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動物園》角色日記|就像那座玻璃動物園,易碎而珍貴

2023/10/17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劇本:玻璃動物園 The Glass Menagerie
劇作家:Tennessee Williams(1911-1983)
角色:蘿拉 Laura

劇作家 Tennessee Williams(來源:維基百科)

劇作家 Tennessee Williams(來源:維基百科)

媽媽,我想用不那麼辛苦的方式愛妳,妳能幫助我嗎?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旁人無法進入的小房間,安放著從小到大、由疏至親的快樂與悲傷。那裡的心思個個都渺小而珍貴,就像架上那座玻璃動物組成的淨土,是行走世間、嘗遍人情冷暖後,回首僅存的唯一安慰。

我知道我脆弱地不堪一擊,將一具本該映著青春年華綻放的軀體硬是活成了虛無的假象,於是我將房門鎖上,用我的方式努力成為新的自己,卻總為妳和湯姆以愛為名的善良所插足,而慌張散落了自尊與自我。

The Glass Menagerie(來源:Branson Reginal Arts Council)

The Glass Menagerie(來源:Branson Reginal Arts Council)

媽媽,妳牽掛我的時候,我也惦記妳;妳替我著急,我也為妳擔心;妳為我祈禱,我也願世上的幸福都歸於妳。可是妳被我的任性氣得臉頰脹紅卻無一字重話的時候,我很內疚;妳為他人對我身體殘缺的譏笑而惹上麻煩,我很自責;當妳無時無刻都特別關照我的情緒,我開始不喜歡自己,不喜歡自己總是造成妳和湯姆的困擾,更不喜歡自己高漲的自尊心。

無論我如何躲閃、如何千方百計圈出自己的世界,妳都知道自己其實一直擁有鑰匙,妳總有權利在任何時候打開,但我其實想要妳因為明白我的驕傲而不輕易使用。我確實虛弱,像一朵逼近凋零的玫瑰,天天落下片片花瓣,可我也倔強,我有自己的紋理、有自己的進退。當妳用各式各樣、屬於這個社會的價值觀壓在我身上,或是用焦慮的言語和浮誇的爭執填滿我的耳廓時,能不能在某一個角落,就算只有一點點,留下一片沃土供我立足?

儘管沒有人捅破,我仍清楚知道是自己把媽媽和弟弟綁在身邊。媽媽對於往後的擔憂、弟弟的晚歸,或是三番兩次地為生活爭吵……這些天天上演的生活碎片,我總是看進心裡。你們必然不會說自己迫於現實,可在我看來,便是有無數想逃離的理由,只要在蘿拉我的面前,都僅能盡化作無奈掩飾。也許你們不明白,我的自卑並不全然來自殘疾和內向的性格,而是所有過度刻意的體貼,那些為了我而做的決定或改變、為了我而隱瞞和閃避的事實,在在都告訴我:無人願意相信我的堅強足夠抵擋風雨飄搖,也無人真正忽略我那顯而易見的缺陷,帶著看待普通人的心態面對我。是你們一次次挖掘我早已消化完畢的難堪,一步步把我推向自我懷疑的深淵。

我相信你們對我的愛與用心,所以不曾提起自己的心事,也極少忤逆你們的想法。直到媽媽妳開始發瘋似的為我尋找丈夫,我似乎不能再將心事吞進肚子,到頭來可能害你們被自責反噬,對嗎?我承認自己有時也享受依賴他人的安定感,但更多時候,我慚愧自己無法對這個家有所效勞,我活得戰戰兢兢,總害怕稍有疏漏,這個家便要因我而分崩離析。

妳是我的避風港,過去是、未來也永遠會是;我很愛妳,也想更加愛妳,但不是用這種辛苦的方式。我希望妳欣賞我的柔軟、尊重我的安靜,相信我有獨自盛開的美麗時機,好嗎?我的好媽媽,玫瑰帶刺的溫柔會扎傷妳的手,可妳有退一步後,背景那一片廣闊的天空。

6會員
8內容數
一個大學生的思考與咀嚼,各式各樣書籍、舞台劇、電視劇或電影的觀後感、摘要與心得評論。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