居,對於這個流氓大家有不同看法。

小毅常常跑去流氓家混,算是半個流氓,他的看法是大家要聽話!流氓說什麼是什麼!千萬不要惹流氓生氣,於是他舉了小國當例子。

小國以前和流氓住在一起,以前也不叫小國,而是叫大國,那時的流氓很孬,常常被大國打得屁滾尿流,後來流氓和大國溝通了三次,趁機揍了三拳,大國就變成了小國,然後搬到這個地方來。

這大國變成小國,連起碼的志氣都沒有了!還忘了當初被欺騙,溝通三次、被扁三次,還想繼續溝通溝通,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旁人說到這邊,小國站了出來,完全沒有往日大國的氣度,整個人看起來鼻青臉腫,兩個眼睛都是黑輪,他說:

「流氓不好惹!不跟他溝通他會打人!被打會很慘,像我一樣!所以我們千萬要小心謹慎,千萬不要在言語上刺激了他!」

「可是你和流氓溝通了三次,就被扁了三次,我們跟著你再溝通一次,不是又被扁一次嗎?」小華提出了他的疑惑。

「可是我們又不能靠警察,警察是壞人,老想圖謀我們的家產,說來說去還是流氓比較可靠!」小統望向流氓的家。

「其實現在流氓已經開出了條件,只要去他們家就不會被打、被欺負,還可以享受榮華富貴!你們可以去投靠他呀!」小華看著小毅。

「雖然我常常往流氓家跑,可是要我住流氓家?門都沒有!」小毅說得斬釘截鐵。

「流氓沒有信用,我去住他家----鐵定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小國搖了搖頭。

「他就住我家隔壁,我最了解他!就是恐怖情人一個,還沒追求到花言巧語一堆,得到手後暴力相向,一定往死裡打!小香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小明指向流氓家,一臉嚴肅。

「那我們就真的流氓給他打嗎?」小華顯得納悶。

「不是有警察和一堆朋友相挺嗎?為什麼我們要老是說喪氣話,甚至要去靠那個暴力的傢伙給我們好日子過,這不是頭殼壞掉了嗎?」小明看著小毅和小國,臉上現出疑惑。

「因為流氓很大,我們打不過!所以投降就可以安全了!」小毅和小國說得有些心虛。

「流氓那裡大?這個世界畢竟是一個法治的國家,集眾人之力不見得治不了他,最怕的是那一群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傢伙!」小華顯得意有所指。

「我記得以前有一群人投靠流氓,其中有一個人叫小知,被搞得半死不活,最後死得很淒慘,這就是投靠流氓的下場!」小明看著小毅和小國,臉上帶著神秘的微笑。

「對了!我們說了流氓那麼多,流氓到底姓什麼?名什麼?」小華看著小明。

「其實他的本名只有我知道!」小明看起來神秘兮兮。

「叫什麼?」小毅和小國顯得很好奇。

「姓米,名田共,米田共就是流氓的本名!」小明接著說。

「難怪我老是從小毅和小國身上聞到怪怪的味道,做人啦!一定要慎選朋友,不然沾惹了朋友身上的味道,那是洗也洗不掉的!」小華捏著鼻子說。

「我怎麼曉得黃金上面有米田共的味道,看來得好好刷洗一下了!」小毅和小國彼此對望,顯然心裡早有默契。

22會員
204內容數
希望將自己生命中所發生的重要事件,整理成智慧,分享給讀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